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雲光公主的話斬釘截鐵,反而讓鹿永壽愣住了。

他早就知道雲光公主的處境,她面對嚴清的蠶食,已經是節節敗退,若是和魔崖山再起衝突,妖魔出動,造成些險惡後果,都能被算到雲光公主頭上,到時候嚴清立即就能抓住機會把公主黨打倒。

正因如此,他纔敢說出宣戰的話,他料定雲光公主不敢接茬,可她偏偏就強硬起來了,這是怎麼回事?

眼見鹿永壽有些遊移不定,雲光公主心中冷笑。

真當她柔弱可欺嗎?

魔崖山頂峰力量就三個法身,不過是仗著十萬大山地形複雜,外加六魔生前的佈置,這才苟延殘喘,也配向人類宣戰?

若非人類皇朝和仙佛互相提防,妖魔未必能在十萬大山存身。

“鹿永壽,”雲光道:“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告訴本宮,你們到此地做什麼!”

“膽敢隱瞞,就當你蓄謀侵犯大周疆土,立即開戰!”

鹿永壽一時被震懾住了,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。

雙方局勢正緊張,急促的馬蹄聲從身後傳來。

來人是哨所的一名百戶,見面回到雲光公主身前,急道:“稟報公主,青州省傳來訊息,公主行宮遇襲,安詳郡主被人擄去了!”

雲光公主渾身一震,眼中閃著寒光:“是妖魔做的?為什麼沒有預警?”

公主行宮自然有探測妖魔氣息的機關,裡面的姬瀟瀟接到預警,完全有機會在侍衛護衛下撤離,怎麼可能被人捉去?

百戶道:“不是妖魔,是玄甲,還有另外一個人類法相,所以纔沒被預警探查到。”

原來是他!

雲光公主立即明白妖魔們的打算,鹿永壽等妖魔逼近十萬大山,就是為的把她吸引過來,從而給玄甲創造機會,捉到瀟瀟。

至於他們為什麼要捉瀟瀟,嗬,他們知道雲光不可能因為瀟瀟,而在國家大事上妥協,那麼隻有一個原因。

他們想要藉助瀟瀟通過鬼門的封印。

皇室先天精金之槍的氣息,與儒門大宗師氣息自古相連屬,因為雲光的寵愛,姬瀟瀟自小被賜下先天精金之槍的修煉法門,自然可以藉助她的氣息通過大宗師手杖的封鎖。

妖魔是想往鬼門裡送東西!

不管是什麼東西,總之絕不會有好結果。

雲光公主一瞬間想明白其中關竅,立即轉身道:“快回鬼門!”

“公主既然來了,不賜教兩招,豈不失禮。”

隨著鹿永壽緩緩起身,一大片陰影投了下來。

其他的大妖也各自放出自己的氣息,逼近過來。

“殿下速回,屬下等攔住他們!”

黃耽叫道。

雲光公主毫不扭捏,騰空往鬼門方向飛去。

鹿永壽身邊的大蟒早就睜著森然的眼睛,暗中窺伺著雲光公主,見她騰空而起,盤卷在山上的身體猛地收緊,把山頭碾得粉碎,隨即蟒頭飛速彈出去,張開巨口,竟然把雲光咬到嘴裡。

雲光公主早聽到身後的動靜,及時伸出手來,頂住巨蟒的上顎,整個人彷彿一隻玉釘,紮在巨蟒口中,讓它半點無法閉嘴。

巨蟒見奈何她不得,眼中流露出惱怒神色,忽然上半身直立而起,從口中噴出一股黑霧。

黑霧頓時籠罩了周邊的空氣,一時間飛鳥傾跌,草木枯萎,惡臭氣味四散開來。

黑霧還沒散開,忽然一道金光從裡面竄出,向鬼門方向疾飛過去,竟然是一隻金色的繭,雲光公主不知用什麼把自己封在一隻金繭裡面,徹底隔絕了巨蟒的毒霧。

她不和巨蟒糾纏,全速往鬼門飛去,巨蟒不依不饒,逶迤著跟了上來,近百丈的身軀,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溝壑。

幾十裡路轉瞬即逝。

雲光公主隻用了片刻功夫就到了鬼門,金繭散開,化成漫天金線,這是她法相的新變化,剛極生柔後,她的先天精金之槍化成了這繞指柔的金絲。

隔著老遠,雲光公主就見到千戶黃覺正駕馭赤金槍法相和人對戰,對手的法相好似僧人,卻穿著漆黑的僧袍,袍子上點綴的並不是珠寶盛景,而是說不儘的人間**,以及道不完的苦痛,上面畫著諸多景象,畫的是人間的綺麗與地獄的慘苦,可驚訝的是,在地獄中,掌刑的卻是惡人,受苦的反是良善。

這件僧袍時而發出靡靡之音,時而又發出哀嚎,讓人聽了不由得心旌神搖,哨所裡的普通官兵修為低下,魔音灌惱,頓時無法自持,互相廝殺起來,即便是黃覺,也覺得一陣陣氣浮心燥,明明他境界要高過對方,卻隻能防守,幾次落入險境。

雲光心道,這應該就是玄甲了,聽說他成就了魔佛法相,看來果然不虛。

她身周金絲變幻,化成一架琴,雲光素手拂過,琴聲鏗鏘,立即把玄甲的魔音隔斷。

官兵們回過神來,原本的千多人,如今隻剩下不到一半,

活著的這些人,手中都浸染著同袍的血,一時間幾乎痛死。

“退出十裡,整頓待命!”

雲光喝道。

眾官兵聽到公主命令,立即驅散心中傷痛,全速向外面奔去。

另一邊,玄甲見到雲光到來,不敢戀戰,轉身向鬼門飛去。

魔佛法相雖然不凡,雲光的傳承卻也絕不稍弱,有陳元傳授口訣加持,品級更是有小提升,再加以她境界遠超玄甲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身子隻是一晃,立即拉近了兩人的距離,眼見就要追到玄甲身後。

忽然從斜側闖過來一條巨蟒,攔在二人之間。

魔佛法相距離鬼門就隻有二裡路,呼吸間就能趕到。

雲光心中著急,身邊的金絲鋪天蓋地生長出去,把巨蟒纏了一個嚴實。

巨蟒不肯就範,兀自竭力掙紮,雲光搬運內息,金絲頓時顫動起來,越收越緊,巨蟒一身鱗片被儘數剝落,滿是妖氣與生機的妖血滴落下去。

巨蟒嚎叫不已,雲光把金絲收回,心念一動,金絲化成一支神槍,從巨蟒頭頂直插下去,把巨蟒釘在了地上。

雲光不理會巨蟒,抽身就往魔佛追去。

可此時哪裡還來得及,就見魔佛手一揚,從他袖子裡飛出一個人,這人衣衫破爛,看樣子像是個書生,這書生手裡還提著個人,卻不是姬瀟瀟還是誰。

書生提著姬瀟瀟,順著魔佛拋擲的力道,直接飛進鬼門的範圍,竟然半點沒受阻礙,兩人向下面的幽冥墜去,眨眼間不見了蹤影。

雲光公主心口一悶,幾乎無法自持,差點從空中掉落下來。

自從李宗師給瀟瀟算命,說她活不過二十歲,她就一直把瀟瀟帶在身邊,想要親自看護她。

這些年來,她一直在想可能危及瀟瀟性命的是什麼,然後把能想到的威脅全部掃除,沒想到竟然應在今天!

以瀟瀟的修為,落到幽冥,哪裡還有活路!

雲光心中生起怒火,冷眼看向魔佛。

玄甲心中一突,暗道不好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