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淡淡的禪意在陳元的小院中繚繞。

法源立即感受到,自己久已停滯的境界竟然鬆動起來,法相彷彿受到感染,有一種生長的趨勢。

他馬上明白,這句偈子和他之前聽過的,必然屬於同一係統。

之前那句偈子為他打開了一個新境界,而現在這句卻是領著他在新境界裡踏出了一步,雖然還不足以讓他對新境界有一個整體的概觀,卻足夠他把自己的法相在提升一大截了。

法源肅然道:“陳施主大恩,小僧沒世不忘,大行寺永世不忘。”

陳元感受到體內元始法相提升了一丈,已經進入十五丈的界限上,馬上就可以去度死關,不由得喜笑顏開。

“大師言重了,為釋迦佛傳法,也是我的責任。”

法源再次宣聲佛號,問道:“不知其他佛法…”

陳元笑道:“大師放心,待我整理好,自然會交給大師,絕不密藏。”

法源露出笑顏,說道:“不知施主什麼時候能整理好,小僧登門求法。”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這卻不好說,大師不如先回去等待,等我整理好,必定派人通知大師。”

也隻能如此了!

法源歎息一聲,知道欲速則不達,今天能得到這一句偈子,已經是天大的幸事,憑藉這句偈子,他就可以和幾位師叔師父講習,拓寬對新境界的理解,並且提升自己的境界了。

再次道謝後,法源向陳元告辭,離開了雲州府。

經法源這一打岔,陳元的傷感情緒消散了不少。

他開始思考起知府林浩來。

他雖然利用林文彬和林浩小妾通姦的事,矇混過關,逃過一難,但林浩肯定會因為這個事盯上他,過後還不知道會怎麼對付他呢。

早知道就在大霧山裡結果了他。

陳元心中發狠。

反正這老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,打殺了他也沒什麼過意不去。

等等

陳元心中一動。

現在打殺了他也不晚啊,恰好他的元始法相又提升了一截,對大聖法相的壓製也更強了些,到時候吞噬了林浩法相的元氣,不至於立即就會讓大聖法相掙脫束縛。

越想越覺得有道理,陳元開始計劃起來。

最好是能夠避人耳目行事,要不然被人發現大聖法相出現在雲州府附近,必然引起震動,到時候上面派下高手來雲州府任事,對他沒什麼好處。

想了會兒,陳元心中一動,派出個分身,變化了形象,趕去府衙外面盯梢。

第二天陳元去除妖司銷了假。

衙門裡從金羽凡到三個總旗,全都因為大霧山的事驚魂未定,失魂落魄,顧不上理會他,因此也沒有人來過問他關鍵時期離開雲州府的事。

陳元在衙門裡坐著,一邊感應著分身的狀況,到中午時,分身終於傳回來有用的訊息,林浩和林文彬一起去視察關防了。

自大聖法相在大霧山出現,雲州府關防加強了許多,對陌生人的盤查也更加嚴格,為的就是防止這位未知的法相高人混進來。

林浩身為知府,雲州府官方第一高手,更是每三四天親自巡視一遍。

陳元見林浩和林文彬離開雲州府,連忙走出衙門。

剛來到大街上,他立即發覺周圍有人在暗中窺視他。

陳元略加思索,立即明白過來,這必定是林浩派人來盯梢他,至於為的什麼,那不用想都知道。

他領著盯梢的人,在府內大街小巷轉了幾圈,終於在一處僻靜所在,悄悄分出一個分身,他自己卻變作另一副樣貌。

分身帶著盯梢者回了除妖司,陳元卻繼續往府衙走去。

來到府衙外面,陳元找了個無人的地方,搖身變成林文彬的模樣,大喇喇往府衙走去。

分身早探聽到,府內修為高的幾個都隨著林浩出去了,剩下的要麼乾脆沒有修為,就算有修為的,境界也不高明,不足以看破他的變化,因此陳元根本不用擔心被人識破。

剛走進府衙,門房迎了上來。

“公子不是陪老爺外出巡視了嗎,怎麼自己個兒回來了?”

陳元道:“老爺有事派我回來,太太在家吧?”

“在呢,”門房恭敬道:“太太今天沒有外出。”

陳元點頭道:“你退下吧,我自己進去。”

府衙大體可以分成兩部分,一部分是前面的辦公場所,另外則是後面知府一家的生活院落。

陳元穿過前面的官署,直接走進後院。

他雖然沒來過這裡,可是根據朝廷對府衙的建造規定,他很容易就找到了林浩生活的主院。

“彬兒,你不是隨老爺出城了麼,怎麼又回來了?”

林夫人見陳元走進來,有些奇怪。

“太太,”陳元把氣血搬運到臉上,讓自己看上去有些侷促道:“孩兒聽到一些傳聞,不敢瞞著太太,所以找藉口回來了。”

“你這孩子,今天怎麼如此生分,一口一個太太。”

林夫人奇怪道。

“事情重大,孩兒不敢不嚴肅說話。 www.shu.com”

林夫人更奇怪了,問道:“究竟什麼事,你快跟我說。”

陳元於是將林浩在城外建莊園,養小妾的事講了出來。

林夫人聽得一陣氣血翻滾。

“你說的可是真話?!”

林夫人怒道。

“句句屬實,絕不敢欺瞞太太!”

陳元堅定道。

“好啊,姓林的,”林夫人氣道:“我韓家給了他潑天富貴,難道還不夠嗎,一定要多養幾個小狐狸精才滿足?”

“彬兒,你做得很對,快,帶我去見那幾個小狐狸精,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模樣,竟然迷得他丟了良心。”

林夫人當即吩咐備馬車,陳元在前引路,帶上幾個家中健壯仆人,氣勢洶洶往城外莊園趕去。

林夫人剛出門,門房就知道不對勁了。

他是府裡的老人,很得林浩信重,城外莊園的事他自然很清楚。

見林夫人氣勢洶洶出城,他立即明白,老爺的事敗露了。

門房不敢耽擱,當即派人騎駿馬,去通知正在在巡視的林浩。

林浩和林文彬正在城外官兵營地,和駐紮此地的千戶長說笑,忽然見府衙裡來人,心中有些納悶。

傳信之人滿臉急色,湊上前來,悄聲說道:“老爺,不好了,太太去城外莊園了!”

林浩大驚失色。

他這個太太,雖然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道人家,可仗著自家勢力,最是潑辣不過,若被她趕去莊園,幾個小妾恐怕會被當場打死。

林浩匆匆辭彆千戶,遣散了隨從,隻帶著林文彬往城外莊園趕去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