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且慢!”

陳元厲聲道。

什麼鬼啊,話沒說一句就要打板子?

“大人怎麼稱呼,為何打我?”

“本官江東省按察使方塘,”方塘道:“怎麼,我打不得你?”

“打不得。”

陳元道。

“嗬!”方塘笑道:“好狂妄的小子,你區區一個小旗,我為何打不得你?”

陳元道:“不知大人要人打我是為公為私?”

“若為公,大人便應申明罪行,呈上證供,然後依法懲處,今既未申明罪行,又無人證物證,隨意施罰,是為濫用職權,故打不得。”

“若為私,那就是我二人私鬥,大人身為朝廷官員,卻無故與人私鬥,罪加一等,更打不得。”

方塘冷笑一聲,說道:“果然生了一張巧嘴,怪不得能蠱惑人心。”

“那我就申明你的罪行,有人狀告你謀殺前雲州府知府林浩,你招還是不招?”

陳元心中詫異,竟然真是為了這事,誰這麼厲害,居然能猜到是他?

陳元道:“大人這說的哪裡話,林大人乃法相高人,在下區區六竅,哪裡就能殺掉林大人。”

方塘道:“這也是本官想問你的,你究竟是怎麼殺的林浩,快快從實招來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陳元感覺莫名其妙。

這是什麼屁話。

這不就是我說你有罪,你就要證明你自己有罪,如果你不證明自己有罪,我就要打你嗎。

但凡腦子稍微正常一點,也說不出這種話。

身為一省按察使,有可能是個腦子不正常的渾人嗎?

陳元道:“方大人,在下之前可得罪過大人?”

方塘道:“怎麼,你這是說我在故意刁難你?”

陳元冷笑不語。

“本官可是有人證的,”方塘道:“林浩家的公子林文彬已經和本官說過了,殺死林浩的凶手居然知道林文彬和林浩小妾私通的事,而恰好在林浩死前一天,你也用這件事要挾林文彬,這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,必是你殺了林浩無疑,還不快快招供,你究竟怎麼殺的他?”

這算個屁人證。

陳元心中嗤笑,說道:“大人這麼個判案法,不知要屈死多少無辜人,不管怎麼說,在下一個六竅武者,不可能殺死林大人,而且昨天在下一直在除妖司,不可能有時間行凶,除妖司眾人都可以為我作證,希望大人用心去捉真正的凶手,彆辜負了朝廷的信任。”

方塘道:“就知道你會狡辯,廢話半天,來人,拖下去打一百棍再來回話。”

陳元看明白了,這個什麼方塘的確就是針對他,雖然他還想不明白原因。

旁邊有兩個官兵走上來要押陳元,陳元輕輕一晃,避開對方的攀扯,隨手一掌印在對方胸口,把那官兵打得飛出去。

這些官兵雖然久經殺陣,到底不是開竅的武者,哪怕陳元有意隱藏實力,可仍舊遠不是他們能抵抗的。

方塘見陳元竟然在大堂上動手,當即眼睛一亮,叫道:“好你個陳元,竟敢在大堂上傷人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他早就在等這種局面發生,因此話音剛落,立即出手要捉陳元。

卻聽大堂外面傳來一聲嬌嗔:“方塘,你做什麼,還不快住手!”

方塘聽到這個聲音,連忙收手,坐回桌案後面。

“青兒姑娘,好久不見,越發出落的漂亮了。”

方塘笑道。

“關你屁事!”

青兒不悅道。

她一直都不喜歡這個方塘,或者說,她一直都不喜歡白無雙的那些狗腿子。

方塘不以為意,說道:“青兒姑娘來府衙所為何事?”

“我來帶他走。”

青兒指指陳元。

方塘搖頭道:“這可不行,他是林知府刺殺案子的嫌犯,可不能讓青兒姑娘帶走。”

青兒道:“明人不說暗話,你抓他來為的什麼,當我不知道麼,我今天就要帶他走,你放不放吧?”

方塘歎息道:“青兒姑娘這又是何必呢,你明知道白公子就隻是心裡有氣,讓他挨兩板子給白公子出出氣也就是了,你這麼做,反而讓事情沒法了了。”

“呸!”青兒嗔道:“憑什麼他生氣了就要讓彆人挨板子?公主都還沒這麼霸道,他真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?”

“彆廢話,你放人不放?”

方塘苦笑道:“青兒姑娘都這麼說了,我哪裡敢不放,隻是白公子要是怪罪下來,還望姑娘多周全。”

他也不敢太逆著青兒性子。

青兒是公主貼身的丫頭,以後公主如果真的與白公子結合,

青兒多半會作陪嫁,得罪了她豈不是得罪半個夫人,他還沒這麼傻。

青兒帶著陳元風風火火出了大堂,外面早有馬車候著了。

“虧青兒姑娘來得及時。”

陳元謝道。

要不然他現在已經打死那個方塘,UU看書 uukanshu.com然後逃命去了。

“那可不,”青兒得意道:“我可一直注意著你呢。”

陳元古怪地看了她一眼。

什麼叫一直注意我?

青兒見他眼神古怪,立即意識到自己話中有歧義,俏臉一紅,說道:“你可彆多想,是公主走之前交代過,讓我多注意,免得你被人針對。”

“公主怎麼知道我會被人針對?”

陳元問道。

剛纔大堂上青兒和方塘的話他聽清楚了,他明白這次多半是和那個什麼白公子有關,隻是不知道那個白公子為什麼針對他。

青兒歉然道:“上回我猜你那篇文章是為公主寫的,也不知被誰聽去了,還傳到白公子耳中,白公子很生氣,所以方塘才自作主張要替他出氣。”

陳元無奈地看了青兒一眼。

青兒也知道是自己的錯,差點害了陳元,於是安慰他道:“陳公子你放心,這種事以後不會再發生了,白公子那邊以後不會再計較了。”

“哦?你怎麼知道?”

青兒道:“白公子對公主有意,但公主總不理睬他,所以他心中不自在,這才遷怒你,以後不會這樣了。”

說著,青兒心情低落下來。

陳元一怔,心想雲光公主這是要下嫁白無雙了?

他心中有些惋惜,這個白公子給他的印象很不好,雲光卻是神仙樣的人物,嫁給白公子,多少有明珠暗投的感覺。

想了一會兒,陳元問道:“公主這是要回神京了?”

青兒一驚,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