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人類?!”

三隻大妖駭然道。

赤練身子一晃,就要來拿陳元,卻被白娘子攔下了:“且慢動手!”

“恩公,你怎麼會在這?”

白娘子震驚道。

“恩公?”

三隻大妖詫異道。

“小娘子,你怎麼還有個人類恩公,早說嘛,差點鬨出誤會。”

清飽把翅膀重新收起,埋怨道。

申屠嫌棄地看了他一眼。

這廝是打定主意要逃跑了!

赤練凝重地看著白娘子,等她解釋。

白娘子道:“之前和三位前輩提起過,這位就是將我從法源和尚手中放走的恩公。”

說完轉過身來道:“恩公怎麼來了,難道…”

她立即想到,陳元可能是隨除妖司來捉拿他們的,可如果陳元是來捉拿他們的,他怎麼可能一個人來,早就帶著那些法相高人一起過來了。

陳元道:“你呢,不老老實實回魔崖山,為什麼來雲州府?”

白娘子道:“我打聽到媚娘和恩公來了雲州府,所以想來看看她,如果可能的話,我想帶她一起回魔崖山。”

“現在倒是想起媚娘了,”陳元諷刺道:“當初你們兩個怎麼不記得還有個孩子在家?”

白娘子面有慚色,說道:“當初法源和尚追得緊迫,我也是沒有辦法。”

“與其讓媚娘跟著我四處逃難,倒不如給她找個好人家,我又知道恩公是個難得的好人,所以纔出此下策。”

“過去的事就不提了,”陳元道:“我這次來找你,就是想把媚娘還你,她在我身邊多有不便,還是你親自撫養她比較好。”

白娘子驚喜道:“媚娘也來了?”

說著轉頭向四周打量著。

陳元:“不,她沒來,等會兒我就去把她帶來。”

“不!”

白娘子驚恐道:“不要帶她來!”

“不瞞恩公,我們實在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,還不知能不能逃出生天,不要把媚娘也牽扯進來,媚娘就拜托恩公了,民婦今生無以報答恩公大德,隻盼有來世,做牛做馬以償。”

陳元心中歎息。

他又何嘗想把媚娘給白娘子養育,兩年來,二人日夜相處,媚娘早成了他生活中無法割捨的一部分,如今忽然要分離,他又何嘗不感到痛楚,隻是如今的狀況已經不允許他再遲疑,他不可能再親自撫養媚娘,不然非亂套了不可,而除他之外,最合適的無疑是白娘子。

陳元道:“放心吧,我既然要把媚娘帶給你,自然會保證你們離開。”

白娘子連同三個大妖全都感到驚喜。

白娘子道:“恩公有辦法?”

陳元道:“嗯,相信我就好。”

白娘子當然相信,這位恩公一直以來都神秘莫測,兩年前就可以輕描淡寫地壓下法源,如今兩年過去了,他能做出什麼事都不奇怪。

“我現在就回去把媚娘帶來,”陳元道:“除妖司請了朝天觀出面拿你們,他們有一隻巨犬,極善追蹤,你們小心為上,我可不想等我回來,你們已經被人擒下了。”

赤練道:“你放心,我們也不是沒和天狗打過交道,祂想捉我們也沒那麼容易。”

陳元點點頭,轉身沒入夜色中。

四隻妖面面相覷。

“老大,你看這人靠得住嗎?”

申屠問道。

“前輩放心,”白娘子道:“恩公是個難得的好人,他必定說到做到。”

赤練眉頭微皺,說道:“不管他可靠不可靠,咱們先換個地方藏身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”

“等會兒他回來了,找不到咱們怎麼辦?”

清飽道。

赤練道:“既然他能找到咱們一次,想必也能找到第二次,就看他本事強不強了,如果真的找不到,那他也不過如此,咱們憑什麼信他。”

他說得很有道理,清飽和申屠都很信服,白娘子雖然覺得這樣防著恩公很不妥,可四人中赤練纔是主導,而且她也不想再連累三人,因此也沒表反對,跟著三人往彆處轉移去了。

另一邊,丁鋒,法源,林浩,金羽凡跟著天狗往山中挺進,後面則是誅邪,黃龍和除妖司三名總旗,再後面則跟著一些通了竅的官兵將領,共五六十人,每到一處,眾人都四散開來,檢查一番,待沒有收穫,又繼續向前推進。

進山眾人中,算上天狗,共五個法相,再加上誅邪背後匣子中兩個,那就是七個法相,這麼多法相高手,足夠把整個大霧山翻過來,對面隻三個大妖,自然手到擒來。

一行人全都躊躇滿誌,林浩和金羽凡想的是除掉三個大妖,以及蛟魔血脈究竟是多大功勞,恐怕足夠他們向上升一級了。

丁鋒則因為自己對於法源終於小勝一招感到滿意。

眾人各有心思,在林中輕鬆前進。

陳元出了大霧山,駕起風,向雲州府疾馳而去。

回到家裡時,陳媚娘還沒睡覺,自從陳元離開,她就焦慮地坐在廳中等他,時而站起來走到院子裡看看,等發現陳元並沒回來, www.kanshu.com又懊喪地繼續回來坐著,出一回神,就又忍不住出去看看。

她心中說不出的懊悔。

林浩要把姚映雪給陳元,這事讓她一時間方寸大亂,竟然忍不住把心思說了出來。

叔叔果然生氣了,到底該怎麼辦纔好?

陳媚娘正六神無主,忽然聽到院子裡傳來響聲,她連忙跑出去。

“叔叔你回來啦!”

陳媚娘驚喜道,一邊偷偷去看陳元的臉色,卻見他面色沉靜,看不出什麼情緒,她不由得心慌起來。

她倒寧願叔叔大罵她一頓,也好過現在這樣深不可測,讓她驚恐。

“叔…叔叔,我燒了熱水,這就去給你倒水洗臉!”

說完急忙轉身要往屋裡跑,卻被陳元給拉住了。

陳元拉住她的手,好像想起什麼,下意識又鬆開了。

陳媚娘何等敏感,她立即感覺到叔叔對自己的態度變了,以前她再怎麼和他表示親密,他都沒有顧忌,可現在隻是牽手,叔叔都已經不能不有所避諱。

委屈慌亂之情襲上心頭,媚娘忽然撲到陳元懷裡,哭道:“叔叔,我錯了,你饒我這一次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!”

陳元心中一軟,他捧著媚孃的臉,溫聲道:“不,你沒有錯,感情是很正常的事,甚至是很美好的事,這不能怪你,隻是需要有人去教導你該怎麼處理自己的感情,可是這一點連叔叔自己都不清楚,更教不了你。”

媚娘淚眼朦朧地看著他,對他的話似懂非懂。

陳元道:“走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