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陳元坐在椅子裡,想著什麼時候去大霧山看看。

除妖司金羽凡百戶長和林浩估計已經動身了,最好不要和他們撞上。

陳元想了一會兒,發現媚娘在旁邊磨蹭著走來走去。

陳元奇道:“還不去睡覺,在這走來走去做什麼?”

媚娘湊到他身前,問道:“叔叔,那什麼官真要把映雪姐姐給你?”

陳元點了點頭。

“那你怎麼沒要,你不是說映雪姐姐很漂亮嗎?”

陳元笑道:“漂亮的女人多了,長得漂亮我就要?”

媚娘趴到他身上,問道:“那叔叔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?”

陳元嗤笑道:“小孩子家家的問這個做什麼?”

“就問,就問,”媚娘撒嬌道:“叔叔快說,媚娘這樣的好不好?”

陳元一怔:“你在說什麼?”

媚娘直起身來,她屈膝跪坐到陳元腿上,讓自己貼到陳元身前。

“叔叔,媚娘做你娘子好不好?”

陳元心中好笑,還以為小丫頭又在捉弄人,可沒等他反應過來,媚娘忽然把嘴唇湊了上來,小丫頭散亂的呼吸打在他臉上,癢癢的,溫熱柔軟的唇瓣讓他一陣心悸。

陳元渾身寒毛炸起,他猛地推開媚娘,站起身來。

他嚴厲地看向媚娘,卻發現媚娘也在倔犟地看著他,絲毫沒有迴避的意思,過了半晌,他忽然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。

陳元轉身走出房間,心裡亂糟糟的。

他早就知道媚娘很依賴他,可他沒有多想,畢竟隻是一個孩子,離了爹孃,依賴他這個收養人是很正常的事。

他不是沒想到媚娘以後年齡大了,會有感情上的問題,可總以為這還早,今天的事卻像是迎頭給了他一悶棍。

他這才反應過來,媚娘終究不是人類小孩,身具蛟魔血脈,她本就靈通,再加上從小生活不安穩,更讓她早早成熟起來,已經不能當普通小孩看待了。

後來他收養了媚娘,媚娘身邊大部分時候隻有他一個人,如果動了男女之情,可不是隻能是對他。

不能再這樣下去了!

陳元猛然醒悟。

如果繼續留媚娘在身邊,這種情感隻會越來越深。

媚孃的情感也還罷了,更讓他驚懼的是…剛纔媚孃親上來的時候,他心中不覺生起的悸動。

他隱約感覺到,這件事不是他能處理的了的。

再這樣下去,恐怕就沒法收拾了。

既然他不能處理,那就要找合適的人。

陳元轉身想走回屋裡,卻忽然停下,最後走到窗前,說道:“這件事是我沒有儘到責任,錯在我而不在你,你不要多想,我有事要出去,你老實在家等我回來。”

說完縱身躍出院子。

陳元剛離開院子,媚娘猛地衝出來,看著空蕩蕩的小院,她臉上煞白,眼神中全是驚恐。

闖禍了!

陳元來到大街上,想了想,他往怡紅院跑去。

怡紅院是清揚河上有名的青樓,他雖然沒去過,可也很容易就找到門路。

走進怡紅院,龜公立即迎上來,叫道:“陳元陳公子到,姑娘們快來啊!”

陳元皺起眉頭,問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龜公笑道:“大名鼎鼎的陳公子,誰不認識。”

兩人沒說幾句話,早圍上來一隊姑娘。

“陳公子,什麼時候給妹妹作首詩,妹妹掃榻相迎呢。”

“陳公子,你真見過那等天仙似的美人?你快看看,妹妹我如何呢?”

“陳公子…”

“陳公子…”

一瞬間,嘰嘰喳喳一片嘈雜。

陳元皺著眉頭,把龜公拉過來,問道:“除妖司的林英豪在哪個房間?”

龜公伸手往樓上一個房間指去。

陳元直接拔地而起,從女人們頭頂越過,上了二樓。

一腳踢開門,林英豪正在顛鸞倒鳳,差點被嚇到決堤。

“陳元,你要死啊!”

林英豪哭笑不得。

“幫個忙。”

林英豪道:“什麼忙你明天說不行,偏這個時候來,正興頭上呢。”

陳元道:“急事,你幫我代幾天工,我有要事要離開雲州府,過不了幾天就回來。”

林英豪一驚,說道:“金大人剛帶著三位總旗去大霧山,走前讓留下的人都打起精神,不要懈怠,這時候代班不好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好的,”陳元道:“雲州府妖魔多來自大霧山,如今金大人去了大霧山,其他地方的事務也會輕省些,不會有什麼問題。”

林英豪見他說得有理,隻好道:“好吧,那你可早點回來,要是被幾位大人發現,那可大大的不妙。”

陳元離開怡紅院,

往南門方向奔去,卻見一輛馬車從眼前大路上駛過,往西門方向駛去。

陳元心中納罕。

這不是春暉樓的馬車嗎,這麼晚是去做什麼?

陳元沒有多想,直奔南門而去,出了南門,他駕起風,向著大霧山的方向一路狂奔。

大霧山前的營地裡,UU看書 uukanshu.com火把排成長龍,照得周圍亮如白晝。

林浩和金羽凡彙合後,沒有耽擱時間,立即趕了過來,同來的還有除妖司三位總旗,另外便是李雲貴的老恩主,通判黃龍,黃龍和三位總旗一樣,都是九竅修為。

一行人來到營地後,卻發現幫手已經到了。

法源和尚正坐在地上誦經,一邊仔細感應著大霧山區妖魔氣的波動,若妖魔氣波動有異常,他立即就要撲過去檢視。

在法源和尚旁邊,有一個面容冷傲的青年,竟然是丁鋒。

林浩和金羽凡先是向法源和尚問好,隨後道:“丁仙長不是回朝天觀了,怎麼這麼快便回來?”

丁鋒道:“突破了,也就下山了。”

金羽凡和林浩二人身體一震,互相苦笑對視一眼。

人和人真是不能比,他二人都是年過四十才突破了法相,可眼前這兩位,法源和丁鋒,不過而是出頭,就已經顯化法相,而且,兩人的法相都是極品,雖然他們都是突破十來年的前輩,可對上這兩個年輕人,卻毫無勝算。

林浩歎息道: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有丁仙長相助,那幾個妖孽可就十死無生了。”

丁鋒不理會他的奉承,反而看向金羽凡,問道:“貴司有位陳元,可還在雲州府?”

金羽凡道:“還在,丁仙長認識他?”

丁鋒點點頭,意味莫名的笑道:“還在就好,我正要去拜會他呢。”

林浩和金羽凡都有些疑惑,不知道這位新晉法相,未來的真武大帝,為什麼會去拜訪一個區區除妖司小旗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