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整整花了一天工夫,陳元方纔度過死關。

大聖法相被劫火打磨得圓滑澄明,比之前凝實了不少,這是個去粗存精,去假存真,去虛存實的過程。

一直到最後,修成一個極精極真極實的法身。

陳元從洞中出來,心想,原本說好入夜後就返回營地,結果他一晚上都不見蹤影,那三位總旗還不知道怎麼想呢,八成以為他已經被妖魔殺掉了。

現在該想想等會兒怎麼應付盤問。

就說遇到一個狐妖,戰鬥中不及回返,費儘九牛二虎之力,最後終於把狐妖斬殺,而且得到訊息,大霧山中來了三個大妖。

可為什麼沒有放出雲中火求援呢?

就說雲中火不小心掉到水裡打濕了,因此耽誤了求援。

陳元編好了瞎話,把雲中火浸到溪水裡,免得等會兒露餡,這才反身準備回去營地。

他剛要起行,忽然感覺腳下傳來一陣顫動。

地震了?

陳元心中納悶,忽然聽到遠處一聲巨響,彷彿憑空炸了一道雷,他往響聲傳來的方向看去,隻見那邊金光閃爍直衝雲霄,元氣波動如同大海狂濤,滾滾而來。

這個動靜絕不可能是通竅境武者能弄出來的。

陳元想到了狐妖說的三個大妖,難不成這三個大妖打起來了,又或者是和彆人打?

他沒有遲疑,縱身往動靜的方向奔去。

鬨出這麼大動靜,三個總旗肯定會過去,正好相會,他不趕過去反而惹人懷疑。

陳元把速度控製在六竅穴的程度,在山間跳躍著,翻過幾座山頭,眼前出現一處平坦土地,卻不是天然形成,而是被人移平一座山後留下來的山根,四周到處是崩裂的石塊,以及被砸到東倒西歪,蔫搭搭的花草樹木。

陳元眼睛一縮,猛地停下腳步,渾身氣息收斂,不再外放一分。

就在前面的空地上,站著一個僧人,雪白的僧衣,頭頂光滑像鏡面,眼上罩著一塊黑布,這是修眼神通的和尚常有的裝備。

法源和尚!

這傢夥什麼時候又從大行寺跑出來了?

陳元往兩邊掃視,想看看當年的許公子在不在,卻沒看到有人在旁邊。

沒過多久,有幾道破空聲傳來,是王風三人。

他們幾個也正在山中探查,一邊搜尋徹夜未歸的陳元,聽到動靜後也連忙趕過來。

隔著老遠,王風就看到了陳元,他心中疑惑,想要問他一整晚都乾什麼去了,可眼下卻不是時候。

他越過陳元,奔到法源身前:“可是大行寺法源大師?”

法源回過身去,溫和笑道:“來的可是除妖司的大人?”

王風恭敬道:“正是,小人雲州府除妖司總旗王風,敢問法源大師,此地發生了什麼?”

“你們來的正好,”法源道:“貧僧正愁怎麼通知你們。”

“這一個月來,貧僧一直在追蹤蛟魔血脈,最後那妖孽在三個大妖護持下進了大霧山,勞你把訊息傳回除妖司,請貴司百戶大人和知府大人前來助我降妖。”

王風三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三頭大妖,蛟魔血脈,這可都是天大的事,的確要知府大人和百戶大人親自前來,甚至這兩位大人前來都不夠。

“法源大師,你一個人留在這穩妥嗎,可需要我們留個人下來接應?”

王風問道。

法源搖頭道:“多謝好意,貧僧和那幾個大妖打了一個月交道,已經熟悉他們,雖然無法降伏,自保倒也無虞。”

王風不再廢話,立即轉身帶頭往回跑去。

陳元也隨在三人身後,一邊想著剛纔法源的話。

三個大妖,蛟魔血脈,這不是之前曹先生說過的事嗎,這個什麼蛟魔血脈會不會是白娘子?

魔崖山在江東省西南向,三個大妖既然是要把她帶回去,為什麼進了大霧山,莫非…她是來找媚孃的?

陳元心中思索起來。

現在那三個大妖已經被法源鎖定,估計一時半會沒法脫離,過不了多久,百戶長等法相高手也會來到,時間拖下去,甚至其他地方的法相也會過來支援,三個大妖更加沒法脫身。

三個大妖沒法脫身,白娘子自然更加危險。

陳元心中犯起嘀咕來。

他和白娘子沒什麼交情,甚至他之前救她一命,算是對她有恩,不存在他欠她這種說法,所以她有危險也好,逃出生天也罷,都和他沒什麼關係。

可她畢竟是媚孃的孃親,

看在媚孃的份上,他也不好看著她受難。

彆看那小丫頭每每嘴硬,可他知道,小丫頭最重感情,心裡到底是放不下這個孃親。

隻是若要救她,還真有些麻煩,很快這裡就要成為法相級殺場了, www.uukanshu.com要想悄無聲息過來把人救走,簡直是白日做夢。

算了,隨機應變吧,有機會就出點力,如果實在沒有機會,那也沒辦法。

一邊想著,陳元隨同王風等人回到營地,半刻也不敢停留,四人騎上馬就往雲州府行去。

回到雲州府,天已經快黑了。

剛到城門外,守關的官兵眼睛一亮,上前攔住陳元的馬。

“可是除妖司陳元大人?”

官兵問道。

陳元奇怪道:“正是,找我有事?”

官兵道:“知府大人有令,讓小人在此等候,說見到陳大人回來,就帶大人去知府衙門。”

陳元眉頭微皺,林浩這麼匆匆忙忙找他乾什麼,急著要那篇青詞?

他哪裡做了什麼青詞,一來是不會做,二來也不想做,現在又遇到了疑似白娘子的事,他哪裡還有心思和林浩周旋,當即決定,乾脆直接去回絕了他,免得以後糾纏不清。

於是王風三人趕回衙門,向百戶大人通報情況,陳元則隨著官兵到了知府衙門。

林浩早就吩咐了門房,因此陳元來到後,門房也不通報,直接就帶著陳元往府中走去。

這次見面卻不是在書房,而是正式的會客廳,客廳中附庸風雅的掛了些字畫,當中一副昇仙圖落著嚴清的名號,是林浩出任雲州知府的時候,嚴清親手送給他的,以示恩寵,林浩一直把畫擺在客廳,儼然以首輔心腹自居。

陳元隨著門房一路來到客廳,第一眼就見到了這副畫,以及在畫前安靜站著的姚映雪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