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真武一劍劈在大聖頭上,紫金冠應聲而斷。

真武先是一喜,隨即隻覺掌心巨震,法劍顫動不已,祂定睛看去,卻發現這一劍砍在猴頭上,除了斬斷幾根毛髮,竟連頭皮也沒削破。

“什麼!?”

丁鋒心中大驚。

用力一劍竟然不能傷到對方,這讓丁鋒心裡幾乎失守。

你他媽還戴什麼金冠,穿什麼金甲!

眼前這妖魔鐵棒勢重無法阻擋,法相堅固不可摧破,簡直毫無弱點,到底是何方神聖?!

趁著丁鋒一時失神,陳元一棒搠在祂胸口,真武法相身上龜殼一閃,隨即被鐵棒打得粉碎,真武法相遭受重擊,向後飛撞出去,不知抹平幾座山頭,壓碎多少巨樹。

林浩見丁鋒一劍沒能傷到大聖,早料到不妙,於是轉身躲避,擔心自己成了對方的目標。

隻剩下天狗凶性衝昏了頭腦,還不依不饒,咬著大聖右臂不放。

大聖右臂上閃起電光,下一刻雷霆炸起,天狗哀鳴一聲,狗嘴被炸裂,金色血液飛得到處都是,落地後化為養料,一時間樹木花草瘋狂長起來。

陳元順勢抓住狗頭就要往地下摜去,卻感覺背後一熱,火公已經襲過來。

火公張口噴出烈火,天地如熔爐,萬物為燃料,山岩流漿,土地焦枯。

陳元卻理也不理,任火焰在自己身上肆虐,抓住狗頭就砸在地下,又是一陣地動山搖,狗頭被砸得粉碎,神軀破敗,化作元氣消散開來。

陳元殺得興起,一晃鐵棒化作繩索,甩出去套住火公脖頸,就要把祂扯過來。

火公死命抵擋,卻發現對面的金猿力道之大,簡直無窮無儘,祂就像是一隻木偶,被對方輕易捉了過去。

陳元掐住火公脖頸,把祂拉到自己面前。

“玩火是吧?”

陳元冷笑一聲,手中生起火焰,一把塞進火公嘴裡。

神庭中,慶雲金燈中的火焰被儘數抽光,全部灌進火公體內。

火公隻覺一身火氣儘數失序,暴動起來,全部投入這外來的莫名火焰中,很快,火公神軀塌縮,一身精華全被神火吸收。

陳元收回神火,轉身就往林浩追去。

林浩見金猿凶暴得不講道理,早就沒了鬥誌,見火公迎了上去,作勢就要逃跑,沒想到火公連兩個回合都沒撐住,他沒跑兩步,就感到身後大地震動,元氣狂暴。

林浩心道不好,連忙轉過身來,提起金鐧迎敵,卻被金猿用鐵棒輕鬆把鐧挑飛。

緊接著金猿一鐵棒打在他胸口,大將軍法相整個爆成一團雲氣。

金猿正要一棒把雲氣攪散,徹底結果了他,卻發覺整個天地都暗了下去。

他抬頭看去,卻見一隻白玉大手,遮天蔽日蓋了下來。

佛門神通,大羅佛手!

“不成如來佛,也用五指山?嗬,長!”

金箍棒頓時瘋長起來,頂住向下壓過來的佛手。

“雷法!”

立即有滾滾黑霧彌散開來,黑霧中條條金蛇遊動,最後金蛇連在一起,粲然大明!

黑白赤青黃五色雷霆閃耀於天地之間,白玉大手被炸得粉碎。

大將軍法相剛剛重新凝聚,被雷電一激,差點再次粉碎。

幸好這麼一耽擱,真武法相和大將軍法相終於找到空隙,齊齊奔到法源和尚旁邊,三個法相併肩而立,驚恐地看向齊天大聖法相。

陳元晃晃腦袋,體內氣息運轉,被真武砍斷的金冠重新形成,身上恢複如初,依舊熠熠生輝,神威凜凜,剛纔的戰鬥彷彿隻是兒戲,而對面卻已經由七個法相變成了三個。

“你在哪學的五行雷法?!”

丁鋒喝問道。

這簡直不可思議,雷法是仙門絕藝,可即便是仙門三宗,每一宗也隻是有一門或幾門雷法,可眼前這無名法相竟然能五雷齊發。

丁鋒立即意識到,這人就是他一直在追查的那個法相,可是他究竟是什麼來曆?

陳元斜睨了他一眼,沒有搭話,繼續返回之前的山峰。

“前方無路,擅闖者死!”

三人全都下意識後退一步。

丁鋒羞憤欲死。

他還從沒遇到這種事,眼前這法相有十五丈高,應該剛過第一重死關,他雖然還沒過死關,可也相差不遠。

境界相差不遠,可實力卻如同雲泥,他們一起七個法相,被對方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真是可驚可怖,對面到底是個什麼恐怖存在。

三人面面相覷,都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難道就任由蛟魔血脈逃走?

蛟魔血脈的危險他們都瞭解,一不小心可就能把蛟魔接引回來,那可就釀成大禍了。

可如果想繼續追蹤,眼前這關就過不了,現在就隻剩他們三個,真再惹起對方殺性,他們三個怕是會交代在這裡。

“饒你們狗命,還不滾?”

陳元冷哼道。

丁鋒一咬牙,說道:“走!”

繼續追是不可能了,他一定要留下性命,把今天一戰的詳細情況都彙報上去。

眼前這個法相從幾年前就攪起風雨,直到今天才第一次出手,這是寶貴的資訊,不能白白浪費了。

由祂的實力看,等祂成長起來,恐怕不會比蛟魔威脅小,甚至還要超過蛟魔,蛟魔的威脅還隻是潛在的,眼前這人的威脅卻實實在在。

丁鋒說走,林浩求之不得,剛纔陳元一棒將他法相打散,隨後又是一番雷法,給他炸得不輕,他法相早就要維持不住了,畢竟不是真武和法源這等極品法相。

丁鋒和林浩恢複元身,疾馳而去,法源停了一會兒,心中有些異樣,沒過多久,也離開了。

見三人離開,陳元鬆了口氣。

接連打死三個法相大神靈,吸收了海量元氣,他已經撐得受不了了,要是再打死一個,他還真不知該怎麼處置纔好。

先留著吧,等什麼時候消化了這些元氣,再去尋來加餐也不錯。

見三人已經遠離,陳元恢複真身,快速離開戰場,在大霧山鄰近廣陽府的一側,他找了座山,用陰陽氣挖開山洞鑽了進去。

體內元氣像是要爆炸了一般。

陳元盤膝坐好,UU看書 kanshu.com慢慢調動元氣進入神庭,滋養齊天大聖法相。

這一坐就是整整三天。

這三天裡,齊天大聖法相時時刻刻都在增長,到最後元氣耗儘,法相已經由十五丈增長到二十五丈。

大聖法相頭上金箍多了幾條裂縫,竟然有約束不住的趨勢。

自從大聖法相形成以來,還從沒出現這種事,看來元始法相的確是落後大聖法相太多了,最近這段時間,一定要收斂一點,不能輕易動手,更不能動輒打死彆人。

修煉完畢,陳元鑽出山洞,仔細感應一番,確定周圍沒有人,他這才駕起風,往雲州府方向疾馳而去。

飛馳了半個時辰,陳元走出大霧山區。

山區外面把守的士兵已經不見了,畢竟幾個法相都在裡面吃虧了,一些普通士兵把守能有什麼用。

陳元悠哉地回到雲州府,隔著老遠卻發現城門口把守的士兵多了幾倍。

陳元心中納悶,不知道城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,緊接著卻見一隊士兵走上前來。

為首的士兵手持一張告示,和陳元比對了一番,問道:“可是除妖司陳元?”

“是我,什麼事?”

“跟我們去一趟知府衙門。”

士兵道。

陳元奇怪道:“知府大人找我何事?”

難道是大霧山的事?

不可能,如果林浩知道無名法相是他,怎麼敢派幾個普通士兵攔他。

可如果不是大霧山的事,還能是為什麼?

“你去了就知道了,”士兵道:“請吧,不要讓我們為難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