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門房秦大爺剛把角落裡的小門打開,就見陳元從外面趕回來。

他心中有些詫異,但是並沒有多想。

這些除妖司差人過得是刀口舔血的日子,平日裡總是繃緊了精神,閒下來的時候生活放縱些是很正常的。

夜不歸宿都是尋常操作。

陳元隨意和老秦搭訕了幾句,得知王中成昨天竟然真的派人來給他指定了案子,結果被林英豪給強行攔下來了。

這讓他有些意外。

看來林英豪和王中成並不是一夥的,至少林英豪不會無原則的徹底依附王中成。

這讓陳元輕鬆了不少,總算不用擔心林英豪會替王中成盯著他。

當然,他也並不天真到以為林英豪會替他硬抗王中成。

一切還是要靠自己。

巳時正,林英豪帶著一個面生的年輕人進來了。

年輕人名叫鄭小六,二十歲出頭,看上去有股子機靈勁,是新來的差人,頂之前巨蠍案中死掉的差人的缺。

林英豪離開後,肖平點了自己小隊中的隊員,開始出去執行任務。

這個案子就在縣城附近不遠的村子裡。

村子裡有個老翁,養了三個兒子和一個閨女,結果到老了之後,三個兒子互相推諉,沒人願意照料老翁。

隻有一個女兒偶爾接濟一下,但女兒在夫婿家不頂事,因此縱能接濟,也是有限。

就這樣,老翁竟然活活氣死了。

死後一口怨氣悶在心中,結果發了屍變。

守靈的當夜,老翁詐屍,見人就打,三個兒子被他掐死了兩個,唯一還算孝順的女兒,被嚇得一口氣沒喘上來,也死了。

從那以後,這老翁就日夜在村子裡晃盪,人都說他是在尋唯一活下來的那個兒子。

肖平帶人趕到,沒費什麼工夫就把正在遊逛的老翁找到。

這老翁不過是心裡憋了口氣,還根本稱不上有什麼修為,被新來的鄭小六輕鬆製服,陳元根本沒來得及出手。

陳元估計就算他出手了,也未必有什麼報酬,這老翁還根本沒來的及成妖魔,隨便一個壯漢就能把他製服,隻是村裡人見好好一個死人忽然活過來,都嚇破了膽,這才任他遊逛了兩天。

輕鬆解決了案子,眾人回到除妖司,陳元見沒什麼事,偷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。

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去神庭檢視了。

剛進入神庭,他立即發現,四處飄散的黑煙不見了,神庭又恢複了之前的明淨。

他連忙轉身去看魔猿,卻不由得吃了一驚。

魔猿身上滿布著密密麻麻的裂縫,似乎隨時都能破開外面的一層殼,從裡面跳出什麼來。

可是這些裂縫中卻不再有黑煙冒出來。

最惹人注目的是,魔猿右手腕上竟然箍著一根鐵鏈,鐵鏈有拳頭粗細,由魔猿處向上延伸,直到大殿的屋頂,最後穿透屋頂,通往大殿外面不知道什麼地方。

陳元心中驚異,當即就想跑出大殿,看看這根鐵鏈到底通往何處。

剛走到大殿門口,卻見外面是無窮的混沌,他還沒邁出去,就覺得渾身發寒,彷彿要被凍僵了一樣。

他連忙又退回來,明白外面是去不得了。

神庭是人的精神之府,精神隻能收斂在神庭中,而不能外出,除非到了法相境,精神與法相相合,顯化在外面。

既然不能出去,那就隻能另尋辦法。

陳元看看拳頭粗細的鐵鏈,心中一動,縱身一躍,跳到鐵鏈上面,手腳並用向大殿屋頂攀爬上去。

很快陳元就爬到屋頂的琉璃瓦下。

鐵鏈從瓦片中穿過,留下海碗大小的一個窟窿。

陳元從洞口向外望去,外面仍舊是無窮的混沌,就像大殿門外一樣。

所不同的是此處所見的混沌中隱約有一尊巨大的人影輪廓。

這尊人影盤膝坐於混沌之中,一手握著鐵鏈,一手托著一盞燈,燈芯發著闇弱的微光。

陳元心中越發驚訝起來,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狀況。

難道這就是他修持太極圖說產生的法相?

可是從沒聽說法相居然能跑到神庭外面去的。

難不成是嫌他這座神庭簡陋,容不下這尊大神。

陳元忽的愣住了。

倒不是沒有這種可能,以太極圖說的層次,產生的法相絕非尋常功法可比,就算是這個世界的通天功法,也未必就比它強。

太極圖說可以說是數百年宋明道學開山之作,無論程朱或陸王,都對它尊敬有加。

更曾聽說,太極圖說所依據的太極圖來自陳摶老祖,因此深含道家義理之奧妙。

如此兼宗儒道之雄文,自然絕非凡品。

可是這尊法相既然在神庭之外,他又怎麼運用它呢,難道隻是用來鎮壓魔猿?

那豈不是大材小用。

正這麼想著,忽然見到巨大身影托於掌心的燈盞向洞口飛了過來,UU看書 uukanshu.com眨眼間就穿過洞口,進到大殿裡面,懸浮在陳元眼前。

燈盞樣式古樸,裡面沒有燈油,卻散發著黯淡的燈光。

陳元從鐵鏈上跳下來,燈盞也跟著飛了下來,始終懸在他面前。

他好奇地把燈捉在手裡,仔細觀察起來,卻始終不得其妙。

這燈到底是做什麼用的?

陳元心中疑惑,看上去除了不用添油就能發光外,好像沒什麼其他用處。

而且它隻是在神庭裡亮,而不是在外面,這麼看,它連照明的功能也發揮不了。

陳元剛想到“外面”這個詞,燈盞忽然憑空消失在他眼前。

他愣了一下,立即反應過來,連忙退出神庭。

果不其然,當他精神迴歸,馬上就見到懸在自己身前有一盞古燈。

古燈散發的光芒很微弱,可哪怕外面大太陽照進來的光芒也遮蓋不住它。

來到外面,陳元立即發現周圍的五行元氣全都彙聚到燈盞中,然後被古燈用作燃料,綻放出光彩。

原來燈光是這麼來的,可是它究竟有什麼用呢?

陳元拿過古燈,向燈芯的火焰瞧去,卻發現通過古燈的火焰看去,世界變得大不一樣。

天地還是那個天地,萬物還是那些萬物,可是萬物上都纏繞著形形色色的絲線,這些絲線無時無刻不在變化著。

這是什麼?

陳元心中好奇,他舉著這以五行為料的琉璃盞,在屋內四處觀察著,很快牆角的一張蛛網吸引了他的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