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帶著媚娘,駕起風,又疾馳回大霧山。

他早猜到白娘子幾人不可能還在原地等他,因此沒有直接過去,而是按照最初的辦法,跟在丁鋒等人身後,找到因果線,然後順著因果線摸了過去。

媚娘見他忽然帶自己來到山中,而且鬼鬼祟祟似乎在找什麼東西,疑惑道:“叔叔,咱們要去哪?”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陳元隨口答道。

走了沒多久,陳元帶媚娘闖進一處天然的山洞。

媚娘心中疑惑未解,眼神卻忽然直了起來。

從山洞深處走出來一個婦人,素白衣裳,面容嬌俏而又熟悉。

雖然兩年沒見面了,可媚娘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白娘子。

媚娘嘴唇囁嚅一陣,想要喊聲娘,卻忽然發現,自己竟然忘了這個字眼該怎麼念。

白娘子見到媚娘,眼淚唰的流下來,飛跑著把媚娘抱在懷裡,嘴裡直喊對不起,似乎不如此就無法表示自己兩年前舍她而去的歉意。

媚娘被白娘子抱在懷裡,一時間有些無所適從,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跟著哭,可她實實在在沒什麼想哭的感覺。

赤練三妖也從洞中走出來,好奇地看著媚娘。

這就是另一個蛟魔血脈?

可惜了…可惜沾染了人類的血緣。

人類血脈可以說是最弱而又最強的,任何妖魔,其血脈與人類融合,後代都必定表現出妖魔的特征,妖魔血脈會壓倒人類血脈,

然而同樣的,任何妖魔血脈隻要與人類血脈相容,都不要想著再恢複純粹的妖魔血脈,人類血脈榨不乾,隔不斷,最為難纏。

如果不是與人類血脈相容,兩個蛟魔血脈,又八成可能把蛟魔迎回來,現在隻有一位,就有些不夠穩妥。

陳元道:“早聽說過,魔崖山是妖魔聖地,人類不會去那裡面追殺妖魔,在裡面不用過東躲XZ的日子,你帶著媚娘在裡面好好生活吧,輕易不要出來了。”

媚孃的身子猛地一顫,急忙從白娘子懷裡掙脫出來,不可思議地看向陳元。

“叔叔,你也不要媚娘了?”

媚娘顫聲道。

陳元搖搖頭,說道:“叔叔不是不要你,隻是你孃親比叔叔好,她能更好地教導你…”

“你就是不要我了!”

媚娘憤怒道:“你當初是怎麼說的,你說至少養我到長大,我還沒長大呢,你就不要我了,還說是為我好,你問過我嗎!”

陳元胸口一悶,說不出話來。

媚娘飛跑過來,緊緊摟住他的腰,哭道:“叔叔你彆趕我走好不好,我以後再也不那樣了,我保證,求求你了,彆趕我走,求求你了!”

白娘子這下也看出了端倪,她震驚得張大了嘴,終於明白陳元所說的,媚娘跟著他不方便是什麼意思。

很快她心中釋然了,和恩公這樣的男子相處兩年,愛上他又有什麼奇怪的呢,相貌堂堂而又神通廣大,待人常存善意卻又不魯莽,如果不是早就和相公相識,連她恐怕也要心動。

陳元用力握緊拳頭,生怕自己不小心也掉下淚來,他從沒像現在這麼軟弱過,可是他必須強硬起來。

陳元道:“媚娘,你聽我說,隻要還在叔叔身邊,你就會控製不住自己,這樣對誰都不好,還是和孃親回去吧。”

媚娘靠在他身上,拚命地搖頭:“不會的,不會的,我一定能控製住!”

陳元沉默一會兒,歎息道:“可叔叔怕自己控製不住啊。”

媚娘驀然抬頭,不敢相信地看著他。

陳元給她擦擦淚,說道:“感情這種事沒什麼好指責的,所以我沒有怪你,但你應該有機會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的感情,這隻有等你離我遠一些了才能做到,而且你也應該有選擇的機會,待在我身邊,你隻認識我一個人,這種感情有多盲目啊。”

“等過幾年,你再回頭看現在的自己,說不定自己都覺得好笑了。”

陳媚娘怔怔地看著他,沒聽清他在說什麼,隻記得他第一句話。

忽然她回過神來,彷彿明白了什麼,媚娘鄭重道:“那如果過幾年我回來找你,你會要我做你娘子嗎?”

陳元不知如何回答,或者說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想法,想了想,他說道:“幾年時間太久了,誰也說不準那時候的事。”

陳媚娘點點頭,走回白娘子身邊,抓著袖子用力地把淚擦乾,回過身來說道:“陳元,長大後,我會回來找你的!”

“娘,咱們走吧!”

白娘子歉意地看了看陳元,陳元點點頭,示意無妨。。

赤練正要走上去,卻見陳元攔在他身前,問道:“你是蛟屬妖魔?”

“是的,怎麼?”

他話剛說完,陳元忽然伸手向他頭頂罩來。

這一下毫無征兆,赤練大驚失色,正要躲避,卻發現自己身周的空間似乎都被封鎖,他竟然絲毫週轉不得,隻能眼睜睜看著陳元的手掌落在他頭頂。

“你要做什麼?!”

清飽和申屠慌道,不知道陳元為什麼忽然要襲擊老大,連白娘子也是花容變色,隻有媚娘冷眼旁觀,她知道叔叔做事必有理由,他再怎麼也不會害她。

陳元手掌扣住赤練,下一刻,陳元掌心忽然冒出火焰,火焰順著赤練的頂心直貫進去,一瞬間就滲透進身體的每個角落。

赤練隻覺渾身都在煎熬,不自主就現了原形,竟是一條幾十丈的巨蟒。

巨蟒在地下翻滾掙紮,UU看書 www.kanshu.com鱗片掉落,蛇皮崩裂,看得清飽等人心中一片驚駭。

過了沒多久,巨蟒腹下突出來四個小角,很快蛇皮被撐破,竟然是四隻腳。

蛟屬性陰,其修煉就在於褪去陰體,化為至陽龍屬,陳元將慶雲金燈火焰導入赤練體內,為他祛除陰氣,煉化至陽,竟然讓他蛻變成蛟龍,至少省去他一百年苦修。

赤練化成蛟龍,匍匐在陳元身前。

“給你一場造化,隻有一個要求,回去魔崖山後,護佑媚娘平安,但凡她受一丁點委屈,我剮了你!”

陳元森然道,隨即心念一動,赤練隻覺渾身血液沸騰起來,蛟龍之軀似乎都要爆炸開來。

慶雲金燈之火,本就是陳元元始法相的一部分,自然隨他控製,無不如意。

“赤練遵命,以後必定唯姑娘馬首是瞻,絕不敢絲毫懈怠!”

赤練誠惶誠恐道。

“還有你們兩個,”陳元掃了清飽和申屠一眼,讓兩妖不由得一顫:“輔佐赤練,照顧好媚娘,以後功德圓滿,我也給你們一場造化,如果存心懈怠,讓媚娘受人欺負,我必定親赴魔崖山,先拿你們是問,然後推倒魔窟!”

兩妖叩首不迭,心中絲毫埋怨也沒有。

這個人類實在太可怕了,乍看起來還以為隻是個普通人,一出手卻石破天驚,連赤練老大都沒有還手之力。

“你們走吧,用最快的速度,直往魔崖山,中途不要停留。”

“那邊的幾個法相怎麼辦?”

赤練驚道。

“放心吧,他們不會跟上去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