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姚映雪饒有興味地繞著分身轉了幾圈,見他無論衣著髮型,還是容貌體態,都和陳元一般無二,讓人幾乎無法區分,不由得嘖嘖稱奇。

她心中不由得好奇起來,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?

之前她隻以為他是個除妖司小吏,後來卻發現,他身為武人,卻擁有令全天下文士驚豔的才華,兩次涉江宴揚名,迅速名動文壇。

就在她以為已經看清了陳元,卻發現這才隻是皮毛。

剛纔他先是變作劉餓狼的模樣闖進來,現在又有了一個分身的本領,這些都是她在神話傳說中才聽過的神通,哪是一個除妖司小吏所能掌握的。

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?

不管是什麼人,她隻知道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
過了一會兒,姚映雪看出來,相比於陳元本尊,分身眼神有些呆滯,神態也不生動,她笑問道:“這邊一位陳公子,那邊一位陳公子,兩位陳公子一般無二嗎?”

陳元道:“那位陳公子也提得起刀槍,殺得了山賊,守護姑娘平安是夠了,不過欠些靈敏,恐怕無法陪姑娘說話解悶。”

姚映雪嗔怪地看他一眼,說道:“公子以為我是那等時時要人陪著的癡纏女子麼,你自去做你的正事,我絕不礙你的事,隻等你回來接我。”

陳元心中一跳,怪異地看了她一眼。

姚映雪也發覺自己的話似乎有些曖昧,臉上升起一片桃紅,心中羞怯中又有幾分莫名的歡喜。

陳元笑一笑,提起地上的宋詠屍體離開了房間。

姚映雪見陳元走出房間,心裡一陣空落落的,隨即她看向旁邊分身,試探道:“你也叫陳元嗎?”

分身點點頭,說道:“是的,我也是陳元。”

姚映雪喜道:“那陳公子的事你都知道咯?”

分身道:“沒錯,但我不會告訴你。”

姚映雪眉頭一蹙,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“不為什麼,”分身道:“為什麼要告訴你?”

這倒也是…

姚映雪心中委屈,說道:“我和陳公子是朋友,朋友之間不該坦誠相待麼?”

分身似乎有些為難,遲疑道:“也有道理。”

姚映雪心情轉喜,問道:“陳公子有沒有喜歡的女子?”

分身遲疑一陣,似乎很不確定,終於說道:“沒有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姚映雪心中有些歡喜,又有些失落,她問道:“那陳公子喜歡什麼樣的女子?”

分身冷笑道:“女人有什麼用,我輩青年,儒士當以大道為念,武者決心功參造化,哪有空去想什麼女人。”

姚映雪目瞪口呆地看著分身,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可是…這真的好像陳公子的作風啊!

前院中,眾山賊見五首領提著二首領屍體進來,一個個心中發涼,身體打顫。

他們怎麼也想不到,五首領竟然敢對二首領下殺手,他瘋了嗎?

他連二首領都敢殺,他們這些嘍囉哪裡還有命活?

眾山賊頓時想到關鍵,彼此對視一眼,向院門方向轟然跑去。

陳元心中發令,化作劉老三的分身跳上去,一刀一個,把眾山賊殺了個乾淨。

陳元走到牢房外面,隻見裡面總共關著有四五十女子,全都瑟瑟發抖,擠在一個角落裡,驚恐地看著他。

在這些女人眼中,方纔那些山賊固然不是好東西,可劉餓狼更是堪比妖魔,劉餓狼殺了宋詠,對她們來說,並不是什麼值得慶賀的事,隻是換一批人來淩虐她們而已,而且淩虐得更加殘酷。

陳元在長長一排牢房外走了一遭,見裡面汙穢不堪,惡臭撲鼻,不由得皺起眉頭,他抬手把牢房鎖鏈斬斷,說道:“都出來吧,去旁邊房間裡呆一晚,明早送你們下山。”

秀房所在的院子可不隻是牢房,還有正常的房間,是供山賊們尋歡用的,雖然山賊們未必用得著,可總算是比牢房的條件要好的多。

女人們面面相覷,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陳元的話,萬一這隻是個試探,隻等她們走出牢房就痛下殺手呢?

陳元不再理會他們,轉身走到宋詠屍體旁邊,一刀把宋詠頭顱割下,驚得眾女人一片驚叫。

隨後陳元將宋詠外衣解下,將頭顱包好,留下分身在院子裡防衛,自己提起頭顱走出院子。

陳元提著頭顱直奔山上大廳。

大廳中人已經散個七七八八,隻剩下幾個醉漢還在胡吹。

陳元抓住一個醉漢,幾個耳光下去,

將醉漢打得醒轉過來。

醉漢戰兢兢看著眼前的五首領,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過錯,竟然惹得他發火。

“你去喊大首領過來,就說有十萬火急的大事。”

陳元命令道。

醉漢不敢怠慢,連忙走出大廳。

隻一盞茶工夫,大首領趙昊急匆匆走了過來,問道:“老五,出什麼事了?”

“禍事了!”

陳元叫道。

“什麼禍事?”

趙昊滿腦子霧水。

“有人潛進山寨,把老二給殺了!”

陳元厲聲道。

趙昊彷佛被轟了一記焦雷,失聲道:“你可不要胡說!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”

“怎麼是胡說!”

陳元把手中包袱丟在桌上,解開道:“你看!”

“方纔我去秀房,卻見老二被人割了腦袋,端端正正擺在院子裡,必定是有人潛進來了!”

宋詠的頭顱眼睛瞪得滾圓,直視著趙昊,讓他不由得吸了口涼氣。

“能潛進山寨,躲過道爺佈置的機關,來人必定不是凡人。”

趙昊道:“咱們快去道爺那裡躲災!”

說著就往門外跑。

陳元一把拉住他,說道:“你彆急,其他兄弟還沒過來呢,那賊人潛進來,必定是要對咱們五個動手,把那兩個兄弟留在這,豈不是讓他們送死,還是先派人把他們叫來纔是正經。”

趙昊這才反應過來,忙道:“賢弟說得有理。”

於是忙派人去找另外兩個首領。

很快三四兩個首領匆匆趕來,這二人,一個光頭大肚漢,一個尖腮瘦猴樣。

見到桌上的頭顱,又聽陳元講一遍經過,瘦猴怒道:“老五,你少跟我扯謊,誰不知你和二哥為了一個女人在鬨矛盾,定是你動手殺了二哥,卻嫁禍給外人,咱臥虎寨防衛森嚴,如銅牆鐵壁,哪裡就有外人混進來。”

趙昊方纔被宋詠頭顱的慘狀駭到,一時間不能細想,此時聽到瘦猴的話,也不由得心中升起疑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