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四人還想繼續打聽這位閻君之友的訊息,可是白尊者守口如瓶,不肯多說一句,四人隻得作罷。

此時在城中遊逛的人們也都彙集過來,大廳中到處是攢簇的人頭。

白尊者站在神秘雕像前面,說道:“諸位,此地即將舉行儀式,鎮壓鬼門,大廳中不得停留,請諸位登上兩側迴廊觀看。”

眾人不敢無禮,於是沿階梯登上迴廊。

暗衛和除妖司選定正中間,對著閻君塑像的位置,排開人群,把雲光公主和三位法身高人護持在內,不一會兒,眾人全都靜默下來,專注地盯著下面,想看看陰司到底如何鎮壓這個巨大鬼門。

陰司。

黑尊者已經從鬼門外飛了回來。

“陳先生,城已經建好,還請移駕安放神火。”

自元始法相現身,陰司中兩位尊者變得格外恭敬。

陳元點點頭,回頭對姬瀟瀟說道:“走吧黃姑娘,順便把你也送出去,令尊想必也在鬼門附近。”

令尊?

哦,是黃耽。

姬瀟瀟差點忘了自己扯的謊。

姬瀟瀟問道:“就要分彆了,還不知道救命恩人叫什麼名字呢?”

分彆?說的好像彼此相處了很久似的。

陳元心中吐槽,隨即笑道:“怎麼,你要以身相許?”

“也不是不可以啊,”姬瀟瀟盯著他道:“我覺得咱們還挺有緣分的。”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算了吧,萍水相逢罷了,水靜則聚,波起則散,說什麼緣分。”

“哼,不想說就算了,回去我就找良工把你相貌畫出來,然後全天下張貼,就不信找不到你。”

姬瀟瀟嬌蠻道。

“你試試看吧。”

陳元無所謂道。

說話間,黑尊者已經帶著二人來到鬼門下方。

“對了,”黑尊者道:“這座城還沒有名字,一事不煩二主,此難既然全賴陳先生解脫,不如先生受累,再給這座城起個名字吧。”

“這事該勞煩閻君纔是,我哪敢僭越。”

黑尊者笑道:“這本就是閻君的意思,先生不要推辭了。”

陳元推辭一番,見他意思堅決,於是不再客氣。

想了一會兒,他心中一動,說道:“不如就叫酆都城如何?”

黑尊者疑惑道:“何意?”

我哪知道。

陳元胡謅道:“酆取豐意,鬼為消殺之物,豐卻為富麗之名,鬼城反名為豐,所以點化陰中陽也。”

黑尊者讚歎道:“果然大有意味,此城就名酆都城。”

隨著黑尊者話音落地,鬼城城門上現出“酆都”二字,酆都城之名不脛而走,迅速傳遍天下。

為酆都城求到名字,黑尊者心滿意足,說道:“陳先生,現在咱們上去吧。”

陰神塔中,眾人已經等了有一會兒了,大廳中隻有白尊者自個,不見其他陰司神靈現身,眾人心中紛紛猜度起來,緊接著卻見三道身影在大廳中間出現,眾人精神一振,連忙定睛看過去。

這三人其中一位渾身黑袍,腳下無根,正是剛纔離開的黑尊者。

另外二人一男一女,女子約十**歲,容顏俏麗,一雙杏眼靈光閃爍,看上去古靈精怪。

雲光公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身子往前探去,仔細看了半晌,終於確定這就是前幾日掉下鬼門的姬瀟瀟。

瀟瀟沒事!

雲光公主心中喜泉噴湧,渾身暢快,不自覺露出喜意。

她伸手攔住身旁同樣驚喜莫名,正要叫出來的姬野,讓他保持安靜。

她已經看出來,瀟瀟目前身體強健,精神旺盛,不用過於憂慮,此時出聲擾了陰司儀式反而不好。

剛出現在大廳中,姬瀟瀟就發現自己等人成了焦點,陰神塔中上上下下幾百個大周有名武者全都把目光聚集到他們身上。

她是從小調皮慣了的,一點也不在意,反而大著膽子,迎著眾人目光在四壁看了一圈,立即見到了正中間的皇姑姑和父王,於是展開笑顏,朝著兩人揮了揮手。

雲光公主笑著搖了搖頭,心想這丫頭倒真是不怯生,看著她一副高興的樣子,雲光徹底放心下來,隨即把目光移向旁邊的年輕人。

這位纔是今天的絕對主角!

這年輕人體型衣著與中間的塑像完全一樣,臉面普通,隻是在場法相境之上的修士立即就能看出來,這張臉極不協調,如真似幻,應該是用了變化容貌的神通。

這個年輕人應該就是那尊雕像的正主,所謂的閻君之友。

他到底是誰?

眾人心中紛紛猜測,

可怎麼也想不出來有誰有這個資格。

這人明顯不是陰司中人,要不然他也不需要變化容貌,可如果不是陰司中人,陽間哪還有這種級彆的高手。

不管眾人議論紛紛,陳元邁步往前面自己的雕像走去。

他面上平靜, uukanshu.com心中卻在瘋狂吐槽。

黑白這兩個尊者真是場麪人,你實實在在搞個燈台不就完了,竟然給他弄了個雕像,還放在正當中,他都能想象到這會在整個大周修行界搞出多大風雲了。

陳元走到雕像前面,黑白尊者分列兩邊,躬身肅立。

他召喚出神火,安放在雕像托舉著的手上,下一刻,塔內閻君,尊者,獄監,城隍神像前的長明燈也跟著燃起,與中間的神火一氣相通。

白尊者撤去法力,整個酆都城微微一震,被放置在香火之力形成的封鎖上,酆都城正式建成。

陰司乃應天而立,新城建立,陰司閻君立即有所感應,從身上分出數百陰差,並一名城隍,該城隍極為特殊,其相貌與閻君相類。

同一時間,酆都城四角各出現一條通道與陰司相連,數百陰差從通道中爬出,奔向四座城門守衛。

貌似閻君的城隍則直接出現在陰神塔。

城隍先是向陳元頷首行禮,隨即走向塔內閻君巨像前面的蒲團,祂在蒲團上盤膝坐下,雙眼一閉,進入一片寂然之中。

整個酆都城彷彿瞬間有了主人,一時間天光暗淡,薄霧升起,陰風陣陣。

眾人這才意識到,這裡終究是一座鬼城!

建城儀式宣告完成,黑白尊者把陽世眾人驅趕出城,今日的情景隨著眾人迅速傳遍天下。

此地城隍自此以後被稱為酆都城主,人都道祂是陰司閻君的陽世身,乃陽世鬼域之主,陽世鬼域專收善魂,若至善之人,遭遇天災**,也可來此托庇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