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男人站在門口,既不想讓陳元進去,又不敢阻攔他,一時間有些尷尬。

陳元也不管男人有什麼想法,直接一把推開他,闖進院子。

果然…

院子裡氣溫明顯低下來,比剛纔在外面感受到的更明顯,還夾雜著腥濕氣味。

“大人!”

男人連忙追上來。

他臉上已經淌出汗來,從懷裡掏出兩塊銀錁子,哆哆嗦嗦地要塞給陳元。

“通融通融。”

男人臉上帶著點諂媚的笑。

陳元不理會他。

這纔多點錢,也配讓他折腰?

太天真了!

陳元順著腥濕味道,一腳踹開廂房的木門,立時吃了一驚。

原來這間廂房裡早被搬空,隻在地面下挖了個大深坑,坑中灌滿了水,一條怪魚就在這坑中。

見陳元闖進來,怪魚竟然用魚尾支撐,人立起來,渾身魚鰭乍起,眼睛瞪的像兩隻皮球,大嘴微張著,露出裡面細密的牙齒。

高大爺從門外看到了裡面的情景,又看到屋內牆上貼著一張魚紋神符,哪裡還不清楚狀況,頓時大叫道:“你在養妖!”

“你怎麼這麼糊塗啊!”

男人一邊用力往陳元身前擠,一邊哭喪著臉解釋道:“高大爺,我也是被逼無奈,這也是我父親留下的緣分,前陣子我生意出了點狀況…啊!”

男人話沒講到一半,忽然驚叫起來。

原來陳元沒等他說完,拔出長刀就向魚妖刺去。

魚妖身上煞氣瀰漫,一支水箭脫口而出,向陳元激射過來。

陳元喚出琉璃盞頂在頭上,他有意試驗琉璃盞的防護力量。

水箭襲來,瞬間打在琉璃盞黯淡的光暈上。

琉璃盞火焰一陣搖晃,把水箭擋了下來,陳元毫髮無傷。

那魚妖本以為陳元會回刀防禦,因此失了防備,被陳元一刀刺中腦殼。

強悍的力量瞬間把魚妖的腦袋絞壞。

龐大的身去失去支撐,掉落水中,嘩啦一聲,濺起一片水花。

男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陳元收刀回鞘,淡淡道:“有什麼故事,等會兒回縣衙找縣丞講吧,我沒什麼興趣。”

隨即又對高大爺道:“麻煩去河邊通知那位官人,到這邊來處理。”

高大爺驚魂未定地跑出院子,一會兒就把鄭小六喊過來,同來的還有河邊的村民,院子內外頓時被人擠得水泄不通。

鄭小六到廂房中看過魚妖,驚得兩眼發直。

匆匆轉回陳元身邊,問道:“元…元哥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對於陳元他是瞭解過的,知道陳元隻比他早兩天到除妖司,和他同屬新人。

因此他心中對陳元不由得存了三分輕視。

此次他們兩人共同辦差,他更是竭儘全力要勝過陳元,從而確立自己的地位。

結果他還在河邊熱火朝天拉網排查,陳元這邊已經把魚妖斬殺了。

陳元坐在剛從屋中搬出來的椅子上閉目養神,一邊感受著妖物精元在體內運行,並且轉化成元氣。

“哪有什麼回事,有人養妖罷了,妖物煞氣重,村民們受不了,你幫著把魚妖搬出來,到外面晾曬幾天就好了。”

鄭小六雖然也是剛進除妖司沒幾天,可他是帶著底子來的,身上早有修為,倒不用擔心他受不住煞氣。

鄭小六依言去搬魚妖。

案子是陳元獨自解決的,他要是連點力氣活都不乾,那不是白來了。

等鄭小六把魚妖搬出去,陳元也把妖物精元徹底消化了。

這次他得了三口元氣,沒有前幾次豐厚,可這一是因為魚妖實力較弱,另外也是因為隨著實力提升,每煉出一口元氣的消耗也更大,所以能有三口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

把魚妖搬出去,鄭小六返回來道:“元哥,接下來乾什麼?”

大家都是新人,結果人家就是比自己強,鄭小六一下子對陳元服氣了。

陳元指著失魂落魄站在一邊的男人,說道:“把他帶回縣衙。”

鄭小六找了根繩子把男人拴住,隨後和陳元一起把他送去縣衙。

大王村民遠遠跟在二人後面,知道完全看不見二人身影了,這才轉身離開。

策馬來到縣衙外面,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你自己把他帶進去吧,我還有事,就不進去了。”

現在不是和王中成照面的時候。

鄭小六不疑有他,扯著被綁嚴實的男人,走進縣衙裡。

陳元卻沒有真的離開,他把馬牽到一邊拴好,隨即走進縣衙儀門旁邊的茶房裡。

他以前在縣衙做捕快,現在除妖司也是官差,茶房裡的衙役沒有為難他,就讓他待在裡面。

陳元一邊慢慢地喝茶,一邊看向大堂。

妖魔相關的事務照例由縣丞處理,早有人去稟報王中成。

很快一個顴骨高聳,面相刻薄的瘦高男人匆匆趕來,正是王中成。

王中成升到堂上,沒有看案犯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反而先看了鄭小六一眼,問道:“怎麼隻有你一個,陳元呢?”

鄭小六不知道二人的過節,隻當是隨意問詢,當下答道:“元哥有彆的事忙,就讓我自己來交差了。”

王中成冷哼一聲,不滿道:“越發目無長上了!”

他心中想道,說什麼有事忙,不過是不敢來見我罷了,不過這小子倒確實命大,竟然幾次都活了下來。

想到這裡,王中成心中有些不自在。

還是要早些想個法子,把這小子除掉纔是,免得他在除妖司裡真成了氣候。

眼見王中成升上堂來,陳元眼神一凝,悄悄地把五行琉璃盞喚出來。

這琉璃盞雖然能在外面顯形,可它本質上卻還是法相的一部分,其實似有形卻無形,因此陳元隻要心思一動,就把琉璃盞隱藏了形跡。

隨後他掌心托著琉璃盞,通過燈光向王中成看去,下一刻他眉頭擰成了個疙瘩。

各種因果絲線纏繞在王中成身上,其數量和複雜程度,比起之前那頭老黃牛,強了何止千倍。

乍看上去,陳元頭皮都有些發麻,隻覺得這不是人所能理清的。

他不由得有些慶幸,幸虧提前過來看了,要不然等以後想殺他了,臨時過來理清因果,還不知道要耽擱多久。

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情況,就可以提前準備起來,等什麼時候因果理清了,王中成的“替身”也備好了,他的實力恐怕也提升到可以乾擾他的因果了。

到時候就是除掉他的時機,陳元相信那一天不會太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