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蛛網上粘著一隻蒼蠅。

陳元通過琉璃盞的燈光去看蒼蠅,隻見它身上纏繞著絲絲縷縷的細線。

這些細線有的指向這屋子中的物件,也有的穿過牆壁,指向不知何處的什麼東西。

細線顏色不一,主要可以分為紅色係,和偏黑灰的顏色,也有的是幾乎無色的透明絲線。

另有一種卻是變幻莫測的絲線,顏色似乎不確定,在黑與紅之間不斷變幻。

此時蒼蠅和蜘蛛之間的絲線就是如此。

這兩者之間的絲線本來是近乎漆黑,然而當陳元把注意集中過來之後,絲線的顏色就變得黑紅莫測起來。

更讓他驚奇的是,當他看過來之後,在他和蒼蠅之間也產生了一條絲線。

陳元心中一動,有點明白這是什麼了。

他心臟止不住砰砰跳起來,如果真像他猜測的那樣,這可是個逆天的神通。

他眼看著自己和蒼蠅之間的絲線,隨後調整心中的念頭,打定主意要捏死這隻蒼蠅,那根絲線立即變成了濃黑色。

真是這樣!

陳元簡直難以相信,雖然他早有猜測,可還是沒法接受。

這盞燈竟然能照見因果!

他的法相到底是什麼神聖?

他很快弄清楚了,圍繞著蒼蠅的那些絲線,有的指向過去,過去的已經發生,因此絲線的顏色已經確定,或紅或黑。

有的卻指向未來,未來尚未發生,吉凶不定,故絲線的顏色變幻不定。

陳元保持心神靜默,重新看向蜘蛛和蒼蠅間的絲線,發現它已經回覆了之前的黑色,可見如果沒有外力插手,蒼蠅必然是大凶結局。

陳元心中想了想,伸手抓向那條黑線,竟然輕鬆的把黑線抓了過來。

這條線柔若蠶絲,他稍微用力就把它截斷。

隨後他緊張地看著兩隻小蟲。

蜘蛛快速地移動到蒼蠅旁邊,要把它吃掉,好死不死,從屋頂上掉下一粒細沙,正好砸到蒼蠅身上,蛛網晃動兩下,許多蛛絲斷裂,蒼蠅連忙奮力掙紮,沒多久竟然真被它掙脫,飛了出去。

陳元莫名地心中有了幾分恐懼。

現在已經很清楚了,太極圖說顯化的法相,給予了他照見和乾擾因果的神通。

這門神通太過強大了,這不是他這個層次所應掌握的東西。

誰知道命運的賞賜背後會不會有代價。

但他很快就將自己心中那點惶恐打消。

就算有代價,他也隻能通過提升實力來打破,而沒有退路可走,也不應該想著後退。

隻想後退,總有一天會退無可退。

既然有了這樣一門神通,那就應該將它好好利用起來。

陳元最先想到的就是要開發一下這門神通的用處。

乾擾因果,這要是利用好了,那可是大殺器!

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轉嫁因果,將一個東西的果報轉嫁到其他東西上面。

陳元找來兩支筷子。

他把兩支筷子分彆放在桌子的左右兩邊,隨後仔細觀察兩支筷子的因果線條。

這些線條中絕大多數是透明色的線條,這些因果與吉凶存亡無關,也有一些黑紅線條,這些則代表著兩支筷子的存亡。

陳元略微想了想,隨後將左邊筷子的黑紅線條,分彆牽引著勾連到右邊筷子上面,以至於兩支筷子在吉凶格局中,竟然成了同一支。

然後他把左邊筷子高高拋起,長刀出鞘,一閃而過,左邊筷子被斬成兩段。

陳元向桌上看去,隻見另一支筷子竟也從中一分為二,與前者一樣。

陳元目瞪口呆。

他本來隻想一試,沒想到竟然真的做成了,這麼說來,他以後豈不是隨便想殺誰,就殺誰?

正這麼想著,陳元透過琉璃盞的燈光,忽然看到憑空一根深黑色細線產生,繫到他身上,緊接著一股神秘力量順著細線向他襲來。

這根細線不同於其他因果線,竟然無法截斷。

下一刻,神秘力量轟然而至,琉璃盞的火焰晃動了一下,那根神秘黑線隨即斷開。

陳元先是一驚,隨後不禁苦笑。

乾擾因果果然不是沒有代價的,乾擾因果的時候,他就像是個槓桿,被乾擾的因果,壓力都會轉移到他身上。

隻不過…

陳元看向琉璃盞,這個寶貝似乎可以隔斷從因果線條而來的傷害,隻是從剛纔火焰的晃動可以看出來,這種隔斷不是沒有限度的。

他當即坐不住了,他急需要確定這個限度到底在哪裡,這決定了以後他能在多大限度上乾擾因果。

陳元連忙奔出除妖司,此時天色已經黑了,他頂著月光一路奔到城外。

平陽縣城周遭散佈著不少小村莊。

陳元就近趕到最近的小村莊,

天已經大黑,莊戶人家夜晚用不起油燈蠟燭,一般天剛黑就開始準備休息了。

村莊裡到處都黑黢黢,靜悄悄的。

陳元在村中小路上走著,一邊到處探查農戶家的狀況,最後他在一戶人家門前停下來。

這戶人家的院子裡拴著一頭大黃牛。

陳元眼睛一亮,就它了!

他召喚出琉璃盞,照向那頭大黃牛。

大黃牛身上密集的因果線條全都顯現出來,這比兩支筷子複雜何止百倍。

陳元心中一陣發麻,UU看書 uukanshu.com可還是耐下心來,一根根梳理起黃牛身上的線條,並且把其中的紅黑線條和手中的筷子連接起來。

接連用了兩個時辰,這才把筷子與黃牛的吉凶格局連接起來。

中間農戶家的主人起床方便,嚇得他連忙躲到一邊,這種做賊的感覺,比除妖還刺激。

等因果連接徹底完成,他再次將筷子拋起來,然後一刀斬斷。

陳元一邊斬斷筷子,一邊緊盯著黃牛,隻見黃牛連叫都沒叫一聲,被從中分成了兩截。

下一刻,熟悉的神秘黑線再次出現,因果反噬順著黑線降臨。

琉璃盞的火焰猛地一陣搖晃,好半天才平靜下來,燈光很明顯黯淡了不少。

黑線斷開。

過了大概一刻鐘,燈光才恢複如初。

陳元心中大定,他暗自估計,琉璃盞所能承受的因果反噬,大概有二竅左右。

也就是說,他可以無聲無息殺掉一個二竅修為的修士,而不用付任何代價,簡直離譜!

可是陳元心裡還是有些失望。

他和王中成的差距實在太大了,要不然他現在就可以給他來個因果殺,管保他死了也沒有人能查到自己頭上。

不過,雖然現在還不能咒殺他,卻可以提前先做準備了。

先把他的“替身”做好,等到時機成熟,他就可以隨時把王中成除掉。

陳元跳進院子,將十五兩銀子放到黃牛屍體旁邊,這是他最後的家當,足夠這戶人家再買一頭牛了。

隨後他匆匆離開,趕回除妖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