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宋詠見姚映雪不肯就範,兀自掙紮個不停,心中發起怒來,想著都是自己對她太客氣,竟捧得她拿起架子來了,若不好好教訓她一番,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大小姐了。

想到這裡,他揚起手來,就要往姚映雪臉上打去,卻聽砰的一聲,房門被踢開了。

宋詠惱怒地回過頭去,正見到“劉餓狼”大踏步走進來。

自己好事將成,卻被這廝攪亂,新仇加舊恨,宋詠忍不住恨聲道:“混賬東西,誰讓你進來的,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二哥,快給我滾出去!”

說著伸手要抓“劉餓狼”胸襟。

陳元在外面就聽到了動靜,待闖進房間,立即見到姚映雪被壓在床上死命掙紮,衣服已經被扯破,神色淒淒惶惶,眼中淚光點點。

他心中頓時升起怒火,見宋詠向他抓過來,也不客氣,手一晃捏住了宋詠喉管,隻聽哢嚓一聲脆響,宋詠滿眼不可思議地軟倒下去。

死到臨頭宋詠都沒想過這個五弟會殺他。

打發了宋詠,陳元一腳踏破他腰間的布袋,用勾魂鎖鏈將其中鬼妖拖進自己的魂書,這才抬眼向姚映雪看去,卻見她正驚恐地看著他。

姚映雪早就被眼前的變故驚呆了,她雖然一生曆經坎坷,可到底沒親眼見過死人,更不用說還是這麼殘暴的死法。

宋詠喉管被捏碎的聲音彷彿還迴盪在她耳中,她似乎感覺自己的喉嚨也跟著不舒服起來。

見“劉餓狼”向自己看過來,姚映雪心裡一顫,厲聲道:“你要做什麼?!”

“殺了宋詠,大首領怪罪下來,你自己也要死,還不快去逃命!”

陳元起了玩心,笑道:“我為什麼殺他,小娘子還不知道?”

“人都已經殺了,若不收些利息回來,我豈不是虧了?”

說著裝模作樣向姚映雪走過去。

姚映雪被嚇得花容失色,急轉身從床角取出一個物件,正是昨日打碎花瓶,其中一塊尖利的碎片。

她把碎片抓在手裡,打定主意寧可死,也不讓自己落在賊人手中,隨即用力地把碎片劃向自己頸項。

孃的,至於嗎,這麼嚴重!

陳元吃了一驚,連忙屈指打出一道勁風,把姚映雪手中碎片打掉,一邊收了神通變化,喊到:“映雪姑娘,是我!”

姚映雪自從被關押在這間房中,每日聽著前面秀房中的慘狀,醒時夢中都不得安寧,精神實在已經到了極限,今天又接連受到劉餓狼和宋詠逼迫,幾乎到了發狂的邊緣。

此時雖然聽到陳元的喊聲,可哪裡還有心力去思索,隻想著趕緊死了,保住自己清白之軀,不再受這世間無邊苦楚。

於是挺身向牆上撞過去。

陳元見她死意這麼堅決,立即明白自己剛纔的做法過分了,連忙趕上前去抱住她道:“映雪姑娘彆激動,是我!”

姚映雪在他懷裡掙紮了半晌,眼中這才漸漸恢複了神采。

“陳公子?”

姚映雪試探著問道。

終於認出來了!

陳元鬆了口氣,說道:“沒錯,是我,你總算認出來了!”

姚映雪臉色一陣變幻,猛地把陳元推開,怒道:“你為什麼這麼做,以為這個很有趣嗎,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,這麼些天我沒有一刻放鬆過精神,閉上眼睛就是噩夢,睜開眼睛還是噩夢,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乾脆死了算了,你一定要拿這個取笑嗎?”

陳元也在為此內疚,正想著賠個不是,卻感覺懷裡一沉,姚映雪整個人撲了進來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該這麼說你,謝謝你,謝謝你!”

姚映雪顛三倒四地說著,彷彿和剛纔不是同一個人,身體劇烈地顫抖著。

這是…應激障礙?

陳元一怔,莫名想起前世聽說過的這個詞彙,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,隻好任她依偎在懷裡,想了想,又把胳臂環在姚映雪腰際。

過了大半晌,姚映雪情緒漸漸平複下來,她擦了擦奪眶而出的眼淚,羞赧道:“對不起,我剛纔不該那麼說你,都怪我一時心情激動,胡言亂語起來。”

陳元搖頭道:“不怪你,是我孟浪了。”

他低頭看去,隨即把頭擺開,心中一陣亂跳。

“衣服。”

陳元提醒道。

姚映雪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從陳元懷裡掙脫出來,另找一件換洗衣服,胡亂遮住身體,這才問道:“陳公子,你怎麼會在這?”

她這時候才清楚地意識到,陳元竟然真地在自己身邊,而且從賊人手裡救下自己。

他不是在雲州府嗎,怎麼突然到了岱山府?

他怎麼知道她有危險,還在關鍵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?

難道他一直在關注她的行蹤?

一瞬間,姚映雪心中冒出許多問題。

不管怎樣,陳元的確是在她身邊了。

這麼多天她都是孤身一人,周圍都是想要把她吞進肚子裡去的山賊,她不得不獨自周旋,時刻都惶恐不安,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掉進萬丈深淵。

如今雖然還沒有脫離險境,UU看書 www.kanshu.com可身邊有個熟悉的朋友,她一下子有種絕處逢生的感覺,巨大的驚喜,讓她大腦一時間空白起來,隻想歡呼雀躍。

陳元道:“聽朋友說你被人抓到這裡,我過來看看。”

姚映雪隻當他是專程來救自己,心中平添幾分喜意,說道:“接下來咱們怎麼辦,山寨中防守嚴密,恐怕不易逃走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先不急著走,我還有事要找捉你來的妖道,等了結了妖道,咱們再走不遲。”

“你要找妖道麻煩?”姚映雪吃了一驚,說道:“我雖不通修行,可也知道那妖道神通廣大,你去找他,恐怕會有危險,要不咱們先離開這,之後再從長計議?”

“再趕回來就晚了。”

陳元道:“放心吧,你先在此等候,完事後我來接你。”

聽他說要把自己撇下,姚映雪心中老大不樂意,兩隻眼睛幽怨地看向他,卻沒說什麼。

陳元笑道:“怎麼,擔心我丟下你?”

姚映雪搖頭道:“我相信你,你肯定會把我安頓好再離開,是的吧?”

她兩隻眼睛柔弱地看著陳元,真是我見猶憐,陳元幾乎要動心起來。

他笑道:“當然,我總不能什麼安排都不做就把你留在這。”

說完,他在身邊放出一個分身。

眼看著房間裡出現了兩個陳元,姚映雪驚叫出聲:“陳公子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隻是個分身的法門而已,不用大驚小怪。”

陳元道:“等會兒就由他留在這,任什麼山賊來了,足以護你周全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