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天黑後,陳元離開衙門,偷偷潛入知府衙門,把姚映雪的身契取了出來,準備以後有緣見面的話再還她。

雖然林浩死了,但是林文彬還在,身契如果在林家手上,誰知道以後會不會生出什麼禍端,他既然把林浩打死了,乾脆順手把身契偷出來算了。

第二天整個雲州府開始戒嚴,知府死了,到處都人心惶惶。

金羽凡作為雲州府修為最高的官府中人,隻好帶傷出來主事。

他一邊安排戒嚴,帶人四處巡查,一邊把事情上報到省裡。

一府知府被人堂而皇之的殺掉,這可不是小事,如果是在其他省,估計會有刑部派欽差下來督辦。

隻是江東省總督是白金蟾,朝廷卻不能不有顧忌,因此金羽凡估計,案子最後可能會落到按察使衙門。

不管怎樣,反正隻要能有大人物來處理就好,他隻要在這之前維持住雲州府不亂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就好。

金羽凡的忙碌和陳元沒什麼關係,沒有人會懷疑到他,他和林浩的差距實在太大了。

陳元每天就把心思都花在修煉上。

殺掉林浩後,大聖法相吞噬了林浩溢位的元氣,等他把元氣消化之後,大聖法相從二十五丈,增長到二十八丈,眼看就要到第二死關的界限。

不過陳元卻不敢再貿然提升了。

大聖法相和元始法相差距太大,已經有些約束不住了,更不用說,隨著實力暴漲,他感覺自己對力量的控製斷崖般下降,這些都要靠工夫來慢慢磨練,必須把修煉慢下來。

因此他每天都花大量時間在元始法相上,大聖法相徹底擱置起來。

他先是找到機會去了大霧山一趟,把元始法相的死關通過,隨後就每天花大量時間去誦經,體悟,存思,靜坐,讓心性的主持能跟上腳步。

法源離開後不久,他開始發覺,自己的元始法相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莫名地躥一截,才過了十來天,竟然自動躥升了一丈多高。

他猜測這是法源回到了大行寺,在和大行寺的和尚們講習,並從而提升自己的境界。

法源那邊有所提升,他這裡自然也有“功德”可拿。

閒暇無事的時候,他也會在雲州府城內閒逛。

路過春暉樓的時候,他發現裡面早就人去樓空,門前已經長了不少青草。

姚映雪離開後,五兒和秀兒也試圖繼續維持春暉樓,隻是沒了姚映雪的人脈,春暉樓漸漸受到多方排擠,潑皮混子們也時常上門鬨事,不得已,二人隻好遣散了姑娘們,讓春暉樓關門大吉。

陳元聽說,被遣散的姑娘們,有的去了其他的青樓,算是重操舊業,運氣好些的,被相好收了去做妾室,當然也有那等心氣高,不屑與人做妾室的,和不嫌棄自身出身的人結合了,大家各奔東西,好一派風流雲散。

五兒和秀兒兩個小丫頭最後被左維明帶回家去了,這讓陳元笑了他好幾天。

其實他倒是好奇為什麼範陽沒有出面支援春暉樓,後來他聽左維明說,姚映雪消失的那天,範陽也不見了。

陳元有些驚訝,暗中猜測範陽是不是和姚映雪私奔去了。

不過,左維明為範陽打包票,說他不是這種人,說範陽離開雲州府是早就說好的,要去暗中聯絡其他地方的學子,擴大他們的聲勢。

陳元對這些並不關心,因此聽聽就算,也不放在心上。

看著迅速塌樓的春暉樓,陳元心中有些感慨。

一方面是為自己當初所料不差,這裡果然是沒有根基的鏡花水月,彆人心意一轉,它就垮塌了。

另一方面卻是為自己當初的傲慢。

他自己身為穿越者,有種種優勢,讓他能在心理上俯視這個世界的修行者,哪怕彆人比他強,他也自信有朝一日總能超過他去,因此他才能在心裡永久保持不屈服的姿態。

可這春暉樓裡的人,又有哪個有這種條件呢,姚映雪固然是有些天真,以為憑藉自己的力量,就能一直庇護著裡面的姐妹,雖然她沒做到,可她著著實實是庇護了她們好幾年。

他當初的譏諷多少是有些何不食肉糜了。

大概過了半月多,陳元正在衙門裡熬時間,忽然從外面走進來一隊官兵。

這些官兵與他往日見到的那些鬆鬆垮垮的老爺兵不同,這些人個個身強體壯,殺氣騰騰,一見便知是久經陣仗的悍勇。

“哪個是陳元?”

打頭的隊長喝道。

“我就是,”陳元道:“

什麼事?”

“跟我們去衙門受審?”

隊長道。

他孃的又去衙門受審,這次又是為什麼?

陳元皺起眉頭,問道:“在下所犯何事,要去衙門受審?”

隊長怒道:“叫你去,你就去,UU看書 www.kanshu.com哪有這麼多廢話,快走!”

官兵的跋扈態度,讓除妖司的差人一陣不自在。

除妖司也是金貴衙門,哪裡輪到這些官兵呼喝了。

林英豪冷笑道: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在除妖司撒野,想讓除妖司的爺爺過去,讓你們主官親自來請。”

“我等來自破浪營,你確定要我們上官親自來?”

官兵諷刺道。

林英豪大吃一驚。

破浪營是白公子白無雙手下驕兵,曆來不離他左右,怎麼跑到雲州府來了,不是應該追隨白公子在打海盜嗎?

林英豪氣勢一下子弱了下來。

在江東省,沒有人敢惹白家人,更不用說是性情粗莽的白無雙。

“好了,彆吵吵了,前面帶路吧。”

陳元道。

官兵隊長不屑地看了林英豪一眼,轉身帶著陳元往知府衙門走去。

走到府衙外面,陳元發現這裡已經被官兵接管,裡裡外外的官兵個個都和身邊這些一樣,殺氣騰騰,眼光森森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。

陳元立即猜到,這些人應該是江東省總督手下精兵,精兵既然已經調來,看來是省上的大人物來了,就是不知道哪個大人物。

不管是誰,這人把他拿來做什麼,該不會是懷疑他殺了林浩吧,那這人未免也太牛逼了點。

陳元跟著官兵走進府衙,大堂上坐著個面白短鬚,四十歲左右,有幾分文人氣的官員。

“大人,陳元來了。”

帶他來的官兵覆命道。

“好!”堂上官員道:“先拉下去打一百棍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