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姬瀟瀟嚇了一跳,連忙收斂裙襬,小腿併攏,輕輕巧巧地坐了下來,一邊偷偷地四處看去,隻見到處都是愁雲濁霧,天地一片昏沉,和傳說中的陰司一般無二,她立即信了陳元的說法,此地真是陰司。

陳元見她生機復甦,於是取出慶元金燈,將燈火儘力壓製到最小,放在姬瀟瀟頭上。

燈光撒在身上,姬瀟瀟感覺身上徹骨的寒意和沉重,一點點被消解,她心中安定了些,問道:“人不是死後纔會入陰司嗎,既然我還沒死,為什麼來了這裡?”

“這也是我要問你的,”陳元道:“你怎麼從鬼門掉下來的,和你同來的書生,你可認識?”

姬瀟瀟搖搖頭,說道:“不認識,我本是青州人士,一個和尚還有一個書生忽然冒出來把我劫了去,後來我就暈過去了,再後來我就見到你了。”

陳元心想那個和尚應該就是玄甲妖僧了,這女子竟然是玄甲親自捉去的,身份必定不一般。

陳元問道:“還沒請教姑娘芳名。”

姬瀟瀟心中一動,答道:“我叫黃曉曉,家父是青州巡撫黃耽。”

雖說陰司之人應該不至於會害她,但防人之心不可無,她還是隱瞞了自己的身份,皇室血脈有時候反而是個缺點,她不能不時刻注意。

原來是巡撫之女。

陳元心想,玄甲八成是想拿她要挾黃耽,隻是不知道為何,竟然掉進了鬼門裡。

這麼說,這姑孃的確不認識林源,更不可能知道他的訊息了。

他正想著,姬瀟瀟忽然伸手在他臉上捏了一下。

“乾什麼?”

陳元不悅道。

“熱的,”姬瀟瀟高興道:“你是活人?”

“我當然是活人。”

“你也是從鬼門掉下來的?”

陳元笑道:“我和你可不一樣,我是被陰司邀請來的。”

“你真厲害!”姬瀟瀟由衷讚歎道:“那等會兒你走的時候,可不可以和陰司說說情,把我也放出去?”

“姑娘這是哪裡話,”曹先生插話道:“你是活人而非陰魂,等會兒陳先生給你祛除了幽冥氣,陰司自然會派人將你送回去。”

姬瀟瀟看了曹先生一眼,見他一副書生打扮,問道:“你也是活人?”

“不,我是城皇。”

姬瀟瀟吃了一驚,連忙躲到陳元身後。

“怎麼,”陳元奇道:“你害怕城皇?”

姬瀟瀟點點頭,說道:“在我很小的時候,就有人給我算了一命,說我活不過二十歲,從那時候起我就一直害怕陰使來把我魂魄勾走,連做噩夢都常夢到他們。”

說到這裡她忽然心中一動。

李宗師說她二十歲以前,命中會有一大劫難,是個有死無生之局,如今看來,這一次豈不就是他說的劫難,畢竟連陰司都進了,總不能還有什麼更大的劫難了吧。

可是這次劫難,她卻仰仗著眼前這人得以活命,莫非他就是皇姑姑所說的命外之人?

命定要死的人和無命之人,感覺上還挺配的,姬瀟瀟莫明地想道,一邊古怪地看了陳元一眼。

陳元不知她心中念頭,安慰道:“放心吧,曹先生說會放你回去,就絕不會食言。”

姬瀟瀟既然不能提供林源的訊息,陳元也沒心思再和她多說,問道:“尊神,那林源既然掉進幽冥海,可否請尊神派人搜查一番?”

姬瀟瀟見他忽然對著空山講話,還當他有什麼怪癖,心中正自驚訝,忽然一個縹縹緲緲的聲音傳過來,嚇了她一跳。

“陳先生不知我幽冥真相,故能有此想法。”

閻君道。

“幽冥真相?”

“陳先生還請登山一觀。”

閻君道。

陳元舉步要往山上去,姬瀟瀟忽然抓住他的手,急道:“我也要去!”

讓她一個人留在原地,旁邊就是陰差,她哪裡有這個膽子。

陳元眉頭微皺,看向曹先生道:“曹先生同去?”

曹先生笑著搖搖頭:“小神不敢僭越。”

陳元心中瞭然,這座山或許就是閻君本體,曹先生身為城皇,哪裡敢登上這座山。

他轉向姬瀟瀟,鄭重道:“黃姑娘,你就在這裡等著,曹先生是個好神,他不會害你,你儘管放心,等會兒我下來後,就請曹先生送你回去。”

閻君邀他上山這是對他看重,不代表他就可以隨意帶人攀上閻君本體,

彆人對他看重,他就更不應該輕慢人家。

姬瀟瀟見他說得鄭重,不情願地鬆開陳元的手,她看了曹先生一眼,委屈道:“那你可快點下來。”

陳元點點頭,轉身向山上走去,以他的腳程,一直走了近一個時辰這才登上山頂。

他站在山頂四處看去,視線被黑霧限製得嚴重,什麼都看不清,他心中納悶,不知道閻君想要他看什麼。

忽然他感覺到有一股神韻從腳下生起,這股神韻依附在他身上,他的視線一下子打開了,他好像不是用肉眼在觀看,而是用一雙無處不在的眼睛。

陳元心中恍然,知道閻君這是把自己的眼界分享給他了。UU看書 www.kanshu.com

他在一瞬間遍觀陰司,從腳下這座山,到下面以森羅殿為首的諸多殿堂,再到下面的九大煉獄和十八小煉獄,其中有幾千獄卒,獄守,獄監,以及數不清正受酷刑的陰魂。

陳元眉頭緊緊皺起,他看到九大煉獄按從上到下排列,其中最下面的煉獄已經儘數被黑水淹沒,廢棄不用。

他把視線向外擴展,隻見到處都是這種黑水,無邊無際,即便他擁有閻君的視線,也無法窮儘這幽冥海的範圍,陰司彷佛是這無邊無際幽冥海上的孤島。

從第九煉獄已經被吞沒的情況看,幽冥海還在不斷上漲。

陳元把視線從幽冥海收回來,繼續觀看陰司,忽然心中一涼。

他發現整個陰司彷佛是個人形,他剛到陰司時候的廣場在胸口位置,他以為是閻君本體的那座在是頭顱,而九座煉獄則在胸口以下。

陳元一瞬間寒毛倒豎,他立即明白過來,閻君的本體不是這座山,而是整個陰司。

整個幽冥其實就是無邊無際的幽冥海,以及孤零零挺立其中的閻君,其他的陰差不過是閻君元神的溢散,諸多宮殿和煉獄不過是閻君神體的構造。

閻君憑自身神威,把整個幽冥海壓製住,使其不至於衝破人間界限,吞噬了整個人間,可是眼看著閻君的壓製力也開始鬆弛,幽冥海的高度已經漫過她的腰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