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媚娘跟著白娘子離開了,陳元目送她消失在山林中,陳媚娘沒有回頭一次。

陳元心中莫名有些失落。

他自嘲地搖搖頭。

人啊,就是賤!

剛把人趕走,心裡卻還在留戀,既然留戀,又何必趕人家走。

無聊地想了一會兒,陳元跳上峰頂,面朝北方坐了下來。

那些人應該馬上就要來了吧。

赤練剛現出原形的時候,丁鋒等人就感應到他的氣息,赤練體內受神火淬鍊,哪裡還能掩藏,丁鋒等人分明感應到遠處有一種陰陽交攻之氣,幾乎擾得周圍元氣全都躁動不安。

當前的大霧山,能有這種動靜,除了那幾個大妖,還能是誰?

眾人不敢怠慢,全都打起精神,運起渾身內息,往動靜傳來的方向趕去。

奔行了百十裡,越過不知多少座山頭,眾人猛地停下腳步。

眾人眼前出現一頭巨猿。

巨猿跨坐在山頂,雙腳卻搭在山根上,頭戴金冠,身穿金甲,足踏雲鞋,朝陽照在祂身上,熠熠生輝。

手持一根鐵棒,上書五個大字:如意金箍棒。

凜凜神威讓眾人呼吸不由得一滯,全都停下腳步。

眾人對視一眼,心中都有些驚疑,林浩走上前來,喝道:“哪來的妖孽,不知死活,敢攔在我們前頭?”

金猿斜睨他一眼,聲如雷鳴,震盪四野:“前方無路,到此為止。”

“好狂的性子,”丁鋒讚歎道:“隻可惜不自量力,終究難免身死道消。”

“誅邪,請金鵬!”

誅邪進前一步,取出裝有金鵬的匣子。

丁鋒依前行為,召出一隻金色羽毛的巨大鵬鳥,鵬鳥雙翅一搧就是一陣狂風,飛在空中,像是天邊烏雲。

“你們幾個跟著金鵬去尋其他幾個妖孽,我留下來試試這孽畜有多少斤兩,過會兒去找你們彙合。”

丁鋒傲然道。

這是他突破法相的首戰,當然不想和其他人圍攻,那樣怎能顯出他的手段。

金鵬得了命令,在空中四處巡視,很快看到遠處正不避身形,全速逃竄的赤練等人,於是長嘯一聲,振翅往那邊飛過去。

金鵬正從頭頂劃過,陳元手中鐵棒一揮,變作一根長索,沖天而起,向著金鵬套過去。

金鵬沒有防備,被套住兩隻腳,隨後隻覺身子猛地一墜,被整個扯了下來,重重摔在地上,祂撲搧著兩隻巨大的翅膀,還要起飛。

陳元一步跨過去,提腳踏在金鵬背上。

金鵬死命掙紮,陳元猛地發力,金鵬腹背被踩穿,金猿的力道仍舊不停歇,猛烈地踏在地上,一時間大地震動,山嶽搖盪,滾滾塵埃遮天蔽日,方圓十裡一片狼藉。

金鵬神靈之軀被踩爆,化作純粹的元氣消散在天地之間,大聖法相張口一吸,全部吞下腹中。

“前路不通,擅闖者死!”

金猿的聲音很平淡,卻彷彿警世之金鐘,自有不可違抗之威嚴。

餘下幾人全都駭然,金鵬好歹是法相境的大神靈,竟然一觸即潰,眼前這妖孽未免也太強大了些。

這等妖魔不可能是無名之輩,以前怎麼就沒聽說過?

難道是魔崖山的隱藏天才?

這幫妖孽真是其心可誅!

“放出火公!”

丁鋒凝重道。

剛纔他還要獨自除魔,可是看過大聖法相方纔的表現,他立即收起這個心思。

眼前的妖孽絕非他個人所能抵擋。

誅邪早就在準備著,當下把最後一個匣子打開,丁鋒以真武法相之力,將其中的火部神靈火公放出。

火公面貌猙獰,豎眉立目,十幾丈神軀密佈火焰,乍一現身就燒紅了半邊天,連早上初升太陽的光輝都被他搶了去。

誅邪,黃龍連同除妖司三位總旗,受不住火公神威,急忙帶領手下官兵往後面退去。

他們都清楚,這種層次的戰鬥已經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了。

法相之下,眾生皆如螻蟻。

隨著火公現身,其他幾人也各自顯化法相。

金羽凡修的是赤金槍,法相自然是一柄神槍,他也到了第一死關的邊緣,十五丈長一柄神槍矗立著,銳不可當,他肉身雖小,卻可以精神駕馭神槍,威能絲毫不可小覷。

林浩的法相卻是一個身材粗壯,手持兩根金鐧的神將,這名神將是國朝初跟隨太祖打天下的一名大將,憑自身天賦走出一條道路,傳下道統,可以成就三品法身。

林浩投靠嚴清後,被他賜予了這門功法。

兩個法相,再加上火公和天狗兩個神靈,全都發出神威,攪動風雲,可氣勢還是被丁鋒和法源搶了去。

丁鋒的法相是真武大帝,手持蕩魔法劍,漠然而立,彷彿一切玄妙具在吾身。

法源和尚的法相卻與彆個不同,他是自己走的新路,他的法相就是他自己,一個放大版了法源,但他的氣象縹縹緲緲,明明就在眼前,卻彷彿空無一物。

同時有七尊法相顯化,整個八百裡大霧山都在神威籠罩之下,普通的禽獸雖然無知無識,卻也彷彿感受到天災一般,向外逃竄而去,那些已經有了靈性的妖魔更是不堪,它們感受更深,法相神威直接鎮壓下來,讓它們精神幾乎垮掉。

赤練幾人剛奔到大霧山邊緣,感受到這股神威,不由得停下腳步,回身看去。

“老大,怎麼辦?”

清飽驚問道。

這股氣勢實在太驚人了,真武和法源兩個都是頂級品階法相,其他幾個也都是可以鎮壓一方的大人物,那位恩公再厲害,同時對上這幾位,恐怕也凶多吉少。

他可是承諾過要給自己一場造化的,要是死了可怎麼辦?

赤練有些猶豫,陳元助他化形,對他有大恩,他理應相助,可是把蛟魔血脈接回去是重中之重,他自己的性命也沒有這個任務重要。

半晌,赤練咬牙道:“你們帶姑娘和娘子快走,我回去看看!”

“不用!”

陳媚娘冷聲道:“你回去隻是徒增麻煩,叔叔的安排不會錯。”

“立即動身,離開大霧山!”

赤練三人對視一眼,決定聽從陳媚孃的話,幾人再次起步,往魔崖山的方向奔去。

陳媚娘被赤練馱在背上,她回頭往來時的方向看去,叔叔不知道怎麼樣了,他不會受傷吧,如果叔叔受傷,身邊卻沒人照顧,這可怎麼辦?

想著想著,媚娘感覺自己的魂兒已經要飛回去了。

陳元冷眼旁觀,等著對面顯化法相,絲毫沒有要打斷他們的意思。

六個法相把陳元圍住,擺開陣勢。

“殺!”

真武叱吒。

手中法劍指出,劍氣如虹,向陳元襲來。

陳元手中鐵棒直搠過去,攪碎劍氣,悶頭就是一下,真武法相周圍隱隱現出一層龜殼,鐵棒打在龜殼上,把龜殼打得粉碎,真武法相卻沒有分毫損傷。

丁鋒驚出一身冷汗。

玄武神甲竟然被瞬間打穿,這妖孽的鐵棒這麼重嗎?

陳元心中卻兀自不服氣。UU看書 shu.com

真武法相自帶龜殼?

不知道祂有幾層龜殼?

陳元立即就要上前再加一棒,卻聽嗷嗚一聲,天狗從身後竄上來,咬住他的胳臂,讓他手中鐵棒不由一緩,真武早晃身移開。

陳元伸手去掰天狗的嘴,卻聽一陣呼呼風聲,祂轉頭去看,卻見金羽凡把一柄神槍化成千百條槍,彷彿一道洪流向他沖刷過來。

“去!”

陳元叫一聲,陰陽二氣飛出和洪流攪到一起,隻輕輕一刷,赤金槍洪流竟被消磨殆儘。

至純至堅的赤金槍被陰陽氣刷成金行元氣,消散於天地之間。

金羽凡面色煞白,還沒反應過來,就見金猿大手抓來,把他捏在掌心。

陳元隻是一揮手,金羽凡就飛了出去,直飛出二三十裡,撞進一座大山中,再也動彈不得。

金羽凡平日裡對陳元不錯,他也不想太為難他,還是讓金羽凡脫離戰場的好。

陳元剛把金羽凡打飛,林浩的大將軍法相已經持金鐧進到身前,陳元把鐵棒交到左手,抵住砸下來的金鐧,不料金鐧勢重,陳元被砸得半截身子陷到地下。

天狗見有人相助,更加凶狠起來,用力咬著陳元的右臂,一邊死命地扭動身軀來撕扯,嘴裡發出嗚嗚的咆哮。

陳元正要把身子從地裡掙紮出來,卻見真武法劍高指,喝道:“北鬥星力,加持吾身,移三山五脈之重,鎮壓!”

陳元隻覺彷彿有幾座山嶽壓在他身上,讓他動作不由得一緩,真武法相早搶上前來,一劍劈頭砍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