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跟著青兒從知府衙門離開後,沒再遇到麻煩。

畢竟方塘為難他是假,想要向白無雙表態是真,既然公主府上都出面了,沒必要盯著陳元這個小人物,查案纔是正經。

可是幾天過去了,案情沒有半點進展。

方塘親上城隍廟拜訪,向曹先生打聽情況。

城隍廟因為身有神職,因此對天地間的元氣變動極為敏感,如果有誰能瞭解當天發生的事,那非城隍莫屬。

可是據城隍所說,祂當天趕到的時候,凶手早就離去。

毫無收穫,方塘隻好悻悻離去,案件進入了死衚衕。

這些對陳元都沒什麼影響,他就是平靜當差,每天花大把時間鞏固自己的修為。

五天後局勢忽然緊張起來,除妖司更是如臨大敵。

據說西川省發生大變,雲光公主在鬼門旁重傷玄甲妖僧,斬殺魔崖山兩名大妖,其中還包括魔崖山三**身之下最巔峰的鹿永壽。

這是魔崖山幾百年來未有過的損失。

一時間兩族氣氛凝重,朝廷增派了不少高手去十萬大山外面守衛,頗有些大戰在即的感覺。

其他各省府州縣的除妖司也緊張起來,因為擔心各地妖魔乘機作亂,連陳元也不得不每天守在衙門裡,沒事的時候也不能擅自離開了。

連金羽凡和三個總旗,也恨不得天天到處檢視,免得什麼地方出了疏漏。

畢竟雲州府和彆處不同,這裡剛出現過一尊不知名的金猿,誰知道祂會不會再出現。

陳元偶爾遇到金羽凡,見他眉頭緊鎖,唉聲歎氣,口中經常掛著的話就是,世道要亂了。

陳元也拿不準世道會不會亂,不過眼下看來,似乎和他關係不大。

這天夜晚他盤膝坐在床上,運了幾遍功法,正要睡覺,忽然心中一動,看向外面,笑道:“老慶,好久不見了,今天怎麼有空過來?”

慶無賞從外面走進來,臉色有些凝重,說道:“陳先生,曹大人請您務必過去一趟。”

陳元道:“可是出了什麼事?”

慶無賞道:“您之前讓我們關注的那人出現了。”

“出現了?”陳元一怔,忽然反應過來,問道:“林源先生?”

慶無賞點點頭,說道:“沒錯,還是先去城隍廟,曹大人親自和您說吧。”

陳元也不耽擱,急忙隨慶無賞去了城隍廟。

廟中還是沒什麼人,隻有寥寥幾個鬼差。

“陳先生,你讓我們打聽的那人有訊息了!”

隔著老遠,曹先生就沉聲道。

陳元心中一喜,問道:“他在哪?”

曹先生道:“在幽冥。”

陳元驚道:“他死了?!”

曹先生搖搖頭,說道:“前天從西川省鬼門掉下兩個人來,一男一女,其中那男的和陳先生要找的那人模樣相同。”

從西川省鬼門掉下去的?

陳元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,那邊不是妖魔在鬨事嗎,怎麼和林源有關係了,林源是被閻君教捉去的。

“那林先生現在在陰司手中?”

陳元問道。

曹先生歎了口氣,說道:“事情有些複雜,不知陳先生可願與我去陰司一趟,到時候先生自會知道詳情。”

陳元想了想,點頭道:“好,我和你走一趟。”

他和陰司也是老交情了,多少能信得過他們,而且他現在實力大進,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。

曹先生大喜,可算把陳先生勸動了。

他忙不迭起身,引著陳元往後殿走去。

所謂後殿,隻是一個四麪灰白牆壁的小石室,牆壁上列著各種猙獰浮雕。

室內地下是一個小池,裡面漆黑如墨,惡濁之氣在池中沸騰,想要衝出來,卻被池面上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擋住。

“這就是雲州府城隍廟的鬼門,下面就是陰司,先生請隨我來。”

曹先生說道,隨即向前邁出一步,慢慢沒入池中。

陳元沒有猶豫,跟著邁了進去。

先是一陣光怪陸離,片刻後他身體一震,感覺自己雙腳落地,隨後視線恢複。

他出現在一個大廣場上,廣場上密密麻麻分佈著百多個石門,他身後也有個石門,看上去,他剛纔就是由這道石門走出來的。

陳元猜測,這些石門後面聯通的就是大週一百二十三府城隍廟。

他抬頭看看天,發現上面並沒有什麼天,隻是黑漆漆一片,好似遠無至極,卻又時刻會傾倒下來。

周圍是滾滾愁雲慘霧,視線極不開闊,鼻中嗅到的是火辣辣煙火味。

這環境可真夠嗆!

等陳元把周圍都看過了,曹先生這才說道:“陳先生,快隨我去見閻君大人吧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,連忙整肅自己的衣裳,跟著曹先生往前走去。

閻君是這世界最古老,香火最旺盛的神靈,僅以修為而論,比陽間的那三位巨頭還要強盛幾分,

對這種存在,他也要給出充分的敬重。

曹先生帶陳元走出廣場,眼前出現一條白玉長橋,這橋十分陡斜,引二人往上攀登。

曹先生介紹道:“這是上行橋,各地城隍廟所捉冤魂,經此橋上行,被領去森羅殿,用搜魂法觀其一生罪孽,定罪後,再通過另外一條下行橋打入各獄受罰。”

陳元頗有興致的點點頭,UU看書 uukanshu.com他一直也對陰司很有興趣,能來一趟,恨不能到處都看看。

聽曹先生說完,陳元笑道:“一過此橋,前生無可奈何,倒不如叫奈何橋。”

曹先生一怔,笑道:“到底是讀書人,這個名字不錯,改日我報給閻君大人定奪。”

這條上行橋不知有多少裡長遠,陳元跟著曹先生一直攀爬,竟然始終保持向上的勢頭,看來這陰司的地勢十分高峻。

大概走了兩刻鐘,二人這才下了橋,眼前竟還是一直向上的路,路上有各地陰差,各自押著拘來的冤魂,這些冤魂或者淒淒慘慘,或者憤憤不平,或哀嚎,或怒吼,盈耳處一片慘淡。

偶或遇到想逃脫的冤魂,陰使就用勾魂索鎖住,一頓飽打。

陳元也不言語,默默地四處打量,一邊跟著曹先生往上走。

這一路往上,濁氣慢慢變淡,他四處看去,看到許多殿堂,樓閣,川澤,以及四處分佈著的,鐵一樣的樹木。

忽然曹先生指著遠方一處大殿,說道:“陳先生,那裡就是森羅殿。”

陳元心中驚訝,原來森羅殿並不是在最高處的。

他奇道:“閻君不在森羅殿?”

曹先生笑笑:“在森羅殿處理事務的是黑白二位尊者,閻君不在森羅殿。”

陳元暗道,看來和前世傳說中的地府很不同。

二人繼續上行,陰司中難辨時辰,也不知過了多久,終於到一山前。

曹先生道:“陳先生,到了。”

到了?

陳元奇怪道:“閻君尊神在哪,怎不帶我覲見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