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隨官兵來到府衙,官兵直接把他帶到大堂上。

早有人進去通知知府。

林浩還沒到,先有兩隊衙役快跑進來,分列兩班,每班有十幾個人,全都手持刑杖,神態嚴肅。

陳元暗暗讚歎。

他也是做過衙役的人,隻是縣衙與府衙終究不可同日而語,看這兩班衙役的精神氣度,分明個個武藝精湛,縱然沒有開竅,卻也相距不遠,打頭的兩個班頭,至少也有兩三竅的實力。

看這架勢,分明是要審案的節奏,這又是為的什麼?

陳元心中納悶。

沒過多久,大堂後面轉出兩個人,正是林浩和林文彬。

林浩臉色晦暗,顯然傷勢未愈,陳元最後用五雷法劈開法源的佛手,林浩也被牽連在內。

林浩升到堂上,林文彬在旁伺候著,他自小就被父親帶在身邊,這裡面有訓練他處事才乾的意思。

啪!

驚堂木一敲。

“陳元,你可知罪!”

林浩喝道。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不知,請大人明示。”

林浩道:“還敢心存僥倖,把春暉樓姚映雪拐走的可是你?”

“姚映雪身在賤籍,你私自拐帶,按律當判你流放,不過本官愛才,念你初犯,隻要你老實認罪,把人還回來,本官會考慮從輕發落!”

陳元一怔,姚映雪不見了?

他忽然想起那晚看到的馬車,立即明白過來,看來姚映雪是自己逃走了,陳元感到欣慰,這姑娘總算是下了決心,而且她已經走了三天,卻還沒被追到,想來自保總算無虞。

陳元道:“不知道大人在說什麼,映雪姑娘不在春暉樓嗎?”

“還敢狡辯,”林浩道:“不是你拐帶她還能是誰,她消失前一晚你纔去見過她,她消失後,你也跟著消失不見,直到現在才現身,難道你要告訴本官,這都是巧合不成?”

還他媽真是巧合!

陳元心中吐槽。

不過麻煩的是他又不能說清這三天他去了哪,沒法替自己辯解。

林浩嚴厲地盯著他,喝道:“陳元,快從實招來,你把姚映雪藏去哪了?!”

陳元皺起眉頭,視線在堂上逡巡一陣,最後落到林文彬身上。

他盯著林文彬看了一陣,笑道:“在下實在不可能作案,有人可以作證。”

“哦?”林浩微諷道:“哪個能給你作證?”

雲光公主已經離開雲州府,在這一府之地他最大,哪個敢逆著他的意思給這小子作證?

“林公子可以作證,”陳元笑道:“在下這三天一直和他在一塊兒。”

林浩疑惑道:“哪個林公子?”

“林文彬林公子。”

“混賬,”林浩怒道:“你敢戲耍本官!”

“來人,拖下去打一百棍!”

“且慢!”

陳元喝道:“何不先請林公子開口對證,莫不是大人心有**,不敢讓林公子開口。”

林浩冷笑一聲,說道: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還在癡心妄想。”

他本來隻是要敲打陳元,並不是真得就認定了是陳元把姚映雪帶走了,畢竟他早就審過春暉樓的人,雖然春暉樓的姑娘們對姚映雪都有情誼,可情誼終究扛不住酷刑,他已經知道,是姚映雪自己離開的雲州府,隻是不清楚她去了哪。

隻是一來想到當天陳元竟敢拒絕他的招攬,再加以在大霧山受了傷,丟了臉面,心情不暢快,這才藉機敲打陳元,讓他知道好歹。

可看他如今竟然攀扯到林文彬身上,林浩反而懷疑起來。

林浩看向林文彬,說道:“文彬,你來和他對證,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說法。”

林文彬走上前來,說道:“陳元,你胡說什麼,我幾時和你在一起了?”

陳元笑笑,說道:“林公子當真貴人多忘事,你自稱欣賞我文采,那天你邀我出去遊玩,乘興賦詩,怎麼這麼快就忘了。”

“呸,”林文彬莫名其妙,說道:“哪個邀請你了,這幾天我一直在雲州府,不曾外出。”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林公子可不要抵賴,你做的詩我還記得呢,什麼紅綃帳暖,什麼峨眉堆翠的。”

林文彬臉色變得煞白,像是一下子被鉗住了嘴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林浩疑惑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林文彬渾身一顫,咽口吐沫,回道:“父親大人…”

“嗯?”

“不對,”林文彬連忙改口道:“知府老爺,小人那天的確和陳元在一起,小人一時糊塗,沒想起來,竟然誤了老爺的事。”

林浩眼睛微微眯起來,驚疑地看著自己的兒子。

借姚映雪出逃敲打陳元,這是他父子兩人共同商量出來的,林文彬怎麼可能和陳元在一起,就算真在一起,他也不可能會承認纔對,這種事還不是全看他一張嘴嗎。

“你確定?”

林文彬咬咬牙:“確定!”

林浩臉色變得陰沉,林文彬腿直打顫,幾乎要軟倒在地。

陳元笑道:“既然有林公子為我作證,我應該沒有嫌疑了吧,如此我是否可以離開了?”

林浩揮手讓他離開,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究竟發生了什麼,竟然讓一直懼怕自己的兒子,敢對抗自己的意思,為陳元作偽證。

陳元拱手,轉身退出府衙。

林浩讓兩班衙役退出去,問道:“小畜生,老實和我交代,到底出了什麼事!”

林文彬聽他詢問,身子不自主地發抖起來,牙齒磕磕碰碰,就是說不出話來。

林浩見他這副表現,心中更加驚疑,UU看書 uukanshu.com念頭極速地轉動起來。

最後他心中靈光一閃,怒道:“你那天去了城外山莊?!”

林文彬身子一顫,猛地跪了下來。

還真是?!

林浩隻覺一股熱血直衝腦門,胸口一痛,一口血噴了出來。

林文彬嚇了一跳,連忙抱住他的腿,哭道:“父親大人保重身體啊,兒子是畜牲,百死莫贖,父親大人可不能為兒子壞了身體。”

林浩一腳踹在他胸口上,把他踹飛出去,伸手顫顫巍巍指著林文彬,說道:“我早就聽到風聲,說你和夏穎不清不楚,隻是想著你不至於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,沒想到你竟然…”

林浩一口氣沒喘上來,死命咳嗽起來。

林家本農人出身,林浩高中進士後,被神京韓家看中,將家中女子嫁給他,也是藉著韓家的勢力,他才和首輔嚴清搭上線,因此在家中,他總覺得比娘子低一頭。

韓家娘子善妒,不許他納妾,他也就真不敢將女人帶回府中,可又耐不住心中騷動,最後就在城外建了處莊子,偷偷養了幾房女人在裡面。

山莊的日常事務都由林文彬周全,日久難免就傳出閒話來。

林浩本以為林文彬不至於和老子去搶女人,最重要的是,林文彬十分懼怕他,也不敢這麼做。

沒想到後來他要把姚映雪給陳元,卻激起了林文彬心中的怒火,他不敢公然反抗自家父親,卻大著膽子和父親的小妾私通起來,恰好林浩要去大霧山除妖,他更是沒了顧忌,卻不知為何,竟然被陳元給知道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