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趙昊被扇動得起了疑心,喝問道:“老五,老三說的可是實情?”

原來這瘦猴樣的是三首領。

陳元故作桀驁道:“實情個屁,如今大敵當前,咱們幾個全都危在旦夕,是我首先想著把你倆個叫來,同去道爺那裡躲災,一家人整整齊齊,免得被人趁亂得手,你們倒好,不思感恩,反倒陷害起我來了!”

趙昊搖擺起來,說道:“老三,老五說得是真的,是他說要找你們過來,不要被賊人害了,看來凶手不是他,他心裡還是有兄弟情誼的。”

老三氣道:“大哥,你耳根子怎麼這麼軟,他說了你就信?”

“要我說他是賊喊捉賊,為自己擺脫嫌疑呢!”

“呸!”

陳元道:“我看你纔是想藉機除掉我,怕不是你心裡有鬼吧,難道是你把賊人放進來的?”

“殺掉老二,再除掉我,你和老四是一夥的,到時候老大就被你們架空了,你就是打的這個主意是吧!”

“你他孃的血口噴人,我宰了你!”

老三作勢要打,被趙昊扯住了。

趙昊道:“兩位賢弟都不要動氣,老五平日裡雖然犯渾,可萬不到殺死自家兄弟的地步,老三你自然更是一心為了山寨,絕無二心,大哥是相信你的。”

“有大哥這話,兄弟就是死了也甘心,”老三道:“隻是這老五絕非善類,他平日裡就殘暴成性,對寨中兄弟非打即罵,動輒相殘,他手下頭目多次向我訴苦,對手下弟兄這麼殘暴,殺了二哥又有什麼奇怪的。”

“嗬,”陳元冷笑道:“我手下頭目為何會向你訴苦,還說你沒有做大之心?”

“什麼都彆說了,咱們去道爺面前分辨,究竟是誰殺的,道爺總能查出來,到時候還我清白,也讓老大看清你的真面目。”

趙昊連忙道:“對對,先去道爺面前纔是正經!”

於是帶頭往大廳外走去,老三也不好多說什麼,隻得跟著往外走去,路過陳元身旁,他冷哼道:“老五,這次的事就算不是你做的,以後也要引以為戒,咱們山寨靠的就是下面這些兄弟在打死打活,他們可由不得你欺淩!”

說完一甩衣袖,跟了上去。

陳元心想,這個老三倒是有幾分做大的氣派,隻是你手下的兄弟由不得彆人欺淩,那後山的女人,山下的百姓就活該你們欺負了?

出乎爾者,反乎爾者也。

欺淩彆人的,那等有人欺到你們頭上了,也彆抱怨。

一行人出了大廳,沿著旁邊一條羊腸小道逶迤而下,很快走到半山腰一座遠離山寨主體建築的小房子。

小房子純由木料做成,雅緻古樸,外面是竹林掩映,如今已是黎明時分,熹微的光芒灑過來,倒真有幾分得道高人,世外洞天的味道。

趙昊打頭,匆忙撞到門前,叫道:“道爺救命!”

“何事這麼慌張?”

屋裡傳來一個陰慘慘,冷颼颼的聲音,讓外面的幾個人全都心中一顫,道爺的厲害他們可都心知,道爺固然是山寨的護法神,可也是個活閻羅,若不是事情重大,他們實在不敢輕易打攪道爺。

趙昊道:“道爺,山寨中有人闖進來了,老二已經被殺了!”

“嗯?”

屋內的聲音有些驚疑,說道:“不可能,今晚的確有幾隻老鼠出現在山寨外面,在伺機而動,卻被老道神威震懾,哪裡還有人能闖進山寨。”

“是真的,”趙昊道:“老二的頭都被人割下來,現在還在聚義廳擺著呢!”

小屋中,老道一時有些疑惑。

外面這幾個蠢貨雖然不中用,可總不至於連人的死活都分不出,那宋詠必然是死了,可宋詠既然死了,他身上的鬼妖何以竟沒有動靜?

“還請道爺為小的們主持公道,抓住真凶!”

趙昊泣聲道。

咯吱一聲,小屋門被推開,一個身穿黑色道袍的枯瘦男人走了出來。

陳元抬頭向老道看去,眼神卻被他身後小屋中的景象吸引住。

屋裡正堂上掛著一副畫,上面呈寶塔形列著許多人像,最上面一位身著灰色道袍的老道,顴骨高聳,兩腮凹陷,氣質陰冷。

灰袍老道下是三個黑袍老道,均是一般模樣。

每個黑袍老道下又有三個青袍老道,青袍老道下又有三個黃袍老道,全都是一般模樣。

陳元心中一動。

這莫非就是閻君教的內部組織結構?

這麼說的話,眼前的黑袍老道在閻君教內地位極高,僅次於灰袍的道首,絕對是能和灰袍說的上話的人。

如果能讓這黑袍老道帶路,是不是就能找到灰袍了,找到了灰袍,那閻君教的老巢豈不是也就知道了?

陳元心中盤算起來。

老道走出小屋,眼看著趙昊,問道:“怎麼回事,快給我細細說來。”

趙昊於是將“劉餓狼”如何在後山發現宋詠頭顱,並與老三爭論等事原原本本講述一遍。

老道聽完,UU看書 www.u轉頭看向“劉餓狼”,想要親自盤查他,卻猛地童孔一縮,厲聲道:“你是什麼人,敢在老道面前弄鬼!”

趙昊三人面面相覷,不知道爺這是什麼意思。

卻見“劉餓狼”笑道:“整日家裝神弄鬼,自稱閻君判官,如何今日鬼上門,卻反而認不出了?”

趙昊三人心臟猛地縮緊,轟地跑到一邊,不敢與陳元共處。

老三脫口道:“果然是他!大哥,我看得沒錯!”

“你這賊人究竟是誰,竟敢殺我兄弟,冒我兄弟名頭!”

趙昊一想到自己竟然和對方獨自相處了好一陣,早就嚇得瑟瑟發抖,口齒都不伶俐,哪裡還能迴應老三。

陳元斜睨了老三一眼,心想真是賊喊捉賊,你一夥山賊反說彆人是賊。

既然已經將他帶到妖道面前,這三人也沒了用處,乾脆早早了結了他們,讓他兄弟幾個團聚。

陳元五指丫叉著向三人抓去,憑空一隻金毛巨手出現,當頭蓋了下來。

三人登時駭破了膽,腿軟筋麻,站立不穩,老三全沒了剛纔嗬斥陳元的氣概,隻知厲聲嚎叫:“道爺救命!道爺救命!”

“老道面前也敢傷人?”

妖道冷哼道,隨即從袖子裡掏出一把拂塵,輕輕一甩,拂塵迎風而長,化作萬千縷絲線,將巨手纏個結結實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