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雲光公主要回神京,這件事無論對親公主的人,還是嚴清一黨,乃至在兩邊觀望的人,都是一件大事。

因為很可能從此就使政局徹底確定下來,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。

因為影響重大,所以雲光公主也做好充分準備,至少白一然總督那邊要準備好,可總督如今正在戰事焦灼中,所以公主並不想這麼快把訊息透露出去。

卻不知道陳元怎麼就知道了。

陳元笑道:“猜的。”

他之前剛向雲光公主剖析了局勢,皇室要想重掌朝政,與嚴清抗衡,隻有公主或者皇帝真正站出來,讓底下官員有所憑依。

公主忽然就決定了要下嫁白無雙,陳元立即就猜到,她可能是下定決心回神京,逼皇帝振作起來,而要回神京,憑她自己的力量,肯定無法保證安全,隻有在白一然護持下纔有可能。

青兒見他神色篤定,心中一動,說道:“陳公子,要不你勸勸公主,這事還是從長計議好,嫁給白公子絕不是好主意。”

陳元道:“我哪裡勸得動公主。”

青兒道:“誰說不行,公主這個決定就是你促成的,解鈴還須繫鈴人,正該你去打消她的念頭纔是。”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可沒有這麼大的能量,公主肯定早就在心裡想這些事,我的話不過是讓她下定決心而已。”

青兒小臉兒上滿是喪氣。

“對了,”陳元道:“公主不在雲州府?”

青兒道:“嗯,青州省那邊出了些事,公主過去看看。”

她心中有些傷感,心想公主現在肯定很為難吧。

雲光公主現在的確有些為難,更多的卻是悲傷。

青州省公主行宮,客堂內雲光公主坐在主位上,身前坐著兩個人,一個是巡撫黃耽,另外一個卻是個頭髮花白的老者。

雲光公主眼神有些複雜,說道:“先生年事已高,正該頤養天年,何苦又趟這一遭渾水呢。”

老者名何繁錄,是雲光公主和皇帝幼年時候的老師,大周朝講究尊師重道,帝師終其一生都會對皇帝有很大影響。

雲光公主明白,嚴清把何繁錄派過來督辦移民事宜,是想借他的威信壓製黃耽,如果何繁錄在移民事上真把黃耽壓製住了,那下一步,他多半直接擔任總督,青州省就再也不在雲光公主手上了。

她不明白,曆來和嚴清不對付的何繁錄,怎麼會突然倒向嚴清,打她一個措手不及。

何繁錄花白的眉毛顫抖兩下,用沙啞的嗓音說道:“軍國大事,老臣怎敢惜身。”

這是個很冠冕堂皇的回答,雲光公主有些失望,她原本指望他能流露出哪怕一絲師徒之情,對她說一句真話。

“你們下去吧,本宮有些累了。”

雲光公主不想再多說,下了逐客令。

何繁錄和黃耽連忙起身,躬身行禮後,退步離了客堂。

公主起身向後園走去,一面在心中思索,難道連何繁錄這種兩朝老人也不看好皇室,要投靠嚴清了嗎。

她心中有些沉重,這些老臣一生不知經曆多少風浪,眼光最是毒辣,連他也轉變了心思,可見…

“皇姑姑,那老頭子走了?”

安詳小郡主姬瀟瀟的聲音打斷她的思索。

雲光公主嗔道:“不可對何先生無禮。”

姬瀟瀟撇撇嘴,說道:“那老…何先生,見面就絮絮叨叨,就知道教訓人,有什麼可見的。”

雲光公主知道和她說不通,當即轉了話題,問道:“你不是赴會去了嗎,怎麼這麼快回來了?”

姬瀟瀟道:“沒意思。”

忽然她想起了什麼有趣的事,笑道:“黃耽家的公子可有趣了。”

“怎麼?”

“你不知道,”姬瀟瀟興致勃勃說道:“本來說好是我自己去會場,結果那小子偏偏在會前趕了過來,要和我同去,等到了會場,他就湊在我身邊,見到誰就跟我介紹,倒好像我們跟熟一樣。”

雲光公主笑著搖搖頭,問道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還能怎麼樣,”姬瀟瀟得意道:“男人嘛,不都這樣,誰不喜歡有個長得漂亮,身份又高的女子跟在身邊,讓彆人看了多有面子,我就滿足他咯,整場下來,我就跟在他身後,裝地乖乖的樣子。”

雲光公主眉頭緊鎖,嗔道:“瀟瀟,以後不許這樣,你也不小了,該自重身份了,拋頭露面,本就不該是女子的行為,更遑論這等輕浮作風。”

姬瀟瀟吐吐舌頭,反駁道:“還說我,誰不知道你以前是最淘氣的,聽說當初你個皇上小時候,

聽說百花樓來了胡姬,就易容了過去看,差點被人拐走了呢,我可都還沒去過百花樓。”

雲光公主聽她說起自己的糗事,倒也覺得有趣,沒再繼續說她。

兩人在園中散逛一會兒,有侍女來報,說黃耽去而複歸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正在外面等她。

雲光公主把姬瀟瀟留在園中,走出去接見黃耽,卻連他臉色凝重,似乎有大事發生。

“殿下,”黃耽道:“方纔接到報告,從十萬大山有一隊大妖正往鬼門趕去,估計有所圖謀。”

雲光公主疑惑道:“鬼門有三教聖器鎮壓,外人無法進入,除非法身老妖親來,他們怎麼也破不開聖器,為什麼還要白費工夫?”

黃耽道:“雖然不能破開聖器,但足以削弱聖器的力量,這幾日,鬼門的反抗之力越發強了,聖器力量減弱,誰知道會出什麼事。”

雲光公主點點頭:“先去鬼門那邊看看,不要讓這些妖孽壞事。”

黃耽點點頭,說道:“殿下,要不要…去大行寺求援,讓他們派些高僧過來相助?”

雲光苦笑道:“我早修書去大行寺,那邊沒有回信,估計是不想出手。”

黃耽暗道可惜。

其實大行寺就在西域,距青州省不遠,有他們支援,青州省的境況會好不少。

可惜大行寺和皇家一向不睦,因此總是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畢竟皇室在大行寺那裡沒什麼信譽,對方信不過他們也是正常。

大周開國之初,太祖先是藉助大行寺和朝天觀的力量鎮壓六魔,成功之後,卻又巧使手段,拔去仙門和佛門在天下的大多數寺院道觀。

太祖修為絕世,當時的儒門魁首更是千年難見的伯安聖人,兩個聯手,佛門和仙門哪能抗衡,就此吃了啞巴虧。

從那以後佛門就一直和朝廷保持著距離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