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大週一百二十三府,外加神京,共一百二十四位城皇,全都聚集在之前陳元面見閻君的地方,外加黑白兩位尊者。

三位法身,一百二十三位頂級法相聚集在一塊兒,哪怕儘力收斂,其氣勢仍舊凝重到如同實質,姬瀟瀟隻覺得自己呼吸困難,隨時都有可能暈厥過去,不得已隻好縮在陳元身後,悄悄地探頭向前面看去。

早就知道陰司實力恐怖,可親眼見到這麼多法身法相聚在一起,她還是一陣陣的驚悚,而且她知道,這還不是陰司的全部實力,九個大煉獄,獄監都是頂峰法相,獄監下有二位獄守,也是法相中的佼佼者。

這些神靈聚在一起,沒有任何一個人間勢力可以匹敵,就算人間三教合力,也不過略強些。

幸虧陰司是依附人間存在的勢力,天然與人類相親,而不可能與人類為敵,要不然人間王朝首先就要擔心陰司的存在了。

白尊者走上前來,問道:“陳先生,所有城皇都到了,你有什麼安排?”

一時間一百二十幾位高手把視線集中在陳元身上,讓他也不由得渾身一緊。

這種壓力真不是誰都能承受的!

陳元神庭中,元始法相睜開法眼,在眾城皇和黑白尊者身上一掃而過,立即驅散眾神威嚴。

陳元身上輕鬆,笑道:“諸位不要動,看我施為就好。”

他利用元始法眼往眾城皇身上看去,立即見到眾神身上象征神道的金色絲線。

陳元取出慶雲金燈,把燈火儘數摘出。

隨後他從眾城皇身上分彆出承接香火的因果,將其連接到燈火之上。

這番操作極為繁難,先是從諸多因果中把香火因果分彆出來,隨後是將其與燈火相連,而不是被燈火燒斷,陳元試驗多次,這才成功,等將一百二十四位城皇的因果儘數嫁接過來,又過去整整三天。

以陳元如今的修為,也已經疲累到極點。

最後他調動元始法相,回因朔果,眾神明立即發覺,整個大周疆域,所有香火都向這朵燈火彙聚。

所有神靈都不由得露出驚容,連腳下大地也微微顫抖起來,顯然以閻君的修為,以及悠悠無儘的壽命,也不曾遇到這種事。

“尊神,”陳元叫道:“鎮壓西川鬼門需要天下多少香火?”

“三成足矣!”

閻君喜道。

陳元盤膝坐在燈火前面,閉目精神,下一刻心神回到神庭,他心神沒在神庭停留,而是立即融入元始法相之中。

元始法相澹漠的眸子睜開,看著眼前的混沌。

陳元在心中沉吟著。

當初元始法相圓滿,他想要將法相顯化出來,卻發現這個世界還沒做好準備迎接這個級彆的神靈,而他的修為也不足以支撐這樣一尊法相去對抗這個世界的壓力,如今元始法相已經二十五丈,不知道是不是夠格了。

沉思良久,陳元決定還是保守一點,隻是稍微擾動因果,不需要元始天尊徹底顯化。

他定下主意,當下不在猶豫,彷佛玉石凋成的大手向前指去,眼前混沌好似在恐懼,紛紛散去,給大手讓出一條通道。

陰司。

陳元頭頂虛空忽然裂開一道縫隙,一隻白玉大手從裡面緩緩伸出。

世間一切因果,彷佛眾川歸海,不自主地要向這隻手收束,任它撥弄調配。

諸果之因!

陳元身上壓力劇增,身體發出幾聲哀鳴,幾乎要崩裂開。

果然,他現在的修為還遠不能承受諸果之因的壓力!

不過好在他的身體沒有真的崩解,隻是探出一隻手,他還承受的住。

陳元控製著玉手點向燈火上的眾多因果線。

彙聚過來的香火漸漸被截斷,隻留下三成在燈火裡。

陰司眾神看著頭頂的大手,心中升起一種彷佛凡人見到神靈的敬畏感,這是一種生命層次上巨大差距導致的敬畏。

眾神心中駭然,立即意識到什麼。

陰司眾神沒有自己的道,他們的道就是閻君的道,他們的境界是分享的閻君的道境,所以從品級上講,他們哪怕遇見人間那三位,也不會有絲毫弱勢,因為他們的道並沒有高過閻君。

可此時他們卻生起了這種感覺,這隻有一個原因,世間出現了一種遠超閻君的無上道。

怎麼可能!

眾神前面的大山搖動起來,很快山石滾落,從中顯露出一張巨大而威嚴的面孔,正是閻君的本相。

閻君睜開眼睛,直視著近在眼前的玉手。

是他!

這就是她在陳元身上感受到的那個神秘法相的道意,

她在這個道意中感受到境界的極限,一切的終點,萬物的起始。

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玉手,想要參悟這股道意,哪怕從其濤濤大海中舀一勺出來也好,可是這股道意玄之又玄,縹縹緲緲,讓人看了彷佛得到一切,卻又毫無所得。

連閻君也不由得心中無奈,世間的一切都可以努力獲取,唯獨道之一字,努力不得,越努力越遠,緣分不到,境界不到,怎麼樣都是無可奈何。

怎麼回事?

雲門山巔,趙道玄疑惑地看向雲深處,剛纔他似乎感應到一種道意出現在天地間。

整個人間,他和無方,朱自然三人已經是站在道的終點上,前方已無路,他們三人都想要把這條路再往前推進幾步,可始終沒有成功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近些年他另辟蹊徑,似乎找到些眉目,可前路在哪,仍舊混混沌沌。

可就在剛纔,他分明感受到,有一股道意出現在目力所及的範圍以外,那股道意不是他眼下要尋找的前路,而是比他要尋找的路還要高遠的多。

世間真有這樣的道嗎?

又或者他用心太甚,竟然產生了錯覺?

身後傳來腳步聲,院監李子厚走了上來:“掌門師兄,丁鋒下山去了。”

趙道玄道:“讓他去吧,這道坎要他自己過,誰也幫不了他。”

李子厚歎息一聲。

丁鋒雖然是掌門師兄的徒弟,可一向與他感情深厚,看到他現在道境受阻,他也是從心裡為他難受。

“掌門師兄可算出那妖猴跟腳?”

李子厚恨聲道。

也是怪了,莫名其妙就鑽出來一個頂級法相,連丁鋒的真武法相都被打得沒有還手之力。

這天下是怎麼了?

趙道玄搖搖頭:“我用紫玉換李匹夫起了一卦,那妖猴天機混沌,無可測度,恐怕是有什麼遮掩天機的秘法。”

李子厚眉頭微皺,連李匹夫都算不出,那妖猴來曆果然大有問題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晚上有事,今天的提前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