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大手被拂塵捆個結實,像是結了繭的蠶,又像是落入蛛網的蟲兒。

底下三個賊首大喜過望,歡呼道:“道爺神威無敵!”

果然不愧是道爺,這般宵小怎麼會是他老人家的對手,他老人家的無敵威名可是一場場大戰打出來的,岱山府這麼些官老爺,哪個不號稱威震一方,又有誰敢在道爺面前呲牙!

三人話音剛落,卻聽劈啪一聲,拂塵內有電光閃動,隨即轟隆一聲,雷霆炸響,拂塵結成的大繭被炸成漫天銀絲。

妖道手一鬆,低頭看時,拂塵隻剩下一隻柄。

三個賊首目眥欲裂,還沒來得及反應,巨手一把抓過來,將三人抓在掌心,微微用力,三人被捏得粉碎。

“好膽!”

妖道怒上心頭,大喝道。

自從他選定此處後山靜修,多年來養尊處優,方圓幾百裡內,沒有人敢對他絲毫違拗,哪裡受過這等挫折。

“還有更大膽的。”

陳元笑道。

妖道隻覺眼前金光閃耀,定睛看時,卻是一根鐵棒掄了過來。

他橫過拂塵柄往上一架,隻聽哢嚓一聲,拂塵應聲而斷,竟是半點沒能阻礙住鐵棒。

妖道心中微驚,這拂塵是他取海眼玄鐵製成,多年蘊養,堅不可摧,怎麼面對鐵棒時這等不濟。

沒等他多想,鐵棒已經當頭砸了下來。

妖道不得已舉起胳臂抵擋,一時間血肉橫飛,露出裡面一截晶瑩的玉骨。

鐵棒打在玉骨上,玉骨瞬間多了幾條裂縫。

妖道變了臉色。

這玉骨是法身的種子,大道之萌蘖,乃是他度過二重死關後才漸漸長出,與法身同等品級,竟然會被這鐵棒打傷,對面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?

妖道不敢再托大,見陳元持鐵棒又要來打,擔心玉骨再受損傷,妖道當即顯化了法相,四十丈左右一個巨大道人出現在群山之間。

山腳下一處密林裡,池明明並範陽,韓複幾人正在躲藏。

範陽不耐煩道:“池姑娘,咱們要等到什麼時候,眼看著天要大量了,到時候山賊就要巡山,咱們行蹤可就要暴露了!”

韓複四人也看過來。

他們在山寨四周躲藏已經半夜了,不僅沒等到什麼信號,反而被妖道發現了行蹤,妖道淩空打過來一掌,差點傷了沈瓊,驚得他們四散而逃。

眼看著天要亮了,馬上就要失去最好的潛入時機,又要再過一天才能行動,而映雪姑娘在上面多呆一會兒,就會多一份危險,眾人心中不由得有幾分緊迫。

池明明眼神澄澈,定睛看著山上,堅決道:“等!”

“嗐!”

範陽猛地拍了下大腿。

韓複四人互相對視一眼,各自歎了口氣,明明姐似乎對那個什麼東哥有異乎尋常的信心。

眾人正在心焦,忽然感覺到腳下傳來陣陣顫動,立即警覺起來,齊齊向山上看去,卻見山寨側面顯出一個巨人,卻不是他們之前見過的妖道是誰。

動手了!

池明明眼睛一亮,叫道:“你們衝進山寨,尋找映雪姑娘,我去攔截妖道!”

說完衝了出去。

其他幾人連忙應一聲,從山寨入口衝了進去。

妖道顯出法相,一掌向陳元鎮壓下來。

陳元晃晃手中鐵棒,變作近丈粗細,向上頂過去,頂得妖道一個趔趄,向後傾倒過去。

妖道心中又驚又疑,怎麼也想不起,濟州省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高人,看他的手段,整個濟州省能壓住他的恐怕屈指可數,在整個大周也必定名傾一時,怎麼他從沒聽過。

他心中不安,一時間沒了鬥誌,轉身往後山秀房走去,想著趕緊抓了姚映雪離開,誰知半路上憑空顯出一尊神女法相,衣袂飄飄,如雲如霧,玉面端潔,似冰似雪。

池明明顯出法相,手掐法訣,運起五雷法中的水雷。

以法身之威,運用五雷法,眨眼間半空中雲籠霧罩,雷聲滾滾。

妖道認出了池明明,知道她就是近來一直在山寨外窺伺,想要對付他的那人,心中登時起了凶性,一隻猙獰怪手猛地探入雲中,肆意攪動,撕裂了半空中的雷雲。

遠處陳元正想看看池明明手段,因此沒有出手,見此不由得眉頭一皺。

他之前就見過丁鋒運用五雷法,早就察覺了與他自己五雷法的區彆。

仙門的五雷法是用法訣招來外在世界的雷霆,而他的五雷法,卻是在自身五臟蘊養先天五行,以先天五行號令後天五行,發為雷霆。

因為先天五行歸自身所有,

因此五雷法無法被打斷,威力也更大的多,而仙門五雷法,一旦遇到妖道這等凶蠻霸道的敵人,直接攪散了雷雲,也就沒什麼辦法了。

有時間了可以把先天水雷法傳她,也多一個保命手段。

陳元心中盤算道。

池明明見雷雲被攪散, www.uukanshu.com心中並不失望,她本就沒指望一擊成功,於是欺身向前,一拳打向妖道,行過處,氣溫驟降,飄飄灑灑一場大雪落了下來。

妖道直接一掌過去,接了池明明一拳。

池明明境界低淺,還沒度過第一重死關,法相還不到十五丈,與妖道相比就像是個小人,被一拳打得倒飛出去。

妖道卻也身體一滯,整個法相結了一層冰,寒意直往裡鑽。

妖道內氣運轉,驅散寒意,體表堅冰嘩啦啦往下掉,彷彿雪崩一般。

他心中也是一凜,這寒意如此之盛,如果境界相當,還真不好對付。

前有池明明,後有陳元,妖道不敢停留,一掌抓向秀房,隻待抓了姚映雪就立即遠遁。

姚映雪已經從房間裡走出來,從剛纔起,整座山就一陣陣晃動,讓她心中不安,既為自己的命運擔憂,又為陳元的安危憂慮。

此時忽然見一隻大手抓過來,她頓時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螞蟻,面對超乎常理的宏偉力量,她是如此無力,呼吸都要停滯下來。

忽然間,妖道抓下來的大手停住了,無論祂怎麼用力,都沒法再前進一步。

妖道低頭檢視,隻見四道漆黑的鎖鏈牢牢纏住祂的四肢。

“魂筆魂書?”

妖道怒吼道:“你從哪學來的?”

魂筆魂書是他閻君教的根本法門,在教內在隻有青袍道人以上才能掌握。

這法門關係到他們閻君教的最終計劃,絕不會流到外面去。

這人到底是誰,為什麼掌握了這個法門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