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總算知道為什麼不能下海尋人了,這無邊無際的黑水,怎麼可能尋的到。

他不禁搖頭感歎,人間真可以算是處於火山口上,不知道什麼時候,幽冥爆發,就將人間整個掀翻了。

這麼想想,上面的那些狡計奇謀,蠅營狗苟,乃至王朝變換,人妖大防,真又算不得什麼了。

思量片刻,陳元手一招,慶雲金燈遠遠飛來。

姬瀟瀟正戰戰兢兢,鵪鶉一樣縮身在曹先生身側,忽見金燈飛走,幽冥氣侵襲而來,整個人像是赤身行於冰雪之中,寒意入骨,不由得大驚失色,不知道陳元出了什麼狀況,隻當自己終於逃脫不了必死的命運。

緊接著卻見山巔忽然升起一輪太陽,把一切寒意驅散,讓她彷佛立即回到陽間般安心。

陳元把金燈威能儘情施展,寶光立時照徹九幽,陰司眾神抬頭仰望,隻覺體內糾結纏繞的幽冥氣在一點點消散,眾冤魂也彷佛業消災免,得大解脫,一時間大眾全都頂禮匍匐,拜謝不儘。

寶光躍出陰司範圍,照進幽冥海,黑水滔天而起,怒吼不止,似乎要把閻君神體徹底撲倒,閻君施展神威,挺立海中,不為所動。

陳元第一次把慶雲金燈全力施展,以前在城皇廟為眾人祛除幽冥氣,總是儘力收斂,要不然那些陰差難以承受金燈威力,如今在陰司,有閻君護持,再也不許顧忌。

他感覺元始法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。

一直過了近一個時辰,燈油耗儘,燈火收斂,陰司重新變成之前昏慘慘的樣子。

陳元內視神庭,隻見元始法相暴漲了十丈,已經達到了二十五丈。

“陳先生果然神通廣大,陰司上下永不忘先生大德。”

閻君鄭重道。

以修為論,一萬個陳元也比不上閻君,可面對慶雲金燈的寶光,閻君這樣的神靈也抑製不住地心生敬畏。

這是個潛力無限的法相,一旦成長起來,恐怕能達到亙古未有的高度,說不定到時候陰司的劫難可以徹底消除。

“尊神太客氣了,”陳元道:“以後每過半年我必赴陰司,為陰司眾神祛除幽冥氣,也算是我為天地出一份力吧。”

“大善!”

陳元從山上,或者說,從閻君的頭頂走下來。

姬瀟瀟遠遠地迎上去,問道:“剛纔那上面是你?”

她心中震驚到難以置信,她不是那種沒見過世面的尋常女子,平生所見所聞的年輕高手不知多少,眼前這人看上去不過二十幾歲,可剛纔那動靜,簡直強到沒邊,這人到底是誰?

陳元隻是笑笑,對後面跟上來的曹先生道:“閻君尊神功德大矣!”

曹先生道:“既受人間香火,自當如此。”

姬瀟瀟眨眨眼睛,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。

過了片刻,從下面飄飄蕩蕩上來一個人影。

等行得近了,陳元這纔看清,來人頭頂高髻,身著白色長袍,袍子下面空空蕩蕩,沒有雙腳,淩空飄行。

來人到陳元面前,恭敬地深揖下去:“陳先生大德!”

曹先生介紹道:“這位是白尊者。”

陳元心中早有猜測,黑白兩位尊者是閻君左右臂膀,陰司實際處理事務的人。

他不敢托大,回禮道:“白尊者過譽了,隻是儘自己一份心而已。”

兩人寒暄一陣,白尊者轉向閻君行禮道:“回稟君上,西川鬼門今日擴張九十八丈,比昨日增加近十丈。”

陳元在旁聽得心驚,一天增長九十八丈,這速度可不慢啊,而且看樣子速度還在每天增加。

閻君沉默一會兒,說道:“知道了。”

白尊者正要返回,陳元問道:“對於西川鬼門,閻君尊神可有處置之法?”

白尊者道:“陰司也沒什麼辦法,對鬼門,為今之計隻有用人間香火壓製,除此之外彆無他法,西川鬼門規模龐大,即便窮西川全省香火也難以成功。”

陳元問道:“那可否用其他地域的香火?”

白尊者搖頭道:“各地城皇廟都有其確定區域,香火各自歸往當地城皇廟,難以互通。”

陳元想一想立即明白過來,信眾祈禱都是向各自城皇祈禱,各自城皇也都是迴應各自區域的信眾,對於區域之外,城皇廟沒有感應與迴應之力,香火自然無法通達。

他在心中默默思索,

看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,過了半晌,他心中一動,說道:“閻君尊神,白尊者,我或許有辦法讓各地城皇廟香火互通,共同去鎮壓西川鬼門。”

白尊者愣住了。

真的假的,幾千年來可從沒聽說這種事?

閻君問道:“是何方法?”

陳元道:“我也不能保證一定成功,閻君尊神不妨通知各地城皇於三天後來此集合,我需要先試驗試驗。”

這三天他需要把慶雲金燈的燈油恢複,www.shu.com把金燈重新點燃。

閻君道:“這好說,我立即召他們回來,如果陳先生試驗成功,可算是解了陰司一大難。”

當下閻君發令,白尊者執行,通知大周各府城皇速歸陰司。

陳元轉向曹先生道:“曹先生,勞煩你先把這位黃姑娘送回青州省。”

“不要,”姬瀟瀟脫口道:“也不著急,過幾天再回去也不晚。”

陳元狐疑地看著她,說道:“你剛纔不還怕得了不得?”

姬瀟瀟笑道:“怕歸怕,好不容易來次陰司,就這麼回去豈不虧了,反正跟在你身邊也沒有危險,我還不如在陰司多呆幾天,到處走走看看,也是種奇特經曆。”

最重要的是,陰司明顯要有大事發生,她剛纔可是聽說了,眼前這年輕人隻是一句話,閻君立即召回大周各府城皇,這是何等威勢,她要是不親眼看看,以後肯定後悔。

而且,這事好像涉及西川省的鬼門,她知道皇姑姑這陣子一直在為西川鬼門發愁,她在這裡多探聽些訊息,以後也好讓皇姑姑有所準備。

陳元見她執意留下,也不強求,就任她每天跟在自己身邊,如此過了三天,金燈中燈油終於慢慢恢複,燈光也重新點燃。

這一天,連同各地城皇廟的廣場上霞光陣陣,各地城皇接連趕到,都向上面聚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