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姚映雪見到陳元走進來,眼光一閃,卻沒有動作,彷彿隻是擺在房間中的一個物件。

陳元心中疑惑,不知道林浩找他來議事,為什麼讓姚映雪也在旁邊。

“陳元你可算回來了,本官等候多時了。”

林浩笑道。

“讓林大人久等了,大人可是在等青詞,恐怕要讓大人失望了,青詞實在並非我專長,大人還是轉托他人吧。”

陳元道。

“青詞的事以後再說,”林浩笑嗬嗬說道:“今天找你來,是給你說一件大喜事。”

陳元疑惑道:“卻不知是什麼喜事?”

林浩向旁邊站著的林文彬使個眼色。

林文彬走上前來,悶聲說道:“陳元,父親大人說像你這等才子,身邊無人照料,有失體統,因此要將映雪姑娘送給你作妾室。”

把映雪姑娘送給…我?

陳元一時沒反應過來,下意識往姚映雪那邊看去,卻見她遠遠地站在昇仙圖下面,似乎完全沒注意他們在說什麼,眼睛直直地看著前面不知道什麼地方。

陳元感覺有些荒誕。

他早就知道這個世界有人口買賣的事,既然能買賣,那轉送自然也沒什麼了不起,可當有人當著他的面告訴他,要把一個人送給他,他還是覺得荒誕,以至於有些想笑。

人也是可以送的嗎?

陳元搖搖頭,笑道:“恐怕映雪姑娘不願意吧?”

林浩道:“放心,我已經和映雪談好了,能服侍陳公子這等人品文采俱佳的年輕人,是她的福氣,她很樂意?”

“你真樂意?”

陳元看著姚映雪問道。

這句話一下子把她從天外天拉回來,看著陳元意味不明的眼神,姚映雪一下子回想起兩人之前講過的話,羞愧,悲涼,委屈,種種情緒襲上心頭,最後隻化成一句話:“能服侍公子,是映雪的福氣。”

姚映雪的聲音空洞洞的,陳元心中歎息,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他不再看姚映雪,轉而對林浩說道:“多謝大人美意,隻是在下福薄,消受不起這等大禮,大人還是收回吧。”

“怎麼?”林浩問道:“映雪可是入不得你眼?”

“映雪姑娘秉稀世俊美,神仙的眼也入得,更不用說我了。”

“那你怎麼又拒美人於千裡之外?”

陳元笑道:“在下彆無長處,隻是還有些自知之明,在下無父母叔伯依靠,也無親戚朋友倚仗,自身不過六竅修為,縱能念幾首酸曲,不過娛人耳目,玩意而已,映雪姑娘這等美人,不是在下可以消受的。”

林浩似笑非笑道:“隻要有首輔大人做靠山,再多的美人你都能消受。”

這纔是他今天的目的,可謂圖窮匕見。

陳元心中一陣噁心,不想再和他糾纏下去,能在公主和首輔兩方之間左右逢源自然好,可如今看來,為達到這個目的已經耗費太多精神,實在得不償失,而且太他媽委屈自己了。

他現在已經突破了第一個死關,早過了可以隨意拿捏的地步,再說他還有陰司這個最終退路。

手握這麼多牌,居然還和這麼噁心的父子倆虛與委蛇,實在說不過去。

陳元冷笑道:“在下骨節太硬,恐怕伏不下身去,鑽不得首輔家的狗洞。”

此話一出,林文彬嚇得閉過氣去,他從沒見有人敢這麼和父親講話,至於他自己,更是想都不敢想。

姚映雪眼中閃過異彩。

她還從沒見過陳元的這副面孔,隻覺他形象瞬間高峻起來,甚至還有些熟悉,她彷彿看到了爹爹的影子,當初爹爹決定上書彈劾嚴清,臨行前的背影中,也是這樣一副骨節太硬,伏不下身子的硬挺姿態。

林浩也沒想到陳元的迴應會這麼激烈,他眯起眼睛,陰沉沉說道:“年輕人還是不要太氣盛,要不然恐怕活不長久。”

不氣盛還叫年輕人嗎?

陳元心裡不自覺接了一句。

“嗬,”陳元笑道:“隻要林大人開恩,在下不愁活不長久。”

林浩眉頭緊鎖,他好像第一次認識這個年輕人一樣。

房間裡一時間死一般靜,連林文彬也不敢插話,擔心被遷怒道。

過了半晌,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,走進來一個高級仆人。

“老爺,除妖司金大人找大人議事。”

仆人道。

“他有什麼事?”

林浩壓住怒氣問道。

仆人道:“據說大霧山裡發現了蛟魔血脈,還有三個大妖護衛,金大人要大人與他一同去降伏妖魔,剷除蛟魔血脈。”

林浩心中一驚,立即把陳元的事放到了一邊,蛟魔血脈,這可是重中之重,而且還有三個大妖,在這雲州府,這可是足夠翻天的配置。

“除了金大人,還有什麼人去除魔?”

“大行寺的法源大師,朝天觀也派人請了三尊神靈過來。”

“另外廣陽府除妖司的百戶也已經派人去通知,得到訊息後會立即過來馳援。”

這就是七個法相。

林浩心中安定下來,當即撇下陳元,去和金羽凡會面。UU看書 www.shu.com

陳元隨意向林文彬拱下手,隨後看了姚映雪一眼,見她臉色慘然,搖了搖頭沒做理會,轉身離開了知府衙門。

離開知府衙門,陳元轉去紅山書院接到媚娘。

從書院會城裡的路上,陳元神情有些低沉。

媚娘見他神色異常,靠過來把他的手臂抱在懷裡搖一搖,問道:“叔叔,你有煩心事?”

陳元搖了搖頭。

白娘子的事還是不要告訴她好,徒增她煩惱罷了,知府衙門那仆人的話他聽得清楚,目前看來,至少有六個法相境會到大霧山。

白娘子四人要是被他們圍上,逃走的希望微乎其微。

媚娘正色道:“叔叔,你要是有煩心事,一定要告訴媚娘,媚娘已經長大了,可以為你分擔了。”

陳元心中一暖,笑道:“是啊,媚娘長大了。”

去他孃的,還是想辦法去大霧山看看吧!

陳元帶著媚娘在城裡散了一會兒,回到家的時候,卻見一個丫頭正著急地在他門口徘徊。

這不是春暉樓的五兒嗎,她咋跑到這來了?

陳元疑惑道:“五兒,你在這乾什麼?”

五兒像是見了救星,帶著哭腔說道:“陳公子,你快隨我去看看吧,我們姑娘上吊了!”

陳元驚道:“映雪姑娘死了?”

“呸呸,”五兒連忙道:“哪裡就死了,幸好被我發現的早,及時救下來了,脖子上都勒出血了,現在還趴在床上流淚呢。”

陳元鬆了口氣,奇道:“既然救下來了,你該去找大夫啊,找我做什麼?”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