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什麼辦法,範相公講來聽聽。”

池明明問道。

範陽道:“方纔那幾個黑衣人把我吊在樹上,封住我的浩然氣…”

噗嗤!

“池姑娘你笑什麼?”

範陽奇怪道。

“沒事,”池明明忍笑道:“想到了高興的事,你繼續說。”

範陽莫名其妙地看了她兩眼,繼續講道:“過了近一個時辰,我的浩然氣這才恢複,此時天已經黑了,我掙脫繩索回來,結果在路上見到兩個人,你們猜是誰?”

“快說吧,賣什麼關子!”

宋有彩不悅道,她就是看不慣這酸秀才故弄玄虛的樣子。

範陽裝作沒聽見,繼續道:“我見到臥虎寨的五首領劉餓狼,還有他手下的一個小頭目正喬裝打扮了偷偷進城。”

池明明道:“這兩個賊還真夠大膽的,竟然敢公然進城,就不怕被官府捉了去,也是官府手腳不乾淨,兩方早就暗中通氣,讓這幫賊人有恃無恐了。”

“範相公可知道他們來城中做什麼?”

範陽道:“我暗中跟蹤他們,見他們進了花柳巷,估計…”

後面的話他沒說出來,畢竟在場還有女兒家,雖說大家都是江湖兒女,並不忌諱這些,可範陽到底是個讀書人,說話間總有些避諱。

宋有彩道:“我知道你的法子了,你是想捉住劉餓狼,然後拿他去換映雪姑娘是不是?”

範陽點頭道:“正是。”

“這倒是個好法子,”宋有彩道:“既如此你就該把他拿下,現在你自己回來了,誰知道他會不會早就跑掉了。”

範陽沒好氣道:“你當我不想?”

“臥虎寨幾個賊首都有鬼妖護持,我要勝鬼妖不難,但想活捉劉餓狼卻不易,所以隻好回來和你們商議。”

“鬼妖護身?”

陳元疑惑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池明明答道:“臥虎寨幾個賊首都是普通人,沒什麼修為,妖道擔心他們被人暗殺,就安排了鬼妖時刻不離左右,為他們護身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,說道:“範相公的法子還需要商榷,就算成功捉住了劉餓狼,能否成功解救姚映雪,還在兩可之間呢。”

範陽見他直接就質疑自己的想法,眉頭一皺,問道:“還不知兄台如何稱呼?”

“你叫我東哥就好。”

陳元笑道。

東哥?

好奇怪的名字。

範陽道:“不知東哥有什麼指教?”

陳元道:“想用劉餓狼換姚映雪,普通的山寨自然很合理,山寨的首領總不可能比不上一個搶來的女人。”

“隻是臥虎寨卻不好說,大家都知道,臥虎寨實則是妖道的棋子,在妖道眼中,這幾個所謂的首領有多大份量,還真不好說,死一個首領,再換一個就是。”

“反倒是姚映雪,雖然不知道妖道為何捉她,但他既然親自出手,恐怕心中有所計較,要想用劉餓狼換姚映雪,我想範相公是打錯了主意。”

範陽臉色難看起來,這些他還真沒想到過。

“那依東哥之見,該如何行事?”

範陽問道。

雖然想法被人否定讓他不爽,但他看得清當下的形勢,現在最重要是把映雪姑娘救出來。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劉餓狼還是能派上用場的,這事交給我吧。”

“接下來我有事要和池姑娘商議,各位還請暫時迴避一下。”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宋有彩不滿道:“有什麼事不能當著我們的面說,難道信不過我們?”

他們幾個一路上都是和池明明共同行事,大家早成了一個團體,現在見一個新來的忽然要把他們排除外在,心裡不由得有些吃味。

池明明笑道:“有彩,你們先出去一下,師…東哥性情如此,不善與多人相處,並不是信不過你們,你們先在外面稍候。”

宋有彩委屈地哦了一聲,轉身隨眾人走出房間。

幾個人來到走廊上,韓複悄悄看了房間一眼,輕聲道:“剛纔明明姐好像是要喊師什麼,你們說這個東哥會不會是明明姐的同門?”

“同門?”宋有彩眼睛一亮,說道:“難道是秋水齋的人?”

“不對,秋水齋沒男人,而且明明姐已經從秋水齋破門而出了,既然不是秋水齋,還能有什麼人,明明姐要叫他師什麼的。”

幾個人都搖搖頭,想不通來人是什麼身份。

房間裡,池明明已經猜到陳元的打算。

“師父是打算變化容貌,假扮劉餓狼回臥虎寨?”

池明明問道。

陳元點頭道:“此計可行?”

池明明搖頭道:“恐怕不易成功,劉餓狼身上有鬼妖,一來是防身,一來也為鑒彆身份,幾個賊首進出山寨,都要檢視鬼妖是否正常,師父神通廣大,變化劉餓狼相貌容易,可要想偽造鬼妖恐怕沒那麼簡單。”

陳元笑道:“何必要偽造鬼妖,直接用真的豈不簡單。

池明明疑惑地看著陳元,見他神色淡然,氣度渾然,自有一股萬事儘在掌握的氣概,雖然變化後的相貌十分普通,可光憑這股氣概,就足以讓人心折了。

她心中明白,師父恐怕又有什麼神通足以收服對方鬼妖,心中再次讚歎不迭。

“那我都聽師父安排。”

池明明道。

陳元道:“你帶著外面的幾個人立即趕往臥虎寨外, www.kanshu.com等我信號,相機行事。”

池明明問道:“什麼信號?”

陳元笑道:“到時候你會知道的。”

說完推開窗戶跳了出去。

池明明見陳元消失在夜空中,知他定是去捉劉餓狼了,於是關好窗戶,把韓複和範陽等人叫進來。

眾人走進房間,見陳元已經不在,韓複問道:“明明姐,東哥呢,你們可商議出對策來了?”

池明明點頭道:“已經有辦法了,咱們現在就趕去臥虎寨外,等候訊息。”

宋有彩道:“明明姐至少告訴咱們,要等的究竟是什麼訊息,此事人命關天,總要心中有數纔好行事。”

池明明搖搖頭:“不瞞你說,其實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訊息,隻好隨機應變。”

眾人臉色一變。

範陽皺眉道:“池姑娘英豪寬大,蕙質蘭心,在下早有耳聞,所以一見面就信服姑娘,但這位東哥,大家畢竟沒什麼瞭解,池姑娘這麼信任他,總要給大家個說法才行。”

池明明在幾人臉上巡視一圈,知道他們都是一樣的想法,若不給他們解釋,恐怕整晚都難以安心做事。

她笑道:“你們放心就好,剛纔那位是我最尊崇的人,他做的事就如同我做的事,信他就如同信我。”

幾人心中一驚,明明姐這個說法可太嚴重了。

他們互相對視一眼,雖然心中還有些疑問,可明明姐已經說到這個份上,眾人自然不會再問,明明姐這麼信重的人,他們自然也會相信,隻希望那人不要辜負明明姐的信任纔好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