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第二天又輪到陳元去處理案件。

這次又是丁部案件,林英豪安排了肖平小隊的兩個普通差人辦理。

一個是陳元,另一個卻是剛來的那個鄭小六。

不同於陳元是被指定的,鄭小六是主動申請的。

眼看著鄭小六躍躍欲試的樣子,陳元不得不感歎一聲,年輕真好。

除妖司中很多人剛來的時候都這樣。

不像陳元是被縣丞調來除妖司,很多差人是主動加入的,剛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滿懷雄心壯誌,想要突破階層的限製,闖出一片天地。

可是待不了幾個月,活下來的人,見慣了這一行的殘酷,心氣慢慢就降下來了。

陳元和鄭小六沒有耽擱,立即去馬棚牽上馬,往案件地點趕去。

這次案件地點名叫大王村,距離之前清水村不遠,也是清水河邊上的一個村子。

村中人多以打漁為生,可是這一陣子,村民們常去打漁的河段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怪魚。

怪魚在河中神出鬼沒,經常撞翻漁人的船,五天前還捉走了一個河邊玩耍的小孩。

小孩至今沒有尋到,想必是凶多吉少。

村民們再也無法忍受,這才報告了縣衙。

這個年頭,若非走投無路,普通百姓輕易是不會和官府打交道的。

陳元二人來到大王村,吩咐一位在村頭曬太陽的老爺子去把村長叫來。

很快,村長王大寶就帶著一群皮膚黝黑,身子精壯的男人趕了過來。

鄭小六初次當差,正是喜好管事的時候,見村民們到來,當即裝模作樣地乾咳兩聲,吼道:“村長是哪個,去把見過怪魚的人都給我叫來,我要問話。”

王大寶見鄭小六官威十足,不敢怠慢,連忙派人去把人都叫來。

陳元暗自搖了搖頭,決定就交給鄭小六去問詢,自己踱著步子往河邊走去。

大王村前的河段比清水村要寬一些,差不多有二十丈,河水也更湍急,水流裹挾著泥沙,浩浩湯湯地往遠處的大江湧去。

這種河裡面有魚妖實在不足為怪,而且要想把魚妖捉住,難上加難。

走到河邊上,陳元把手掌按在水面上,隨後他聲腔振動,發出一種極細的聲音,而且聲音越來越細,後來幾乎聽不到了。

雛鳳清音!

這門神通是他之前在雞妖身上得到的,現在正好用上。

運用雛鳳清音發出的聲音裡自然而然會帶上他的元氣,這些元氣伴著聲音在河道裡遊蕩,又把各處的資訊給他帶回來。

雖然比不上前世的聲呐,可也足夠讓他探明河中情況了。

這雛鳳清音的範圍隻有近一百丈,很快資訊都傳回來。

這一百丈河道內,並沒有狀子上記載的那種體長近三丈的大魚。

於是陳元沿著河岸往下遊走去,一邊不斷地施展神通。

接連走了半個時辰,陳元已經把大王村遠遠甩在身後,可還是沒有任何發現。

陳元眉頭微皺,這麼查是沒意義的。

這條清水河有近百裡長,最後彙入橫貫大周東西的羅江,魚妖可以在其中任意暢遊,要想在這個範圍內找到魚妖,簡直就是笑話。

可是據狀子上記載,這條魚妖近來常在大王村前的河道上徘徊,並沒有遠去。

這真是邪門了。

陳元沿著原路返回。

離著村頭老遠,他就聽到了鄭小六的吆喝聲,等走近了這才發現,鄭小六正在指揮村民在河中下大網。

大網可以把河面截斷,隻要兩張大網,就可以把一段河道封閉起來,然後兩張大網慢慢逼近,這中間若有什麼大魚,立即就能被逼得顯形。

陳元當然知道這樣行不通,他剛纔已經用雛鳳清音探查過,附近河道裡沒有大魚。

不過反正他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,能有件事把鄭小六牽絆住,免得他來糾纏自己,總是件好事。

陳元沒什麼興致和除妖司裡的人搭訕。

他左右看了眼,拉著一位在旁邊看熱鬨的老大爺往下遊走去。

老大爺知道他是除妖司的官人,因此沒敢拒絕。

兩人走了不到半裡路,陳元指著一條聯通清水河的溝渠,問道:“這條水溝是通道哪裡的?”

大爺回道:“這是把水引到村後灌溉莊稼的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問道:“大爺見過那條怪魚嗎,你覺得他能不能從這條水溝裡通過?”

大爺笑道:“咋沒見過,那魚好長一條,從水裡跳起來,比漁船還大。”

“要說能不能從這條水溝通過,能通過,但是水溝狹窄,那魚在水溝裡沒法轉身,也就回不到河裡,

早就應該被村民發現了。”

陳元若有所思地問道:“大爺,那魚每天都會出現嗎?”

大爺想了想,說道:“之前每天都會出現,不過這兩天卻沒見到。”

陳元心中篤定了。

他笑道:“大爺,你指點我往村子裡面看看吧。”

說完沿著灌溉用的水渠,往村子方向走去。

按照某個小學生的說法, uukanshu.com把一切不可能都排除,剩下的那個再不可能也是真相。

這魚妖每天都在附近河段出現,這兩天卻忽然銷聲匿跡,算時間,那應該是村長上報縣衙的時候。

這麼看來,魚妖估計和村裡的什麼人有關係。

大爺心中無奈。

他很想去河邊看熱鬨,那邊的官人發動了村子裡上百個男人要下網截流,這是多大的陣仗,錯過了多可惜。

倒是身邊這位官人,半點事不乾,就知道問些奇奇怪怪的問題,看上去就不太靠譜。

不過,再不靠譜的官人,終究還是官人。

大爺不敢違命,隻得帶著陳元沿水溝走下去,隻盼著能早點回來,還能趕上那邊的熱鬨。

兩人走了沒多久就進入村莊的範圍,陳元忽然停下腳步,指著水渠旁邊的一所院子,問道:“這戶是誰家,家裡人在不在?”

大爺向陳元指示的方向看去,說道:“在家,他們家是在城裡做生意的,最近不知道什麼緣故搬回來了,我估計是做生意賠了本錢,如今也不乾營生,每天都呆在家裡。”

陳元聞言,走到這家門口敲了兩下門。

很快一個高瘦的中年男人開門探身出來,看到陳元的公服,他臉色微微一變,隨即恢複平靜。

陳元見狀,立即明白自己這是找到正主了。

“高大爺,您老有什麼事?”

男人問道。

高大爺笑嗬嗬說道:“這位是除妖司的官人,這不,為了清水河上那妖孽,要來咱們村上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