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站在雕像前面,一動不動。

把神火安放好的一瞬間,他感覺自己的元始法相瘋狂增長。

如果說對這方天地的功德能使元始法相生長,那設立酆都城這等偉業,恐怕很少有更大的功德了。

隻幾個呼吸,元始法相就衝到三十丈,礙於死關未渡,法相無法繼續增長,但陳元能感覺出來,仍舊有大量玄妙的力量積聚在法相中,隻等渡過死關,這些力量會繼續推動法相增長,最後會成長到什麼程度,連陳元也想象不到。

身後傳來一陣雜遝的腳步聲,陳元回過身來,原來是三教法身與雲光公主,姬野郡王,欽差何繁錄並暗衛和除妖司兩位鎮撫使,以及黃耽走了過來。

這些人是當下西南地區真正舉足輕重的大人物,連陰司也要給幾分面子,自然不會同其他人一般被黑白尊者驅趕出城。

見到雲光公主走過來,姬瀟瀟如鳥歸巢一般,飛撲進她懷裡:“皇姑姑,差點就見不到你了!”

雲光公主把她抱在懷裡安慰一番,姬野在旁看得直無奈,自己寶貝閨女眼裡完全沒見到自己這個老父親。

姬瀟瀟把自己掉入幽冥後的事講述出來,雲光公主和姬野聽得一陣心驚肉跳,時而驚呼,時而慶幸,時而又感到驚奇,連他們也沒進過陰司,聽姬瀟瀟講其陰司境況,二人也都感覺大開眼界。

最後姬瀟瀟終於講完,雲光公主牽著她的手,上下打量一眼,眼中儘是溫柔和喜悅,說道:“你這次也算是因禍得福,從此以後天命被破解,以後再不用提心吊膽過日子了。”

姬瀟瀟悄悄看了後面的陳元一眼,神色有幾分扭捏,說道:“多虧了陳先生救護,瀟瀟才得平安。”

陳先生?

雲光公主眼光一閃,向陳元走過來。

陳元看看姬瀟瀟,揶揄道:“黃曉曉嗬。”

姬瀟瀟俏臉泛紅,說道:“我不是有意騙你的,隻是當時處境不明,安危未卜,瀟瀟不敢貿然透露身份,我跟你賠不是了。”

說完雙膝一屈,行了個萬福。

陳元自然不會和一個小丫頭計較,當下揭過不提。

雲光道:“還不知先生名諱,先生對瀟瀟大恩,我們必有重謝。”

陳元笑道:“舉手之勞罷了,談什麼謝不謝的。”

“先生此言差矣,”姬野道:“對先生自然是舉手之勞,對我們卻重如山嶽,先生務必賜下尊號,容我等改日備好禮品,登門拜訪。”

陳元知道他這是在探聽自己身份,自然不會上當,說道:“施恩於人而圖報,王爺卻是看小了我。”

“個人恩情可以不提,利益眾生卻不容埋沒。”

許伯陽走過來,說道:“先生鎮壓鬼門,救世人於危難,此等大德卻不聲揚,如何勸善?”

陳元笑道:“天何言哉,四時行焉,百物生焉。”

“天生萬物,卻不自稱功德,我輩修士法天象地,如何敢自矜有功?”

許伯陽啞口無言,不僅無以反駁,反而把這句話咀嚼幾遍,發現其意味無窮,心中暗歎這位陳先生果然是有道高人。

“好一個天不言而百物生,”李子厚道:“先生此言頗有我仙門之風,可是我仙門前輩?”

雖然陳元看上去面貌年輕,可他們都能看出來這是一副假象,誰知道他真實年齡幾何,從他鎮壓鬼門的手段,與閻君為友的地位,眾人都猜測他多半是前輩高人,於是李子厚纔有此一問。

如果能確定他是隱世的仙門高人,那仙門聲勢必定如烈火澆油,更加昌盛,即便他不是出自仙門,由此也可以縮小範圍,便於以後進一步確定他的身份。

“李仙人不必試探,”陳元說道:“本座學無所出,自無中生,自性中起,論一會兒道,參一會兒禪,亦愛儒書適意然,三教配合真妙道,何事紛紛設籬藩。”

眾人面露驚色,這番話誠然是大氣象,有含融三教之意,非尋常人可以說得出,也隻有這般高人才能隨口而出,無一毫勉強。

可越是如此,眾人越是忍不住對他的身份感到好奇,這等人物是有改變世間格局的能力的,由不得他們不注意。

李子厚見言語試探無用,心中發狠,乾脆睜開都天大靈官眉間豎眼,向陳元看去,他就不信此人的變化神通能擋得住他的第三隻眼。

豎眼剛轉向陳元,卻見茫茫混沌中忽然伸來一隻白玉大手,正點在都天大靈官豎眼之上。

李子厚隻覺法身豎眼一痛,重新閉合,一時間竟無法張開。

他頓時一驚,心中有了幾分懼意。

正要開口辯解幾句,卻見蒲團上酆都城主忽然睜開雙眼,手向下一指,整個酆都城的重量全都降臨在李子厚身上,壓得他身形一矮,隨後城中幾百陰差,與酆都城主力量貫通一氣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打在李子厚身上。

李子厚幾無還手之力,身體被彈飛出去,下一刻出現在酆都城外。

他看著眼前“酆都城”三個大字,心中憤懣難平,他今年已近一百歲,修成法身也有近三十年,素來地位尊崇,威嚴厚重,哪裡有過這等遭遇,先是被人一指封住法眼,隨後被毫不客氣地驅逐出城。

這件事沒完!

李子厚心中恨道,隨即騰空而起,往雲門山方向飛去。

陳元的元始法相隻顯化了一隻手,與李子厚自然差距極大,可要想封住他一隻眼卻並不困難。

陰神塔中,雲光和姬野並兩位鎮撫使都未修成法身,因此看不懂二人交鋒,許伯陽和無念和尚卻看得明白。

他們不知底細,見陳元一指封住李子厚法眼,心中更加篤定,眼前之人必定是一位可以匹敵三教道首以及陰司閻君的巔峰高手。

至於後面酆都城主出手把李子厚驅逐自然很好理解,這種巔峰高手,身為陰司貴客,總不能讓他自己出手。

雖然無法試探出這位陳先生的身份,但能看到他出手,確定了他的境界和地位,也算是不虛此行了。

眾人沒有多做停留,很快就紛紛告辭,向城外走去,從此以後,酆都城城門緊閉,隻許陰魂進入,陽間之人要想進入,就需要有種種條件,再難隨意出入。

臨走時,姬瀟瀟頻頻回顧,她還是想知道陳元的身份,隻是料定他絕不會透露,隻好無奈離開。

她心中打定主意,回去後一定多方查詢,總要把他找出來才安心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