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林浩問道:“丁仙長,大霧山峻嶺幾十座,山丘有幾百,幾個妖孽藏身其中,如何尋找纔好?”

丁鋒心中一動,看向法源和尚,笑道:“法源,你大行寺可有什麼手段搜妖尋怪?”

法源和尚搖搖頭,說道:“實在慚愧,貧僧跟隨這幾個妖孽近一個月,隻能略微感應其妖氣波動,若他們收斂妖氣,不運用神通,貧僧也就無可奈何了。”

丁鋒很滿意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看看我朝天觀的本事如何?”

“丁鋒施主儘情施展就是。”

法源和尚道。

他明白這是丁鋒在和自己較勁,一來大行寺和朝天觀各是仙門與佛門正宗,二來這兩人也都是同代的翹楚,再加以法源和尚先入法相,而且走出了新道路,丁鋒自然對他特彆在意。

隻是自家知道自家事,法源也有自己的難處。

他雖然藉助陳元口授的那句偈子窺見了佛學新境界,並因此顯化法相,可一旦入了門,卻發現自己對這片新境界,看得並不分明。

這兩年來,他和大行寺師長多番講論,總覺得有難以了悟的地方,因此突破法相後,他的境界提升變得極為緩慢。

他這次下山,一是為蛟魔血脈,另一方面也是為找到當初那人,與他共同講論,以求能有所徹悟。

他先是去了平陽縣,暗中查訪一段時間,得知當地除妖司隊長曾收養一個女童,而時間與他遇到那人的時候正相符合,於是決定到雲州府找那位升任小旗的隊長,結果半途中遇到了白娘子幾個,於是尾隨其後,直到現在。

丁鋒回身吩咐道:“誅邪,請天狗。”

誅邪身後揹著三個匣子走上前來,他打開其中一隻匣子,從中取出一軸畫,將畫展開後,眾人隻見上面畫著一條靛青色猛犬。

丁鋒拔出手中法劍,默運神通,喝道:“我以真武法相,命天狗現形!”

話音剛落,隻見畫上金光閃爍,眾人身前的場地上出現一頭猛獸,高約兩丈,渾身靛青,正是天狗。

天狗是被朝天觀收服的神靈之一,因此憑藉神牌,可以召喚其助戰。

天狗最善尋蹤,丁鋒來之前就考慮到妖魔蹤跡難尋,因此把天狗帶了來。

“天狗,找到那幾個妖孽!”

丁鋒喝令道。

天狗不敢怠慢,猛吸一口氣,平地捲起一陣風,周圍所有的資訊都被祂收納進自己的鼻腔,仔細地分析著。

營地後面二裡地左右,陳元見天狗現身,連忙調動元始法相,將自身所有因果收斂,絲毫氣息都不外露。

他心中思索,這隻巨獸八成就是用來追蹤白娘子等人的,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躲過?

必須在這些人之前找到白娘子,要不然事情恐怕不好處理。

可是怎麼才能找到他們呢,那巨獸明顯是專精尋蹤,他縱然有手段,又怎麼超過專精尋蹤的巨獸?

陳元想了一會兒,忽然心中一動。

既然這些人都要尋找白娘子,那他們身上肯定各自有一條因果指向白娘子,隻要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指向同一方向的因果線條,那豈不就是白娘子的方向?

陳元睜開法眼,向林浩,丁鋒等人看去,糾結複雜的因果線條呈現在他眼前。

找到了!

陳元眼睛一亮。

那十來個人身上,果然各有一條因果,指向同樣的方向。

陳元繼續收斂氣息,繞開眾人的視線,向大霧山中奔去。

大霧山內五百裡處,子午峰頂。

白娘子面前站著三個人,打頭的是個氣質陰冷的青年,臉色沉鬱,瞳孔細小去針,其次是個看上去老實忠厚的中年人,最後面那人,竟然長著一顆烏鴉頭,側身對著三人,蹲在一旁,手中抓住一捧堅果,隨手丟在自己的喙裡,輕鬆咬碎,吞進肚子裡。

白娘子慚愧道:“三位前輩,都是我連累了你們,等會兒你們找到機會,自己逃命去吧,不要再顧忌我了。”

她本來想偷偷趕到雲州府,接了女兒就一同回魔崖山,從此再不出來,安安生生過日子,哪成想半路上竟然遇到法源和尚。

她四妖打又打不死,甩又甩不掉,如今眼看著對方的幫手都來了,再拖一陣子,他們恐怕逃也逃不掉了。

聽她如此說,烏鴉頭回過身來,笑道:“誒嘿,小娘子這話說得實在,能逃掉幾個總好過大家一塊兒死在這,等會兒那和尚帶人圍上來,

可彆怪我顧不上你們幾個,我老清是有翅膀的妖,到時候我現出原形,展開翅膀,可就先逃命去了。”

“哼!”中年人模樣的大妖冷聲道:“就你這臭烏鴉會飛,你以為對面會不會把金鵬帶來?UU看書 www.shu.com”

聽到金鵬兩個字,烏鴉頭渾身一抖,不自覺張開喙子怪叫兩聲。

中年人一把抓住他的喙子,喝道:“怪叫什麼!”

“真是怪了,我魔崖山怎麼會有你這種膽小鬼?”

烏鴉頭晃晃腦袋,掙脫了束縛,說道:“你以為我想去魔崖山,我好好的在山中修行,我又不吃人,平日裡吃些果子就能活,偏玄甲那廝硬要拉我去魔崖山,我說不去,他就暗自引除妖司的人來抓我,我可不就隻能去了。”

“清飽,申屠,不要吵了!”

陰冷青年斥責道。

他對白娘子說道:“你是蛟魔血脈,我們三個死十次,隻要能把你送出去,都是值得的,不要再說讓我們自己逃命的話。”

“剛纔山外有神威傳來,我估計是天狗來了,咱們趕緊換地方,不可在一處呆太久,或許能多撐一段時間。”

烏鴉清飽嘟囔道:“多撐一段時間有什麼用,最後還不是被人捉住。”

“死烏鴉你少說幾句吧,彆惹老大心煩了!”

申屠怒道。

陰冷青年赤練道:“隻要多撐一段時間,魔崖山就有可能派援手過來,到時候咱們就能活。”

希望如此吧。

四人心中歎息道,他們都明白,這隻是一個願望而已,魔崖山若是這麼容易就能把人派出來,妖族還用躲在十萬大山中嗎。

四人正要動身,旁邊樹叢中忽然有草木搖落之聲。

“什麼人,出來!”

赤練喝道。

樹叢被分開,陳元從中走了出來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