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眾山賊聽見在商討如何處置自己等人,烏泱泱跪倒一片,哀求起來。

陳元從山賊臉上一一掃視過去,見他們倒也並不怎麼惶恐,立即明白他們心中的想法。

這世間自來就有法不責眾的習慣,這些山賊必定在想,他們共有兩千多人,上面這幾位總不能將他們殺個乾淨,而隻要不敢將他們儘數誅殺,那就等於誰也不能殺,除非他們打算一一審問定罪。

誰也不曾聽聞江湖俠士審問犯人,最後說不得隻能把大家遣散了事,等到這些人離開,大家散而複聚,又是此地的霸王,作威作福,逍遙快活。

打得好主意!

陳元心中冷笑。

在場的幾人都不是毫無經曆的雛鳥,很快就都想明白了山賊們的心思,他們心中憤憤不平,可又毫無辦法,不由得把視線投向陳元,想看他怎麼處理。

“師父?”

池明明心中憤懣,竟自忘了改口,將一聲師父喊了出來。

旁邊的韓複,沈瓊,宋有彩和張連四人面面相覷,心中如驚濤駭浪。

師父?

東哥是明明姐的師父?

明明姐不是離開秋水齋了嗎,哪來的師父。

姚映雪就在陳元身邊,聽得更加清楚,而且她知道陳元的身份,此時眼睛瞪的滾圓,一時間不知該作何反應,心中隻是在想,陳公子竟然是月湖神女的師父,難道陳公子隻是看上去年輕,其實是個幾十歲的叔伯,甚至是百多歲的老爺爺,那怎麼行!

轉念又一想,年齡有什麼關係,話說回來,師徒關係纔會有影響吧?

她眨眨眼睛,偷偷看了池明明一眼。

陳元沒有在意池明明的稱呼,他現在是易容狀態,反正彆人也不知道他是誰。

見大家都把視線集中在他身上,等著他做決定,陳元沉聲道:“伸冤在我,我必報應。”

什麼?

眾人全都一頭霧水,不知陳元說的什麼意思,卻見陳元攤開手,那本生死簿在他手上緩緩展開,漆黑的鎖鏈從書中飛出,蛇一般淩空擺動。

生死簿一出,空氣中頓時瀰漫著一種不祥的氣氛,鐵索在半空中揮舞,眾人隻覺遍體生寒,精神搖動難以自持,彷彿隻要鐵索輕輕一扣就能把自個魂魄勾走。

眾人一下子變了臉色,這位難道打算大開殺戒?

陳元溝通元始法相,睜開法眼,向眾山賊看去。

元始法相已經達到三十丈,逼近了二重死關的臨界點,其神威與之前相比,差距何止百倍。

眼前山賊隻是普通人,又參與不到影響整個世間大勢的重要事件中去,對元始法相的抵抗約等於無。

陳元隻是一眼掃過,眾山賊的前塵往事俱在目前,其中痛苦,無奈,暴虐,恣睢,得意,失落,種種事端,如掌中觀物。

他看向哪裡,勾魂索便指向哪裡,善的就輕輕放過,惡的則被勾出魂魄,拖進生死簿,隨其罪孽之深淺,受相應的苦刑,隻待刑滿,再將魂魄打散,儼然一個小陰司,隻是其刑罰之決斷,全憑因果而定,無絲毫之偏倚。

陳元身邊,池明明,姚映雪,範陽,韓複等人,乃至後面救出來的眾多女子,見陳元指揮著勾魂索去勾魂,隻片刻功夫,山道上就倒下一地屍體,不到一刻鐘,兩千山賊就還剩下八百左右,不由得心中駭然。

這八百多人兩股戰戰,便溺橫流,已經支撐不住。

陳元冷聲道:“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,善惡之報,如影隨行。”

“你們以後好自為之,下山去吧!”

這八百人蒙了大赦,腿一軟跪倒在地,搗蒜一般叩頭不止,隨後轉身奔下山去。

從此以後,這八百人深信因果不虛,善惡有報,在整個濟州省大肆傳揚,不僅口中宣揚,而且以身行善,竟然打造了一個八百善人的名頭,使整個濟州省百姓人人敬仰,這卻是陳元沒有料到的。

處理完山賊,陳元轉過身來,卻見眾人已經呆立當場。

即便是久經殺陣,眾人也不曾見過這般無情的殺戮,隻是片刻工夫就有一千多人命喪當場,這位東哥就不怕殺戮因果影響氣運嗎?

池明明道:“師父,後面這些姑娘怎麼安排?”

她剛纔一時失言,暴露了二人身份,乾脆破罐子破摔,也不再試圖掩飾。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她們在牢裡待久了,飲食不豐,又屢遭折磨,身體已經到了極限,最好先找個地方給她們休息一晚,洗漱一下,然後就放她們各自離去吧。”

姚映雪道:“在山寨中,我偶然聽人說起過,山腳下有個集市,我們可以先去那裡安身。”

陳元奇道:“這種地方也會有集市?

不怕被臥虎寨打劫嗎?

姚映雪笑道:“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,這些山賊也是需要交易的,而他們又不能經常去城市買賣,於是就在山腳下保留了一個集市,不僅未加侵擾,反而有意保護,引得不少生意人前來,聽說倒也十分繁華。”

原來如此。 uukanshu.com

陳元點頭道:“那咱們就先去集市吧。”

陳元發了話,眾人都無異議,於是沿山道走了下來,走不多久,果然見到一處集市。

集市的主體是一條四五裡長,十幾步寬的長街,沿長街兩側,並排建著不斷擴大規模的房屋,夾道上滿是各色商鋪和小攤,街心是一個圓形的廣場,兩面相對是兩家客棧。

整條街上人來人往,著實稱得上繁華富麗。

走進集市,陳元吩咐道:“明明,你帶著這幾位去做好安排。”

他指了指範陽等人,說道:“先待她們去客棧定好房間,吃完東西好好休息,然後找幾個人隨你一起去置辦些衣裳。”

下山前他們從臥虎寨搜颳了不少財物,足夠這些女人安身了。

池明明等人領命離開。

姚映雪見他不厭其詳地為這些女人做安排,臉上現出幾分笑意。

“你笑什麼?”

陳元奇怪道。

“沒什麼,”姚映雪笑道:“其實你還挺溫和的,為何之前與我講話,偏偏夾槍帶棒的?”

陳元搖頭笑道道:“正所謂‘時來逢好友,運去遇佳人’,映雪姑娘是大大的佳人,我可不是要防備著些。”

“你這幾天擔驚受怕,還是快去客棧休息吧。”

“不,”姚映雪道:“我還不想休息,你陪我去逛街吧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,問道:“你要買東西?”

“不買東西就不能逛街?”

陳元道:“不買東西為什麼要逛街?”

呃!

姚映雪倒是一下子給噎住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