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怎麼回事?

陳元感覺姚映雪似乎話中有話,可又似懂非懂,不願不懂,又不敢太懂。

最後他眨眨眼睛,鬼使神差道:“美麼,我天生臉盲,分不清美還是醜。”

姚映雪似嗔似怪地看了他一眼,忽然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“你啊!”

她搖頭道:“或者是絕頂聰明,或者就是真的傻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也可能既絕頂聰明,又真的傻。”

院子外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陳元猜測是池明明帶著範陽等人回來了,於是運起神通,重新變作東哥的模樣。

很快眾人跟在池明明身後走進來。

“東哥!”

以韓複和範陽為首,眾人向陳元躬身行禮道。

剛纔陳元和妖道的對決,讓幾個人現在心中還不平靜,他們終於確定,眼前這位是個比明明姐還強的大高手。

妖道比明明姐還要強一個大境界,可眼前這人在不徹底顯化法相時,就能壓製妖道,其修為深厚,真是沒了邊。

這種高人,即便在仙門三宗,佛門二寺,以及儒門二氏中也不多見,在一般小門小派,足以做鎮山的祖師,值得他們以大禮致敬。

陳元微微點頭,算是還禮。

範陽見姚映雪平安無事,鬆了口氣,說道:“總算映雪姑娘平安,要不然範某罪過可就大了!”

姚映雪見到熟人,心中也很高興,笑道:“範公子何必自責,是我自願與你四處奔波,呼喚天下學子起而反嚴,有什麼辛苦與危險,我自當承受。”

“家父生前即為反嚴而死,我能借家父一點遺澤,為反嚴做些事,既是為父報仇,又是傳承父誌,又有什麼好抱怨的呢。”

她這番話說得堂堂正正,有情有理,眾人全都肅然起敬,暗道這般女子果然無愧於他們這等煩勞,多次援救。

眾人略敘幾句,一起來到前院。

山賊擄掠來的女人們還在牢房裡,剛纔半空中的爭鬥她們也看見了,女人們明白之前的山賊敗了,她們現在屬於眼前這些人,沒有得到命令前,她們不敢走出牢門一步,哪怕門上的鎖鏈已經被陳元扯斷。

在山寨的日子,她們學會的唯一的事,就是聽話老實,心裡不要存有希望,要不然接下來肯定就是災難。

陳元走到牢房外面,說道:“都出來吧,等會兒送你們下山。”

女人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遲疑著邁開步子,擠擠挨挨,走出牢房。

臨出門的時候,她們有些茫然,以往走出這道門,都是被山賊拉扯出去的,山賊們用力拖拽,而女人則死命掙紮,今天是第一次自己走出牢籠,她們反而有些難以適應了。

沒一會兒,人群中傳來哭聲,很快哭聲傳染開來,有的隻是低聲飲泣,有些號啕大哭,也有的失魂落魄,彷彿隻剩下一具軀殼。

姚映雪最能理解這些女人們的心情,她自己也差點步了她們後塵,一想到這,她心中就不住抽動起來,幸好…

她偷眼去瞧陳元,卻見他正肅穆地看著這些女人。

女人們哭了半晌,這才鎮定下來,向著陳元等人撲簌簌跪倒一片。

陳元運用神通,招來一陣風,將女人們托起,無奈道:“當不得諸位大禮,各位還是儘早下山吧。”

他不覺得自己是個解救者,把這些女人救出牢房不是解救的終點,隻是一個起點,這些女人以後的路肯定會很艱難,而對此他做不了什麼,當然也就不想以什麼恩人自居。

陳元等人打頭,女人們隨後,眾人一起向山前走去,等翻過峭壁高崖,後面忽然傳來一陣驚呼。

陳元等人回身去看,卻見女人們正圍在懸崖邊上,淒然地往下看去,原來是有四個女人跳了崖。

當初在牢裡她們苦苦熬過來了,一心指望著什麼時候能獲得自由,與家人重逢,可一旦願望實現,她們立即意識到這些都隻是幻想,外面雖大,卻早沒有她們容身的地方了。

池明明心中不忍,想走到隊伍後面,把女人們攔在中間,防止她們尋短見,卻被陳元阻止。

他搖搖頭,低聲道:“讓她們自己選擇吧。”

當處境不給人留活路的時候,自殺就成了一個不能被苛責的選擇。

他也想和這些女人們說,希望她們能堅強活下去。

可他又說不出這種話,他總覺得這是局外人的傲慢,好像堅強能解決所有難題一樣。

他沒有立場讓她們堅強地去受苦,

自然也就沒有立場去阻止她們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
陳元轉身繼續往前走去,忽然感覺自己左臂一沉,他回頭一瞧,見是姚映雪扯住了他的袖子。

姚映雪神情有些萎靡, uukanshu.com身體似乎也很虛弱,依靠著陳元,這才勉強支撐起身體。

陳元詢問地看看她。

姚映雪搖搖頭,勉強笑了笑,可眼中卻彷彿要滴下淚來。

陳元明白了她的心情,在她手上拍了拍,攙著她往前走去。

走過山頂的大廳,下行的階梯上,黑壓壓站了近兩千山賊。

方纔池明明和範陽韓複等人把山賊收束到此,嚴令他們不得離開,這些山賊都是些沒什麼修為的普通人,看到方纔陳元,妖道還有池明明顯露的法相神威,早就被驚得腿軟筋麻,哪裡敢違抗池明明的命令,真就片刻不敢離開。

此時見陳元等人走來,後面還跟著秀房中的眾多女人,山賊們不自覺的低下頭去。

一則是因為恐懼,再則也是為的羞愧。

當初身為執刀的屠夫,虛假的力量感讓他們心中充滿了暴虐情緒,如今輪到自己成為彆人刀下的魚肉,狂妄的暴虐念頭頓時被澆滅,身為人的那點良知反而甦醒過來,想著自家平日裡乾的那些事,一個個不由得汗流浹背。

“東哥,這些人該怎麼處理?”

池明明問道。

“你覺得呢?”

池明明為難起來。

這些山賊人數實在太多了,他們中有的自願做過惡事,而有的自身也隻是被逼迫著纔不得已行惡,有的卻是以作惡為樂,還有的並未做惡,隻是在山寨裡做些雜役,他們如何一一分辨。

可要是就這麼放過他們,怎麼對得起後面這些女人,怎麼對得起山下各州縣遭劫掠殺戮的百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