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雲光公主帶著姬瀟瀟和姬野回到營中鳳帳。她吩咐帳外女侍衛去將軍中將領叫來,沒過多久,劉乾以下,十幾個法相境將領來到鳳帳。

這些將領並沒有因為在公主駕前而感到拘束,反而有幾分親近和敬畏。

這些天雲光公主一直未離軍營,她修為高深,掃蕩十萬大山的時候是最高戰力,開戰以來的最大功績,斬殺鹿永壽和重傷玄甲就是她實現的。

在加上她皇室明珠的身份,絕世的姿容,在軍營中隱隱成了一個特殊的人物,她自身並非領兵的將領,可軍中諸將卻樂意聽從她的命令。

“劉乾!”

雲光道。

“末將在!”

“即刻拔營,離開鬼門,往十萬大山推進。”

“是!”

眾將領轟然應道,立即轉身離開,準備拔營事項。

從酆都城回來,雲光公主心中極為暢快。

事情的轉變對她極為有利。

最開始她來到青州省,隻是想著略微挽回些不利局勢,當時朝廷正在議移民等事,若要把西川百姓遷移到青州,那青州立即成為險要之地,朝廷必會趁機派遣總督,巡撫黃耽自然就失去對青州的控製。

誰知陰司忽然在鬼門上建城鎮壓了鬼門,不會再有移民之事,青州省再無顧慮。

而她又在軍中有了些聲望。

此地駐紮的這些官兵是專門用來防備十萬大山中的妖族的。

這支部隊共有近十萬人,向來隻負責十萬大山事宜,分彆駐紮在十萬大山外幾個險要位置,從不介入朝堂紛爭。

因為鬼門之害,這支部隊分了三萬人過來駐守,雲光公主贏得了他們的好感,以後自然有機會進而把這支部隊的最高統帥楊世勳爭取過來。

楊世勳是三品法身,有他的支援,她的力量又能強盛不少。

不過還不夠!

雲光公主心中有些緊迫。

哪怕爭取到楊世勳,她和嚴清的差距仍舊巨大,僅以法身的數量算,她勉強隻能爭取到白一然和楊世勳兩位,京中還有位內府總管,但他隻負責皇帝安全,以及護佑祖槍,從不管外朝之事,這是祖宗家法,違反不得。

而嚴清那邊,嚴清自身修為不足道,幾位閣臣卻都受他恩德,發誓效死,這就已經是五位了。

更不用說,他身後是雲門山的那位。

當世隻有大宗師和大行寺那位羅漢可以抗衡他,可大宗師年歲已高,真武卻正當巔峰,兩人交手恐怕並不樂觀。

而且大宗師也不可能為姬姓皇族去和真武廝殺,儒門固然與朝廷親厚,可儒門不等於朝廷,大宗師總要為儒門的存續考慮,不可能沒有忌諱的全力出手。

至於大行寺那位…不提也罷。

隻要沒辦法製衡雲門山那位,她再怎麼騰挪,終究是空幻一場。

想到要製衡真武,雲光公主忽然心中一動,轉向姬瀟瀟,問道:“瀟瀟,對那位陳先生,你還有沒有彆的訊息?”

“有!”

姬瀟瀟道。

“什麼訊息?!”

雲光忙問道。

姬瀟瀟道:“陳先生在陰司時候的聲音,以及他在陰神塔中的聲音並不一樣,在陰司的時候聲音很正常,聽上去像是個年輕人,可在陰神塔的時候卻縹縹緲緲,難以測度。”

“我猜測他在陰神塔中變了聲音,為的就是隱藏身份,可在陰司的時候卻沒有掩飾,因此如果所料不差,他年紀不會很大,應該是個年輕人。”

雲光公主狐疑地看了她一會兒,說道:“瀟瀟,像陳先生那樣的修為,不太可能會是年輕人,你可彆被自己的情感衝昏了頭腦。”

見皇姑姑說破自己心事,姬瀟瀟羞惱起來,急道:“皇姑姑你說什麼呢,我說的都是實話。”

“沒說你撒謊,”雲光公主笑道:“隻是感情這種事,有時候會影響人的感覺,我是擔心你被自己的感覺給騙了,這位陳先生說不準是位老者,你可彆陷進去了。”

姬瀟瀟好笑地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明明自己都沒動情過,偏偏說得頭頭是道,我不管,反正我要把他找出來,我有種直覺,他一定是個年輕人,而且相貌俊朗,人也有趣,說不定還是個大才子呢。”

雲光公主見她越說越離譜了,無奈地搖搖頭,不再理她。

軍營正在開拔之際,一隻信鴿從其中一頂帳篷中飛出,帳篷裡住的是暗衛的鎮撫使。

信鴿飛往青州省一處普通的民居,很快黑衣人從民居出來,騎著駿馬往神京方向奔去。

黑衣人身上有修為,因此晝夜不停,逢驛站就換馬,花了整整三天,這才趕到神京,

把鎮撫使傳出來的訊息上報到內閣。

內閣中,嚴清已經有幾分龍鐘老態,他倚靠在一張檀木圈椅中,仔細看完手中的密信。

“這個什麼陳先生是哪裡冒出來的,以前你們聽說過嗎?”

嚴清有幾分疑惑,問道。

他身前站著兩個人, www.uukanshu.com分彆是暗衛總管,三品法身的韓千山,以及兵部堂官萬振嶽。

萬振嶽說道:“下官聽說過,幾年前就傳說陰司遇到個什麼救星,可以驅散幽冥氣,被稱作陳先生,下官和韓總管商議,曾經做過調查,隻是這位陳先生的訊息隻在陰司內部傳遞,外人無法得知,因此一直也沒查到什麼,所以不敢向老大人稟報,勞大人費心。”

嚴清嗬嗬笑了兩聲,說道:“你們啊,還是太斯文了,這麼斯文還怎麼做事。”

“千山。”

“屬下在!”

韓千山應道。

嚴清道:“吩咐暗衛,凡天下姓陳的,都給我查一遍,務必確定其來龍去脈。”

韓千山一驚,說道:“老大人,這恐怕不妥吧,這豈不是有意樹敵?”

嚴清道:“樹敵就樹敵吧,真把這位激出來,自有雲門山的老神仙應付他,酆都城中,李子厚老仙人吃了虧,朝天觀也算是被落了臉皮,兩家恐怕早就尿不到一壺了,凡事最怕左右不靠,兩邊都不討好,咱們一直靠向雲門山,以後也是一樣。”

韓千山點了點頭,躬身退出。

“振嶽,扶我去沐浴更衣,今天神京城真武道場落成,我要親自去觀禮。”

萬振嶽連忙把嚴清扶起來。

他心中疑惑不解,他不明白老大人為什麼就這麼堅定地站在朝天觀一邊,好像從來不曾動搖過,他就那麼確定朝天觀會一直做他靠山?

他就不怕哪天朝天觀變了心,姬姓皇族反撲,天下儒士針對,讓他死無葬身之地?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