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江東省中部多山,指的主要就是大霧山區。

八百裡大霧山橫跨雲州,廣陽和臨海三府,其中雲州府在北,廣陽府在南,而臨海府則處於東邊,緊靠大海。

山區多妖孽,因此這三府除妖司是最警覺的,時刻準備處理從大霧山出來的妖魔,所幸妖魔對人類也很忌憚,等閒並不會往外跑,因此倒也不用太過擔心。

隻是不知道最近山中出了什麼狀況,竟有大量妖魔從雲州府方向突圍出來。

當地除妖司沒有防備,十個差人和兩位小旗先後殉職,隻有隊長跑了出來,把訊息報了上去。

陳元四人趕到的時候,當地駐軍已經在外圍設好防線,防止有百姓誤入,也可以監視山林中妖魔的情況。

至於進一步的情況,隻有等除妖司的人進山林裡打探。

四人來到後,王風先是找當地駐軍打探了情況,得知妖魔並沒有肆意闖關,卻也沒有退回大霧山深處,而是在山林邊緣不斷徘徊,好似大霧山深處有什麼恐怖一樣。

王風見事態緊急,不敢怠慢,連忙安排任務。

四人一起行動效率太低了,他打算各人分頭行動,每人負責一條山道,進山打探情況,遇到麻煩就燃放特指焰火通氣。

可陳元卻讓他有些犯難,王風道:“陳元,你和我一起進山,山裡情況不明,你自己行動太危險了。”

陳元笑道:“王大人不用多顧慮我,我雖然境界低一點,可自保的手段卻未必比三位大人差,副榜第一的名頭可不是白來的。”

他可不想和王風一起行動。

此次出來,他一方面是為了先躲一躲林浩,另一方面則是他的大聖法相已經有十三丈多,很快就要到十五丈,一旦到了十五丈,就會發生質變。

法相境,法相不斷增高,可也要變得凝實,最後法相凝成法身。

每三重天的死關,就是法相經受煆造,變得更加凝實的關頭。

他這次出來就抱著這個念頭,希望能在大霧山裡把死關度過去。

度死關動靜不小,要是和王風幾人一起行動,那不全白費了?

聽陳元這麼大言不慚,王風隻是嗬嗬一笑,孫浩卻冷哼一聲:“年紀不大,口氣倒不小,江湖上最多的就是自以為有天賦的年輕人,死的最多的也是他們,還是謙遜些吧。”

王風伸手攔住孫浩,笑道:“天才嘛,都這樣,陳元既然主動請纓,那就這樣吧,反正有雲中火,有時候事大家好接應,不用擔心有什麼意外。”

當即決定,四人各赴一個方向,往山裡檢視,晚間回到遠處紮營,彙報情況。

陳元等三人都離開了,這才找準了一個方向,走進山林中。

剛走進山林,陳元就嗅到濃重的妖氣。

往日裡除妖,這種氣息極為淺淡,幾乎不可察覺,而此時山林中,卻如同身處鮑魚之肆,妖氣之濃厚,讓人無法忽視。

與妖氣伴隨,山林各處隱隱有凶殺之氣,草木不時搖動,樹葉颯颯而響,陳元一眼掃過去,立即發現許多處都有精怪藏身。

這真是個好地方!

陳元心中歡喜。

他側耳傾聽其他三路的動靜,發現他們靜悄悄的,沒有戰鬥的跡象。

陳元明白,王風三人這是在有意避免和這些精怪發生戰鬥,以免拖慢了行程,耽誤他們調查真相。

他按耐下心情,仔細等著,等其他三人走得遠了,這纔開始動身。

身邊就有這麼多妖孽,他可捨不得丟下不管。

陳元的身影消失在山口處,往前走了百十米,他停下腳步,側著耳朵聽一聽,他指間忽然閃動火花,隨即兩隻手一扯,火花被扯成一道長索。

他把手中長索一甩,拋進樹叢裡,隨即用力一拉,從樹上拉下一隻老猿。

這老猿也不知有多少年歲,渾身毛髮已經漸白,可面目依舊凶惡,被陳元用電索拿住,依舊不肯服軟,兀自嚎叫著。

陳元皺眉道:“會不會說人話?”

老猿嚎叫著搖搖頭。

轟!

陳元發動雷法,把老猿轟成菸灰,將精元全吞進體內。

既然不會說人話,陳元懶得和老猿廢話,總能遇到個修為高些,能化成人形的,到時候再打探情況不遲。

老猿被轟殺,一道金光在陳元手中凝聚。

善聆心音?

讀心術?

陳元大感驚喜,讀心術可是個逆天技能。

不過,如果那老猿會讀心術,肯定能知道他要轟殺它,那它怎麼不防備呢。

看來這所謂的善聆心音要麼有境界要求,要麼就隻能模糊感知到彆人的心思,

而不能準確讀到。

即便如此也是個強大能力了,陳元張口把金光吞掉,立即感受到自己多了項能力。

他立即發動善聆心音。

陳元感覺自己彷彿展開了一個百米左右的場域,這個場域中嘰嘰喳喳出現了許多噪音,UU看書 www.u他仔細分辨,立即發現這是些情緒,大多數是恐懼,還有些是憤恨。

他猜測這些情緒是被他剛纔的雷法轟殺激發的。

原來是感應情緒,也算是很不錯了。

陳元很滿意,一邊揮動電索,向感應到情緒的地方拋去,很快拖拽出幾隻妖魔,有山魈,有猿猴,還有幾隻樹精木怪,這些精怪修為不高,神誌更加懵懂,還比不上剛纔的老猿,全都被陳元隨手打死,精氣吞進氣海,隨即滋養了大聖法相。

接連打死了五六隻妖魔,大聖法相增加了也纔不到一丈,勉強超過了十四丈,越到後面,消耗真大到驚人。

陳元把原地的雷法痕跡處理乾淨,繼續往林中走去。

這一路果然遇到不少小精怪,都被他隨手打殺,精氣源源不斷的補充進身體中,大聖法相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,

很快他已經深入了近十裡路程,到這個位置,精怪反而少了起來。

陳元心中明白,這是因為山中的精怪全都被驅趕到了外面的緣故,大山深處肯定是發生了什麼。

所以到了精怪變少的地方,危險反而大起來。

陳元打起精神,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著。

山路並不平整,甚至可以說,根本沒什麼山路,他隻是在一片怪石山間跳躍前行。

走了沒多久,陳元忽然停下腳步,前面古柏下轉出一個渾身紅衣的俏麗女人。

女人神色慌張,見到陳元後面露驚喜,連忙奔過來道:“公子救命!”

陳元眼睛一眯,玩味地看向女子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