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林浩坐回位子上,半天才終於平複了心情。

“滾過來!”

林浩喝道。

林文彬連忙爬起來,低著頭走到前面。

“你在山莊留宿的事可有外人知道?”

林文彬紅著臉道:“兒子哪裡敢讓外人知道,都是趁著天黑,偷偷潛進去的。”

林浩看他一眼,心中生起濃濃的嫌惡,說道:“過後再處置你這小畜生。”

“這個陳元看來很有問題,他居然知道你留宿山莊的事,想來是早就盯上你了,這人不可留!”

林文彬道:“父親大人打算怎麼做?”

林浩想了想,說道:“你派幾個人去除妖司外面盯著,什麼時候陳元去外面除妖了,立即來向我回報。”

在除妖的時候死幾個人,這太正常不過了。

林文彬控背彎腰,退出大堂。

林浩揉揉悶痛的胸口,心中恨意直冒。

這個該死的小畜生!

陳元離開府衙,回到自己家裡。

他奇怪地在幾個房間裡走了一遍,這纔想起已經把媚娘送走了。

院裡院外還是那些東西,卻彷彿到處空蕩蕩的,已經幾百年沒人來過了。

陳元難得地感受到一點孤單的情緒。

他自嘲地搖搖頭,心想,可能要花好一陣子來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了。

在書房呆坐了一陣子,陳元心頭一凜,往外面看去。

過了一會兒,院外傳來敲門聲。

陳元走出去把門打開,外面站著一個和尚。

“好久不見了,法源大師,近來可好?”

陳元笑道。

外面站著的正是法源。

法源雙手合十,唸了聲佛號,笑道:“明明三天前纔剛見過。”

陳元眉梢一挑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施主那兩道陰陽氣曾打破小僧的金缽,所以小僧記得它們的氣息。”

法源道。

原來如此。

陳元心中懊惱,他隻記得這和尚修眼神通,因此在神通成就前是個瞎子,看不到東西,卻忘了他對氣息最為敏感。

“怎麼,”陳元道:“大師要去揭發我嗎?”

法源苦笑一聲:“施主說笑了,如今的雲州府,沒有人能威脅到施主,小僧又能找誰去揭發,小僧此來,是有求於施主。”

陳元心中一動,立即明白了他的來意,於是側身讓他進來,說道:“大師請進吧,正念和尚怎麼沒隨大師同來?”

所謂正念,也就是媚孃的父親,許相公。

法源歎息著搖搖頭,說道:“正念心有魔意,被師父關了禁閉,不知何時才能破關出來。”

“魔意?”陳元奇道:“許相公?他一個書生能有什麼魔意?”

法源道:“正念隨小僧回大行寺,先是下藥毒倒了寺中武僧,師父念其初犯,隻罰他抄寫經書,修養性情,但他非但不知悔改,反而燒燬了藏經閣,師父這才罰他閉關,什麼時候真正徹悟心源,才能出關。”

嗬,這許相公還挺能折騰的,當初他就猜想許相公拜法源為師是另有打算,現在看來果然不謬。

“這麼說,大行寺的藏經閣被燒掉了?這佛門武道豈不是損失嚴重?”

陳元好奇地問道。

按照他前世看的武俠小說的邏輯,要是少林寺藏經閣被燒掉,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
法源搖頭道:“我寺經書多有備份,不至於如此,而且,佛門修行,全由兩卷青葉經而來,隻要青葉經還在,其他的都好說。”

陳元點點頭,心想怪不得許相公這麼容易就把藏經閣給燒了,估計他也是以為隻要燒了藏經閣,就能毀了大行寺,結果人家有備份。

“陳施主,”法源道:“大霧山中,你實在太魯莽了。”

“怎麼說?”

法源道:“依我的瞭解,施主不是那等漠視人命者,何以會屢次放跑蛟魔血脈,一旦被她逃回魔崖山,接回來蛟魔,豈不又是生靈塗炭?”

陳元搖搖頭,笑道:“大師你不用嚇我,這兩年我也打聽過六魔的事,六魔五百年前被驅逐,這五百年來,魔崖山也接了幾個六魔血脈回去,從沒見哪個把六魔接回來,可見,這事要想成功也沒那麼容易。”

“即便恰好這次成功了,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,六魔在世界之外,光是定位到它們就不容易,等什麼時候真得接了它們回來,我自會親自出手解決它們,不勞大師掛念。”

法源感到無奈,以這位陳施主的實力和霸道,難怪有這樣的自信,他恐怕是不可能勸動對方了。

過了一會兒,法源恭敬道:“陳施主,小僧這次來是想…”

陳元笑著打斷他道:“是想探討新佛法對麼?”

法源點頭道:“沒錯,施主口授小僧一句偈子,讓小僧獲益匪淺,隻是其中深微道理,小僧卻多有懵懂,還望施主可以多多指教。”

陳元早料到了。

一句話可以在關鍵的時候點撥一個人,讓他看到新境界,卻沒法建立一個完整的道統,法源若要繼續精進,必然要找他請教,這纔是他相信法源絕不會把他身份說出去的真正理由。 www.kanshu.com

“其實那句偈子並不是我自己說的。”

陳元道。

法源一驚道:“可是哪位隱世高僧的傑作?”

“大師可能不信,”陳元道:“那句偈子是我夢中所得。”

法源眉頭緊鎖:“施主請細講。”

陳元道:“我曾於夢中見佛陀演法,佛陀名釋迦,其演法時,有無量無邊天神神女拱衛左右,地湧金蓮,天降香花,無窮妙音開人靈竅,在下亦有幸身處其中,那句偈子即釋迦佛演講。”

法源一時間心防失守,雙手合十,高聲念起佛號來。

他和雲光公主不同,雲光作為皇室女,天然對所謂夢中講道的事有所懷疑,畢竟古來陰謀家多有這種操作。

法源身為僧人,卻對此深信不疑。

夢中參加佛陀盛會,這是經書中常有的記載。

他立即就相信,陳元必定是個有大慧根,有大功德,有大福報的轉生菩薩,這才能夢中赴佛會。

念過佛號,法源越發恭敬道:“陳施主可否將釋迦佛所說轉授小僧?”

陳元笑道:“這有何不可,我既受釋迦佛青睞,蒙其邀請,得赴盛會,自然應當儘心竭力,弘揚佛法。”

“隻是釋迦佛所講,實在太過龐雜,我也不能一時說儘,其中有句偈子,應該於大師頗有助益,我就講給大師吧。”

法源連忙站起來,鞠躬道:“還請施主傳授。”

陳元道:“釋迦佛曰: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