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黑白兩個尊者將一片岩漿大湖托舉在空中,眾城隍仍舊在不斷地將山石投進去,等到材料差不多了,白尊者喝退城隍。

黑尊者一挺身軀,變作四五十丈一個巨人,滾進岩漿大湖中去,岩漿在他身上流過,激起一連串火焰,卻絲毫傷不得他。

黑尊者伸手攪動岩漿,大手過處,岩漿冷卻凝滯,黑尊者趁機捏合,諸多房舍樓閣接連出現,等樓閣成形,岩漿已經徹底僵固,黑尊者就把它拋到空中,與岩漿隔離開。

緊接著,他又從岩漿大湖中攪動一條長龍,凝成幾十裡一道雄偉城牆。

眼見他信手施為,諸多或精巧,或樸拙,或雄渾,或奇詭的建築憑空出現,宛如造物主一般。

偶爾因為結構問題,岩漿無法敷用,他就隨機命眾城隍,或斬巨樹,或斷石梁,填進建築當中支撐重量,有時候連這個也不夠,他就運用神通,刻畫大陣,借天地元氣支撐。

一連三四天過去,整個西南地界都被這片岩漿大湖映得通紅,夜晚也恍若白晝,時而有敲打之聲錘鍊之聲,響徹四野。

西川,青州二省百姓聽聞響聲,眼見彩光,知有神明現身,家家叩拜,戶戶供奉,三四天無時斷絕。

不僅尋常百姓敬畏神威,雲光公主和何繁錄,劉乾以及除妖司、暗衛的眾鎮撫使,指揮使也寸步未離。

陰司素來神秘,眾人雖然平時多有接觸,但從未有人能窺其全貌,像今天這般施為,有史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,然而就這一次已經是石破天驚。

若不是西川鬼門的確事關重大,眾人又知陰司素來內斂低調,他們定會以為這是陰司在向人間示威,人間再沒有哪個勢力可以一次出動這麼多法相乃至法身高手,做出這般奇蹟一樣的事業。

四天後,大城成形,被白尊者虛放在鬼門之上,正好把鬼門蓋住。

如今鬼門還未被鎮壓,因此大城無法立在上面,還需要白尊者運**力支撐,隻待陳元將神火安放其中,香火鎮壓鬼門,大城就可以自行運轉。

四天過去,鬼門外又多了不少人,都是知道這邊動靜後急忙趕過來的,作為舉足輕重的大勢力,陰司的一舉一動都會引起人們的關注,更不用說是這等大動作。

於是儒門,仙門和佛門,除三位道首不可輕動,都派了有份量的人過來,仙門來的是李子厚,儒門是相傳為下一任大宗師的許伯陽,佛門則是修成伏虎羅漢法身的無念和尚。

除三教之外,天下八大世家乃至尋常江湖人士也都來湊湊熱鬨,一時間鬼門外人頭攢動,眼看著憑空出現的大城,人人稱奇道妙。

李子厚,許伯陽,無念和尚,以及雲光公主,這四人身份最是尊貴,自然站在眾人最前面。

眼見著白尊者把城放下,四人眼前就是城門,城門雄偉非比尋常,有近五丈高,七丈寬,城門選的是十萬大山中一座通體是一整塊花岩的高山削成。

“白尊者,久不見了。”

許伯陽滿面和氣道,他修的是伯安儒,成道之時,曾入幽冥海淬鍊自身浩然氣,因此見過白尊者。

白尊者頷首道:“許宗師風采更勝往昔,可喜可賀。”

許伯陽道:“白尊者,可否讓我等入城一觀?”

白尊者笑道:“陰司在此立城,以後少不得要和諸位打交道,自然歡迎之至。”

於是眾人全都踴躍走進城門。

一進城門,觸目處是錯落有致的普通民居,此外還有酒樓茶肆,布莊糧鋪等事關百姓尋常生活的設施。

雲光公主問道:“這座城以後會有百姓居住?”

畢竟是建在鬼門上,這裡可不是什麼適合人常住的地方。

白尊者道:“殿下說笑了,鬼門之城怎麼能住生人。”

“生人?”雲光立即反應過來,問道:“難道這裡會是陰魂之所?”

白尊者點頭道:“正是。”

“以往我陰司勾魂,惡魂歸地府受罰,善魂卻無以處置,這些善魂若有心事未了,陰司替他瞭解,善魂往往就消散了,但也有善魂魂魄強健,不易消散,陰司不得不狠心將其打散,如今看來,難免有傷天和。”

“所以以後這類善魂會遷到此地存留,一則以示天恩,一則勸善懲惡,這些善魂遷來此城,其親眷或有欲來相會的,也可以在此暫住,不免需要些維生之物,所以城中攝有各類設施。”

三位法身與公主跟隨白尊者,聽他講述後,心中都有些複雜。

陰司在陽世建城,這項措施影響極為深遠,以往陰司隻在普通人想象之中,

誰也不曾真正見過,哪怕有城隍廟這個聯絡點,終究不真切,可如今世間忽然有了座鬼城,飄渺的陰司頓時實質化。

可以想象,自今日後,陰司信仰又會大大加強,恐怕會有徹底淩駕眾神靈信仰之上的勢頭。

可是他們又不能說什麼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畢竟腳下就是超級鬼門,除了陰司,誰也沒辦法解決這個麻煩。

漸漸地越來越多人湧進城中,人們到處遊走,白尊者方纔的話傳得到處都是,所有人頓時紛紛議論起來,他們都明白此舉會有什麼樣的影響。

白尊者並不在意自己的話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,繼續帶著四人往城中走去,最後走到一座高峻的寶塔前面。

寶塔位於城中心,共一十三層,頂端幾欲通天,顯然是這座鬼城最重要的地方。

白尊者帶眾人走了進去,卻見裡面有許多塑像,正對門是閻君像,閻君頭頂直達十三層寶塔頂端。

兩側是黑白尊者,九獄獄監,四壁則密密麻麻是各府城隍。

眾人視線隻在閻君及陰司眾神塑像略掃一眼,就將視線集中在正中的一尊正常人高的雕像上,這尊雕像衣著似尋常書生,一手背在身後,一手在身前托舉,好像手中有什麼事物,待看其臉面,卻見並無五官,平滑如鏡。

與其他塑像的高度相比,眼前的這尊可謂極不起眼,可它卻在大廳正中央,而且其他的塑像,眼光隱隱集中在這尊雕像上。

李子厚眼光一凝,問道:“白尊者,中間這尊雕像,不知是哪位尊神?”

白尊者笑道:“此神法術玄妙,神通廣大,乃閻君之友,實非我等所知。”

閻君之友?

四人驚疑地互相看看,都有些難以置信,天地間何時出現了這樣一尊神靈,若有這個等級的神靈出世,天地必有異象,怎麼可能寂寂無名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