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帶著分身,沿階梯一路往上走,心中盤算著是先找到姚映雪,還是先去把妖道捉住。

最後他決定,還是先找姚映雪吧,萬一他和妖道衝突起來,山寨裡發生動亂,牽連了姚映雪,那他可就罪過了。

可是姚映雪被關在哪呢?

陳元想找山賊打聽一番,隻是如今夜色已深,除了下面把守的山賊,其他人多已經睡下了,要找人還真不方便。

沿著山路走了半晌,陳元看到上面一座大廳,裡面傳出嘈雜聲,他心中一喜,快步走了進去,卻見大廳裡擺著幾張寬桌,一群群山賊正在賭錢。

陳元剛走進來,就見一個四十幾歲,氣質深沉的男子走了過來。

“又下山去了?”

男子不悅道:“後山那麼多女人還不夠你玩?一天天惹是生非,早晚有一天葬送了你自己!”

後山?

陳元心中一動,不耐煩道:“知道了,知道了,以後不下山了,我這就去後山。”

看來這是關押擄掠來女人的地方,不知道姚映雪在不在那裡。

陳元說完就要向大廳外走,他擔心再多說幾句,會讓男子看出什麼來,聽男子的口氣,應該是山寨的首領之一,他和劉餓狼必定十分熟悉。

“站住!”

男子見陳元要走,立即喝道。

陳元反身回來,故作不耐道:“又有什麼事?”

“聽說你和老二鬨矛盾了?”

男子問道:“為了那個女人?”

老二是誰,什麼矛盾,哪個女人?

陳元滿心疑惑,搞不清狀況,隨口答道:“自家兄弟,有什麼矛盾,一個女人而已,讓給他就是。”

男子對他的回答很滿意,讚賞道:“這纔是好兄弟,那女人是道爺親自帶回來的,你以後就不要再對她動鬼心思了,大不了過兩天去山下打個秋風,給你再搶些女人來,有你玩的。”

這男人把擄掠人口說得這麼輕易。

陳元深深看了他一眼,問道:“是小弟不懂事,衝撞了道爺,不知道爺現在何處,容我去向他賠個不是。”

男人道:“不用了,方纔道爺感應到有幾個高手出現在山寨附近,現正在靜室中專心收斂精神,要把那幾個人找出來。”

陳元心中明白,妖道恐怕是發現了池明明等人的蹤影。

“那好,”陳元:“那我就下次見面再向道爺賠禮,你先忙,我去後山耍耍。”

說完帶著分身走出大廳,往後山走去。

行了不到一刻鐘,陳元見到山坳裡有一個院子,裡面燈火輝煌,傳來陣陣男人肆意的笑聲,以及女人隱隱的呻吟。

陳元心中一緊,連忙闖進院子,卻見兩個女人面朝下被壓在院子中間的桌子上,兩個山賊雙手按在女人脊背上,時而偷眼看看對方,像是在比賽似的。

四周又有幾個山賊在圍看他們兩個,嘴裡面嘻笑著,不斷地起鬨。

看到陳元走進來,兩個山賊動作不由得一滯。

其中一個女人感到身後山賊停了動作,抓住機會往後一頂,接著就要逃跑,卻被山賊抓住頭髮,猛地扯了回來,女人吃痛,不由得叫出聲來。

陳元的臉色黑了下來。

他手一招,旁邊山賊手中的刀遠遠飛來。

陳元一刀揮出,兩個山賊頭顱高高飛起,脖腔裡鮮血噴湧,灑在身下女人汗津津的背上。

周圍的山賊大驚失色,叫道:“五統領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陳元冷哼道:“見我來了卻不行禮,該殺!”

他看了兩個女人一眼,見其中沒有姚映雪,不由得鬆了口氣,可是見她們眼神絕望,神色灰敗,又不由得暗自歎息。

“見到五統領而不行禮,是我等不是,可這也不是死罪啊,再說了,我們都是二統領的手下,五統領縱然想要懲罰,總也要給二統領一份臉面,上報給二統領知道後再說,怎好擅自殺人。”

眾山賊中一個看上去像是小頭目地上前一步怒道。

其他的山賊也跟著議論起來。

話剛說完,卻見一道白光閃過,小頭目也步了之前二人的後塵,頭顱高飛,身體僵硬倒地。

四周的山賊像是被攥住喉嚨的鴨子,全都失聲了。

“還有誰覺得我無權懲罰二統領的手下?”

陳元冷眼掃視過去。

眾山賊打了個寒噤,沒有人敢說話。

陳元看向呆住的兩個女人,說道:“穿上衣服,回房裡待著。”

兩個女人忙不迭地撿起散落一地的衣裳,也來不及穿戴整齊,隻胡亂一裹,跑回了自己的牢房。

“道爺抓回來的女人在哪?”

陳元問道。

眾山賊心中納悶,都說五統領這幾天一直打那女人主意,怎麼還不知道她住處?

隻是眾人都被陳元方纔的殺伐驚破了膽,心中雖然疑惑,卻不敢表現出來,隻是往後面指了指。

陳元把分身留下,防止在場的山賊離開報信,獨自往後院走去。

姚映雪房中。

“宋先生這麼晚闖進女子閨房,未免太失禮了。”

姚映雪警惕地看著前面的宋詠,不知道他為什麼去而複來,還是在這麼深更半夜。

幸好她身陷賊窟之後,

一直和衣而睡,要不然此時還不知是怎樣一副情景。

宋詠將手中包袱放在桌上,笑道:“我看映雪姑娘房中設施簡陋,連脂粉也不全備,因此特意去尋了些上好脂粉,給姑娘帶來,還請姑娘品鑒品鑒,若不敷用,我再去替姑娘尋來。”

姚映雪搖頭道:“宋先生好意,映雪心領了,隻是映雪如今身為階下囚,活著已是苟安,若還憂慮容貌之妍媸,豈不無恥之尤,東西還請宋先生帶回去吧。”

“映雪姑娘何必拒我於千裡之外呢。”

宋詠歎息道,一邊逼近姚映雪身前,抓住她的雙手,說道:“映雪姑娘難道還指望有朝一日能離開臥虎寨嗎,UU看書www.shu.com我勸你及早打消這個念頭,你的同夥,那個叫什麼範陽的,前陣子試圖闖進來,結果還沒進二層防守,就被弟兄們發現並趕了出去,不會有人來救你了。”

“前面秀房中的女人,下場如何,映雪姑娘也是知道的,跟了我總好過被投進秀房。”

姚映雪心中猛地一顫。

她的房間就在秀房後面,秀房中的動靜她聽得清清楚楚,那些女人的哀鳴早成了她的噩夢,她時常夢到自己被投進了秀房,四周圍著數不清肆意吵嚷的山賊。

宋詠見她身子不住地發軟打顫,自以為已經得計,心中暗自得意,於是把嘴向她臉龐湊過去。

姚映雪被宋詠近在咫尺的呼吸驚醒,猛地掙脫了他的束縛,轉身向床的一角爬去。

她就算死也不能從他!

宋詠被姚映雪的舉動激怒,見她往床角爬去,他伸手抓住她的腳踝往後一扯,姚映雪被扯得整個趴在床上。

隨後宋詠把她翻轉過來,雙手抓住她胸口衣服用力一扯。

撕拉一聲,衣服被扯破,欺霜勝雪的白嫩肌膚,淺綠胸衣下隱隱約約的輪廓,讓宋詠一下子花了眼,迷了心。

宋詠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,猛地撲到姚映雪身上。

姚映雪身子死命地扭動著,她雙手被宋詠用力捏著固定在頭頂,雙腿卻被宋詠屈著膝蓋壓住,整個身體都被挾製住,半點動彈不得。

她感覺自己像是放在案板上待宰的羊羔,心中漸漸絕望,不自覺臉上一涼,一條淚痕斜斜地劃了下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