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岱山府城南約二百裡有一座碗子山,山中有一個臥虎寨。

這臥虎寨本來隻是一夥山賊,在過往的客商身上打秋風為生。

近些年天災**頻仍,百姓生計難以維持,四處逃難,變成流民,臥虎寨就裹挾了許多流民,強逼迫他們落草,規模竟然空山壯大起來,成了一個兩三千人的小勢力。

碗子山地勢複雜,再加上有高人暗中扶持,官府自身也縮手縮腳,不敢強攻,不成想竟然讓他們成了氣候。

臥虎寨最後面有一排牢房,山寨中人戲稱為秀房,裡面都是從附近擄掠來,供山賊們淫辱的女子。

這些女子五六人一個牢房,吃住都在裡面,常年裡不見天日,寨中山賊一時興起,就來這“秀房”外面轉悠,他們從牢房的一頭,弓著腰,瞪著眼,八字腳,慢悠悠走到另一頭,看到有中意的女人,捉出來就在牢房外面配合,同來的山賊笑嘻嘻在一旁看著,時而發出幾聲議論。

剛被擄掠過來的女人氣性大,往往會用力反抗,被山賊狠打上幾拳,鼻青臉腫的,頭昏腦脹中也就明白了自己的命運。

這天晚上,山寨的第五個頭目,被人稱作劉餓狼的矮壯漢子閒來無事,來了秀房外面。

劉餓狼在秀房外面轉了兩圈,隻覺得裡面的女人都不稱心,山寨中就五個頭目,凡好東西,不管是用具,財寶還是女人,自然是儘著他們受用,這秀房他已經光顧過不知道多少次,裡面的女人早就看得厭了。

“頭兒,不滿意?”

他身邊的小頭目,他的本家劉老三小心問道。

劉餓狼若有所思,不回他話。

劉老三試探道:“頭兒,要不咱們偷偷溜下山耍去?”

劉餓狼搖搖頭,問道:“前兩天捉來的那個女人關在哪裡?”

劉老三嚇了一跳,說道:“頭兒,那女人可碰不得啊,那是道爺親自捉回來的,恐怕來頭不小,萬一道爺怪罪下來,咱們可吃不消。”

“什麼來頭不小,”劉餓狼不屑道:“我聽說就是從雲州府逃出來的一個窯姐,你帶我去看看。”

劉老三不得已帶他向秀房後面,新建出來的一個單獨房間走去。

“頭兒,你說奇不奇怪,”劉老三問道:“道爺把這女人捉了來,就這麼關著,也不理會,更不享用,你說道爺這麼通天的本領,也不好吃喝,也不愛女人,有這麼大本事做什麼用?”

劉餓狼冷哼道:“誰知道他有什麼打算,這老道未必跟咱們一條心,我聽說隔壁府有山寨做大了規模,裡面也有個老道給他們出謀劃策,咱們這也有個老道,嘿,有這種巧合嗎,在人家眼裡,咱們不定是什麼東西呢,說不定哪一天就被人賣了,我早勸過老大,讓他多小心,不要那麼聽老道的話,結果他不聽我勸,哼,早晚有他吃虧的時候!”

正說著,兩人已經轉到秀房後面,這裡新建著一座小屋,屋外有兩個把守的山賊,見劉餓狼到來,兩個山賊連忙行禮。

劉餓狼喝退兩個山賊,從視窗往屋裡看去,隻見裡面有個女子,女子被關押在這裡,沒心思收拾妝容,頭上未戴釵環,雲發蓬鬆,臉上不施水粉,峨眉高蹙,看神色有幾分憔悴,可依舊玉容嬌嫩,美貌妖嬈,竟然是之前從雲州府逃走的姚映雪。

劉餓狼在外面看得心頭火熱,讚歎道:“真是個美人!”

說著推門走了進去。

姚映雪被推門聲驚到,連忙站起身來,警惕地看著劉餓狼:“你是誰,來做什麼?”

劉餓狼也不說話,隻是饒有興味地上下打量著她,一面向她身前逼近過來。

姚映雪能感受到他眼中的火熱意味著什麼,心中一陣陣發寒,退步向後躲避,卻被劉餓狼逼進角落裡。

劉餓狼抓住她的裙襬,撩起來打量,像是在相看牲口一般。

姚映雪花容失色,急忙按住裙子,厲聲道:“你不要胡來!”

劉餓狼道:“你不要在這住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

姚映雪道:“這話你最好去問問那妖道,你自己可未必做的了主。”

劉餓狼抓住姚映雪手腕就往外扯,說道:“做的了主,道長難道能為你一個女人和我翻臉不成。”

姚映雪手腕被捏得生疼,她用力掙紮,可怎麼掙得開,她明白自己一旦被這人帶出去會是什麼後果,打定主意死也不和他去,於是一口咬在他手上。

劉餓狼被咬疼了,不自覺鬆開手,怒道:“不過是個婊子,難道以前沒經曆過男人不成,這時候跟我裝起貞潔烈女來了?”

姚映雪被他臊得滿臉通紅,

怒氣上湧,一巴掌打在劉餓狼臉上。

劉餓狼惱羞成怒,伸手一推,把姚映雪推倒在床上。

劉餓狼是拿慣了刀,殺慣了人的,手勁能有多大,姚映雪力弱身嬌,被他推這一下,摔在床上,隻覺渾身像是散了架,接下來又發覺劉餓狼已經逼近過來, kanshu.com她驚恐的轉頭去看劉餓狼。

劉餓狼見姚映雪瑟縮在床上,眼神驚恐,神情虛怯,身體嬌柔,其嫵媚風情,與他平日所見的女子比起來,何止雲泥,立即感覺一股邪火從小腹生起,直抵腦際,猛地向姚映雪撲過去。

卻聽咚的一聲,房門被踢開。

劉餓狼惱怒回頭,等看清楚來人,笑道:“二哥,你也要來分一杯羹?”

來人是個書生打扮,三十歲左右的男人,名叫宋詠,是山寨的二當家,也是五個頭目中唯一的讀書人,在妖道來到山寨之前,他是這夥山賊的頭腦,全仗著他的籌劃,山賊屢次躲過官兵追捕,所以在山寨中很有威信。

宋詠見劉餓狼正捉住姚映雪雙手,把她壓在床上,臉不由得一沉,等看到姚映雪衣裳還算整齊,知道劉餓狼並沒成事,這才放心下來。

“滾出去!”

宋詠怒道。

劉餓狼皺起眉頭,不悅道:“二哥就是這麼跟兄弟說話的,為了個女人?”

“若不是看在兄弟份上,我就不隻是出惡言,我早就喊人砍了你的頭。”

宋詠道:“這女人道爺親自吩咐要好生看管,你連她也敢動,不要命了?”

劉餓狼不屑道:“你彆拿道爺嚇我,他還能為了一個女人和山寨鬨翻不成,你想要這個女人就和兄弟說嘛,何必繞這麼多圈子,這女人兄弟讓給你了,等什麼時候玩膩了知會兄弟一聲,兄弟不介意跟在二哥後面喝點湯,哈哈。”

說罷,劉餓狼猖狂退出房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