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後生可畏啊!”

陳元正在疑惑,忽然一個聲音,縹縹緲緲,從旁邊傳過來。

陳元轉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卻隻見那座山峰,山峰直插入惡濁的空氣,讓人看不出它有多高,陰司之中沒有什麼植物,隻有一種奇異的鐵樹,因此山峰光禿禿的,上面看不到一個人影。

誰在說話?

陳元心中奇怪,半晌終於有了個念頭,他不敢相信地轉頭去看曹先生。

曹先生點點頭,指著眼前的高山說道:“這就是閻君大人。”

孃的,閻君是一座山?

這是怎麼說的?

陳元壓下心中的疑惑,躬身行禮道:“見過閻君尊神!”

“陳先生不用多禮。”

還是那個縹縹緲緲的聲音。

陳元緊盯著這座山,想看到底是哪裡在發出聲音,可是毫無發現,哪裡也沒有什麼動靜。

“先生二字愧不敢當,尊神折煞我也。”

陳元連忙道,在這位面前他可不敢托大,不說她亙古第一神的身份,就看眼前這不知幾千丈的高山,就足夠讓他頭皮發麻,要知道,巔峰的法相也不過四十五丈,這差距未免太大了些吧?

“陳先生不必過謙,”閻君道:“我活了不知多少年了,見過的天纔不計其數,像你這樣的卻還是頭一次見,身具二法相,其中一具無比玄妙,連我也無法窺視,對於這尊法相,我也不好托大。”

曹先生在旁聽著,心中不由得訝然,原來陳先生有兩具法相,其中一具他已經知道了,是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金猿,原來這還不是他的底線,真是可驚可怖!

陳元心中一緊,閻君竟然能直接看透他的神庭,這麼神嗎?

閻君笑道:“你不用緊張,陳先生你越強大,陰司隻有越高興,絕不會加害於你,隻是我既然能看出來,人間的那三位必然也可以,陳先生若想保守秘密,最好還是早做打算。”

陳元明白她說的是哪三位,當即稱謝道:“多謝尊神提醒。”

“尊神喚我來,據說是有林先生的訊息,可否請尊神詳細告知?”

閻君道:“前日我感應到西川省那處鬼門有人闖進來,我派白尊者前去檢視,發現來人是一男一女,那名女子已經暈過去,顯然是被男人挾持而來,男人就是陳先生要找的那位。”

“見到白尊者前去檢視,男人把女子拋過來阻擋,自己卻趁機跳進幽冥大海中,到現在也沒露蹤跡。”

林源跳進幽冥大海了?

陳元眉頭緊鎖,事情怎麼越發古怪起來。

幽冥大海是純幽冥氣的凝結,連陰司中人也不敢進入,這林源到底是圖的什麼,怎麼就跳了進去?

聽閻君方纔所說,林源是自己進來的,他闖進陰司就是為了跳進幽冥海尋死?

而且他不是被妖道捉去的嗎,怎麼和一夥妖魔搞到一起?

陳元想不通其中關竅,問道:“同來的那名女子何在,尊神可否請她出來,讓我問詢?”

閻君道:“正要拜托陳先生,那名女子危在旦夕,恐怕隻有你能救她性命了,曹爽。”

見閻君召喚,曹先生連忙往山上奔去。

陳元這纔看清,山腳下原來有個小石洞,曹先生跑進洞裡,很快搬出來一個人。

陳元心中好笑,暗道,這算不算是在閻君身上鑿洞。

曹先生把人放在陳元面前的地上,陳元往她臉上看去,隻見這是一個約摸十歲的姑娘,身材細條,臉圓圓的,平日裡應該古靈精怪的,雖然此時禁閉雙目,臉色鐵青,上面仍殘留著幾分機靈。

“這是怎麼就?”

陳元問道。

曹先生道:“這位姑娘修為未到法相,進入陰司,幽冥氣侵入體內,若不祛除,恐怕性命難保。”

曹先生暗歎這姑娘運氣好,如果放在以前,這種情況已經可以宣佈死亡了,幽冥氣入體,誰也沒辦法,陰司中的這些陰差自己都還被這個糾纏呢。

偏偏這幾年出了個陳先生。

陳元蹲下來,伸手在女子臉上輕輕拍打兩下。

姬瀟瀟模模湖湖感覺有人在摸自己的臉,她努力把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,隱隱約約看到天色已經黑了,前面蹲著個男人,很快她又支撐不住,昏迷過去。

情況有點嚴重啊。

陳元眉頭一皺,他伸手去探女子脈門,觸手處卻覺她手腕冰涼僵硬,

彷佛已經死去一般。

曹先生道:“是不是先給她祛除幽冥氣?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她自身的生氣,陽氣受幽冥氣壓迫,潛縮體內,陰氣則凝聚體表,現在直接祛除幽冥氣,陰盛陽衰,生機不暢,活不了的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陳元想了想,將體內肝臟中的先天木氣運於雙掌,很快雙掌生起熱氣。

他把除下女子鞋襪,見她一對纖小的腳丫已經變成陰氣和幽冥氣混雜的青色,人身生氣之退縮,首先自腳開始。

陳元輕輕按揉女子腳心湧泉穴, www.uukanshu.com一邊將木氣渡進去,女子渾身脈絡僵滯,木氣難以上行,陳元隻好繼續替她揉按。

過了近一刻鐘,女子腳心回暖,由僵硬變得柔軟,青色退去,重新變得白嫩。

眼見方法奏效,陳元心中鬆了口氣,繼續按揉了片刻,卻見她腳趾忽然用力捲起,腿也下意識往回收,好像癢得受不住了。

陳元轉頭看去,卻見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。

體內氣血開始流通,姬瀟瀟早就醒了過來,感覺到自己的雙腳被人捉在手裡,她心中羞澀,本來想裝作還沒醒過來,可是她平時是最怕癢的,兩隻腳根本不由她控製,不自覺就動了起來,結果驚動了陳元。

陳元先是下意識轉頭去看,見姬瀟瀟醒了過來,忽然又把頭撇到一旁,暗中運起變化神通,給自己換了副最普通不過的面容,這才重新轉過頭來,問道:“醒了?”

姬瀟瀟心中疑惑,感覺這副面容好像和剛纔的不一樣,她以為是自己感覺錯了,也不深究,問道:“這是哪啊?”

陳元道:“這是陰司。”

“啊!”

姬瀟瀟發出一聲驚叫,翻身爬了起來,問道:“我死了?!”

“現在還沒有,”陳元道:“不過,如果你繼續大驚小怪,不老老實實坐下讓我給你祛除幽冥氣,很快你就會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