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林浩父子趕到的時候,發現莊園大門洞開著,外面一個仆人都沒有。

林浩心中一堵,想著這下壞了,裡面不定鬨成什麼樣了。

父子倆連忙往後院走去。

進了後院,卻見一大群仆人正圍成一個圈站著。

見到林浩,仆人們自覺讓出一個通道,讓他走進去。

林浩受到震驚,眼睛瞪的滾圓。

眾仆人中間,他的三房小妾被扒得精光,正在裡面示眾。

仆人們擔心被林浩記恨,連忙把頭轉向旁邊,不敢看三個小妾。

林夫人怒道:“看啊,乾嘛不看,這幾個賤人這麼喜歡勾引男人,那就讓她們勾引個夠,都不準轉頭,給我看!”

林浩的臉火辣辣的。

自己的女人被下等仆人看光,饒是林浩平日裡那麼怕林夫人,此時也忍不住憤怒起來。

他兩眼噴火瞪向林夫人,下一刻眼神卻變成震驚。

林夫人身後站著個年輕男子,卻不是林文彬還是誰。

不對!

林浩立即意識到不對勁。

變化術說到底也不過是元氣的運用,騙騙修為淺薄的人容易,像林浩這種高手,立即感覺到,這個“林文彬”周身虛幻,並非真容。

此時林文彬也擠到了人群前面。

眾人見忽然出現了兩個文彬公子,全都滿頭霧水,隻以為自己還在夢中。

連林夫人也顧不上處置三個小妾,在兩個兒子身上看了半天,驚詫道:“彬兒,這是怎麼回事,哪個纔是我兒,我做夢了不成?”

林浩眼中泛起寒光,冷聲道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陳元笑道:“老爺何出此言,我是文彬啊。”

“呸!”林文彬氣憤道:“哪來的冒牌貨,還不快招供,彆等老爺親自出手,到時候你死都死不全活!”

“什麼冒牌貨,”陳元道:“我是你的良心啊,林公子,和自己老爹的小妾通姦,良心不痛嗎,這不,我來給你贖罪了。”

林文彬被當眾揭了醜,臉脹得通紅。

“不好玩,”陳元搖搖頭:“再會了各位。”

說完跳牆出去。

“還想跑!”

林浩怒喝一聲,跟著翻牆追了出去。

二人一跑一追,直跑出近十裡,陳元猛地停了下來。

“怎麼不跑了?”

林浩盯著眼前這張酷似自己兒子的臉。

“不跑了,”陳元輕鬆道:“這是個解決事端的好地方,就停在這吧。”

林浩道:“閣下先是弄得我家宅不寧,後又把我引到這裡,恐怕另有所圖,何不現出真容,大家坦誠相見。”

陳元收了神通,現出真容。

林浩眼神一凝:“陳元?”

“我還真是小瞧了你,很好,現在你顯了真容,以後天下雖大,再無你藏身之處,隻要你把剛纔的變化神通交給我,以後為我所用,我願既往不咎!”

陳元嗤笑道:“人都快死了,還要東要西。”

“死?”林浩不屑道:“就憑你?”

陳元手中現出一條鐵棒,他把鐵棒往地上一拄,笑道:“沒錯,就憑我。”

看到鐵棒,林浩心跳瞬間停頓。

“是你!”

林浩厲聲道,聲音中滿是驚恐。

“林大人,意外嗎?”

看著眼前面容溫和的陳元,林浩頭皮一陣發麻。

怎麼可能?!

陳元怎麼會是那位無名法相,他隻不過是一個除妖司小旗,接觸修煉也才三年多。

一定是哪裡出錯了!

林浩腦子一時間難以轉動,很快一個念頭冒出來。

逃!

不管是哪裡不對,先逃出去再說。

林浩立即把對抗的念頭扼殺掉,對抗就等於死,當初他們七個法相,尚且經不住對方幾棒子,憑他一個又能有什麼作為。

林浩把速度提到極限,拔腿就跑,可是沒跑出幾步,就感到背後有狂暴的力量襲來,一根巨大的鐵棒當頭碾壓過來。

他舉手相抗,兩臂立即斷裂,鐵棒打在他頭上,把頭骨打得粉碎,腦漿迸裂,一命嗚呼。

當初七個合力尚且不足以對抗陳元,更不用說他一個,而且林浩當初先是被陳元打爆法相,隨後受了五雷法轟擊,受了重傷,連當初死在陳元手裡的閻君教道人都不如。

陳元將遊散的元氣吸納進氣海,隨後收起鐵棒,起身要回雲州府,卻忽然停了下來,很快原地出現了一個人影。

“曹先生,你怎麼來了?”

陳元笑問道。

正是本地城隍曹先生。

曹先生看看已經被打成肉泥的林浩,感歎道:“先生藏得好深啊,我們都低估了你。”

陳元笑笑沒說話。

曹先生又道:“前幾天林大人和金大人從大霧山回來,親自來城隍廟,請我這陣子加強對雲州府內元氣波動的感應,防止有無名高手闖入,沒想到這無名高手竟然是陳先生。”

陳元道:“過陣子應該會有人下來調查林浩之死,到時候還請曹先生幫忙遮掩一二。”

“這是哪裡話,”曹先生笑道:“難道我還能把陳先生說出去不成。”

曹先生這話的意思很明白,咱們纔是一夥的。

陳元心中自然領情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兩人寒暄一陣,陳元問道:“曹先生,西川省的巨大鬼門可有著落了?”

聽他提起鬼門,曹先生臉上現出苦澀,說道:“情況不妙,雖然儒門,仙門和佛門三位一直在鎮壓,可鬼門還是在不斷擴大,而且鎮壓的時間越久,鬼門的反抗之力也就越強,那三位恐怕也不能堅持很久,畢竟個人的力量,不能抗衡天地偉力。”

這麼嚴重?

陳元心中也有些不妙,他的壽命應該會很悠長,可彆到時候他還沒死的,鬼門已經把整個大地吞噬了,那活著還有什麼趣味。

陳元心中一動,問道:“曹先生,你之前和我說,城隍廟下就是鬼門,這是靠什麼鎮壓的?”

曹先生道:“香火之力,三才天地人,人與天地並立,隻有萬民香火可以抗衡天地偉力。”

“那為什麼不同樣用香火去鎮壓西川的鬼門?”

曹先生苦笑道:“哪裡有那麼容易,幾丈大小的鬼門用不了太多香火就能鎮壓,可西川的鬼門,方圓十幾裡,窮儘整個西川省所有百姓香火,也是杯水車薪,起不到作用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陳元歎息道:“希望上面的人能想出些法子來吧。”

他沒再多停留,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檢視了,陳元辭彆曹先生,極速返回除妖司,把分身都收回來後,他自在地坐在衙門裡,一邊喝茶,一邊想著,終於把噁心人的林浩解決了,以後在雲州府終於可以過些安生日子。

可惜啊。

陳元搖搖頭,可惜姚映雪逃得早了些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