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想起這些國朝往事,雲光公主有些無奈。

太祖他老人家英明神武,大刀闊斧去做了,結果把仙門和佛門得罪光,哪知道後輩子孫無能,竟有需要借用兩方的時候。

不過她倒也沒什麼好埋怨的。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天命,國朝初仙佛勢大,天下遍佈寺院和道觀,僅神京周邊就有幾百座。

這些寺院道觀占據大片土地,豢養無數武僧道人,這些人隻知有真武,有羅漢,而不知有皇帝。

如果太祖沒有聯合伯安宗師打掉仙佛二門,現在還說不準到底是皇權壓倒神權,還是神權壓倒皇權。

雲光公主沒有遲疑很久,隨後就隨著黃耽出了行宮,準備去鬼門檢視。

大周皇室曆來弓馬嫻熟,雲光公主雖是女人,可也從小曆練過來的,隻是到了近年,歲月漸長,身上擔子又重,這才收斂了兒時的玩心,表現得端莊厚重。

如今事務緊急,她也不避諱,騎上駿馬,旁邊是黃耽,身後跟隨一隊女侍衛,向城外馳去。

剛出城,就見何繁錄已經在那裡等著了,顯然他也早就得到了訊息。

何繁錄身後有三個騎士,全都深黑色服飾,胸前有蟒紋。

見公主出城,四人連忙下馬行禮。

“拜見殿下!”

“起身吧,”雲光道,隨即看看三個黑衣人,說道:“何先生當真得嚴大人信重,連暗衛指揮使都派來三個。”

除妖司和監察司同屬內府,至今仍抓在皇室手裡,目前由公主主持。

嚴清一直想把這兩司搶過來,結果沒有成功,於是他新建暗衛,意圖取代監察司的職能。

暗衛指揮使已經是高層官員,每個都有至少二死關的修為。

何繁錄躬身道:“西南事大,首輔大人也是擔心出亂子。”

雲光不置可否,說道:“先去鬼門檢視情況吧。”

說罷揮鞭策馬,疾馳而出。

新鬼門開在西川省,雖然距離青州省邊界不遠,到底是需要跨省的距離,一行人不停換馬疾馳,第二天午間才趕到鬼門外四五裡處建的哨所。

駐守哨所的千戶黃覺連忙迎上來,跪下請安道:“拜見殿下。”

“拜見各位大人!”

雲光先命他起身,隨後問道:“可有那幾個大妖的訊息?裡面都有誰?”

黃覺道:“回稟殿下,屬下親自去看了,那幾個妖孽到十萬大山邊緣後就停下了,沒有踏出一步,帶頭的是鹿永壽。”

雲光心中踟躕,有些拿不定這些妖魔的心思。

鹿永壽不是尋常妖魔,魔崖山三**身老妖下,有十位巔峰大妖,鹿永壽就是其中一個,既然把它派了過來,魔崖山不可能沒有企圖。

可若是他們有所圖,就該在她來之前抓住機會出手,不該停在十萬大山邊緣觀望纔對。

雲光沒有多想,她先是騰空而起,往鬼門的方向看去,三四裡路,對她這等頂尖法相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她立即看到,在那邊,大地彷彿破了個大洞,裡面黑汪汪像是墨水灌注,甚至比墨水還要黑,她明白,裡面就是幽冥陰司,陰司的幽冥氣連她這等法相也不能長久沾染,雖無性命之憂,卻會大損道行。

如果幽冥氣溢位陽世,陽間生靈受其沾染,會變為半鬼的怪物。

在雲光公主的視線中,鬼門的邊緣正在蠕動,像是在向外生長,但卻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禁錮住。

鬼門上空,懸空分佈著一柄法劍,一支手杖,一串念珠,分彆是真武大帝,太學大宗師和大行寺淨琉璃羅漢的法器,在此鎮壓鬼門。

這三件法器,最開始還可以遏製住鬼門的生長,現在明顯有些後繼乏力了。

雲光眉頭微皺,不再關注鬼門,對黃耽等人道:“走吧,去看看那幾個妖孽在做什麼。”

十萬大山與西川省相鄰,其邊緣距離鬼門隻有四五十裡,這麼短的距離,眾人不需騎馬,直接騰空而起,往那邊飛去。

隻花了片刻工夫,眾人來到大山外面。

隔著老遠,就看到十尊近乎神靈的巨大妖獸竟處在群山之間。

為首的一個鹿首人身,身穿莊嚴袍服,坐在最中間,彷彿雕像一般,正是鹿永壽。

剩餘的幾個,有盤在山上的巨蟒,有口中噴雲吐霧的巨熊,也有完全蛻化人身的妖魔,一個個肅穆莊重,宛如神靈,漠然不動。

“鹿永壽!”

黃耽喝道,聲音初不大,

等傳進大山,已經如同雷震。

“魔崖山屢次派大妖離開十萬大山,違反大周與妖魔的協議,還造出這等超級鬼門,你們想做什麼,真以為我人族不敢發兵踏平你十萬大山?”

鹿永壽睜開眼, www.uukanshu.com看向雲光,說道:“原來是雲光公主大駕,有失遠迎。”

“永壽公,你們此番前來,究竟所為何事,咱們最好及時說開,要不然,兩族恐怕難保和平。”

雲光道。

鹿永壽道:“兩族早就沒有和平了,這麼些年,大周組建除妖司,肆意殺戮天下妖魔精怪,魔崖山無能,隻敢龜縮十萬大山中,不能替天下妖族出氣報仇,魔崖山妖族,哪一天不在泣血,你管這叫和平?”

“你這是在宣戰?”

雲光公主沉聲道。

“宣戰又如何,”鹿永壽大笑道:“還以為是姬空夜時候的大周嗎,儒門魁首老朽,仙佛兩派離心,你大周皇室孱弱,還以為可以壓著我妖族打呢?”

“雲光,你自身尚且難保,我就不信,你敢替朝廷向我宣戰,到時候不用我妖族出手,嚴清怕是要先把你拿下。”

雲光公主斜睨了何繁錄一眼,冷聲道:“何先生,你是嚴首輔派過來的,你怎麼說,這妖孽如此挑釁於本宮,可留不可留?”

“這…”

何繁錄一下子難住了,他總不能替嚴清答應下來吧。

雲光不屑道:“何先生,你不敢說,那我來說。”

“無知妖孽,天下萬靈人為首,人與天地並立三才,立天地之正道,汝等妖魔以邪途而犯正道,我大周念天地有好生之德,以十萬大山讓爾等棲身,不思悔改,反生怨懟,我乃大周太祖之血脈,受你這等挑釁,若忍氣吞聲,上負先祖之威名,下負黎民之仰望,今日就與你等宣戰如何!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