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林浩在房間裡走了半晌,若有所思,忽然抬起頭來說道:“不過,知道他喜歡美人兒就好辦了。”

“父親大人要用美人計?”

林文彬笑道。

林浩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親自去一趟春暉樓,替我把映雪叫來。”

林文彬隻覺血一陣上湧。

“父親要把映雪給他?!”

林浩道:“也隻有映雪,勉強可以與公主的稀世姿容相比,我把這個大禮給他,不怕他不從。”

林文彬吞吞吐吐道:“或者不需如此吧,父親不是說得罪了白公子,陳元就隻能依靠咱們了,哪裡還需要專門籠絡他。”

“你知道個屁,”林浩不屑道:“強逼和利誘,真心與假意,能一樣嗎?”

林文彬腦袋懵懵的,半晌沒說出話來。

林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心中一動,厲聲道:“怎麼,你看上那個女人了?!”

“沒錯,”林文彬忽然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說道:“兒子是看上她了,那陳元不過是個寫詩詞的玩意,做得好也不過是錦上添花,哪裡值得這麼籠絡。”

啪!

林浩一巴掌把兒子拍在地上。

“混賬!”林浩怒道:“那賤人什麼身份你難道不知道?和她攪到一起早晚惹一身騷,你個不爭氣的東西!”

“快去把她給我帶來,要不然我打斷你的腿!”

林浩疾言厲色,林文彬剛剛升起的勇氣,彷彿雨打殘花,一下子消失不見,顫巍巍爬起來,往春暉樓趕去。

沒過多久,姚映雪和林文彬趕到林浩書房。

姚映雪行個萬福,恭敬道:“請林叔叔安。”

林浩笑道:“彆客氣,快坐。”

“最近事務繁忙,有一陣子沒去看你了,這段時間過得怎麼樣?”

姚映雪笑道:“多虧林叔叔和林世兄照顧,春暉樓一切都好。”

林浩歎息道:“照顧你是應當的,想當初我進京趕考,途中遭遇強盜,進京之後身上連買紙筆的錢都沒有,十幾天水米不沾牙,幾乎餓死,還多虧了令尊姚老大人接濟,這才活了下來,救命之恩,終生不能忘啊。”

姚映雪聽他說起往事,心中不由傷感。

她父親一生忠正,可是因為彈劾嚴清,被他隨意捏造個罪名殺掉了,連家人也沒能倖免,男丁流放邊境,大多死在途中,剩下的葬身蠻人刀下,女人則充了教坊司,幸虧林叔叔把她贖回,還支援她開辦春暉樓,這纔有今日的生活。

想到這裡,她心中也動了感情,泣聲道:“林叔叔何必傷感,映雪這些年全靠林叔叔扶持,這才活了下來,爹爹泉下有知,也必定十分感激。”

聽她這麼說,林浩收去悲容,笑道:“人老了就容易回憶往事,讓映雪你見笑了,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
姚映雪道:“有什麼事,叔叔吩咐就是。”

林浩道:“映雪,你年齡也不小了,是時候論婚假了,我給你找了戶人家。”

姚映雪一怔,她沒想到林浩竟然是談這個事。

姚映雪道:“林叔叔,映雪還不急,再過幾年也不遲。”

林浩道:“哪裡話,你今年已經二十三了,有幾家女子這麼大還不論婚嫁,這事就這麼說定了,姚老大人已經不在了,我也算是你長輩,這事就交給我吧。”

姚映雪心裡亂鬨哄的,所謂婚嫁之事,她以前不是沒想過,可總覺得還早,大可以慢慢考慮,不成想忽然事到臨頭。

“林叔叔,不知你看中了哪家公子?”

姚映雪不安道。

林浩笑道:“你也認識,陳元陳公子,應該不會辱沒了你吧。”

是他!

姚映雪愣住了。

“是陳公子向林叔叔提親了?”

姚映雪問道。

她和陳元關係算不上壞,可也不算好,甚至幾次見面,陳元對她多有諷刺,難道他心裡對她其實有好感,隻是口中難言?

姚映雪心中不由多了幾分異樣。

林浩道:“那倒不是,我看他一表人才,是個良配,所以就起了心思。”

“陳元才華橫溢,修為也很有天賦,人品也不錯,映雪你出身賤籍,與他做個妾室,也不算埋沒了你。”

賤籍?

妾室?

什麼意思?

姚映雪心中一片混沌,隻覺自己完全聽不懂他的話:“林叔叔,映雪不是已經贖身了嗎?”

林浩端起蓋碗,輕輕呡一口茶,不出一語。

姚映雪腦海中閃過一條亮光,把一切都照明瞭。

“林叔叔沒為映雪削去賤籍?!”

姚映雪不敢置通道。

林浩點點頭:“你的身契還在我這。”

這句話他說得很平淡,但姚映雪聽著,卻像是徹骨的冰水。

原來他隻是把自己從教坊司買到他自己手裡,而並沒有給她恢複白身。

究竟是為什麼呢?

姚映雪心中亂亂紛紛,

可常識還是給她提供了答案。

當然是為了關鍵的時候把她送出去,可以取利,現在他把自己送給陳公子,看來是有求於陳公子了。

她心裡難以相信,卻又明白,隻有這一種解釋。

這真是她一直敬重的林叔叔嗎?

或者說,她敬重的林叔叔,從來都不存在,一切都是假的?

身為女子,她從沒想過能主宰自己的婚事,UU看書 www.shu.com陳元人品才華都好,能嫁給他,她並沒有什麼不滿的地方。

但絕不是以這種方式,做妾室,這就等於是送出去一件玩物!

可是她能反抗嗎?

姚映雪渾身一陣虛弱。

驀然間,她忽然想起陳元幾次給她講過的話,當你自身還要依靠他人的時候,不要輕言獨立。

她曾經以為他把人看得太壞了,卻沒想到,果報這麼快就到自己身上。

林浩見姚映雪無措地站在原地,臉上一片煞白,說道:“你先回去吧,自己好好想想,過幾天我邀陳元來府,為你們成就好事。”

成就好事?

說得真好聽啊,其實就是將我轉手送出而已,這裡面真有我做主的餘地嗎?

姚映雪渾渾噩噩地回到春暉樓,隔著老遠就見大門洞開著,一片人聲嘈雜,五兒和秀兒帶著幾個仆人和老媽子在門口嘰嘰喳喳,氣憤得不行。

“五兒,秀兒,怎麼了,乾嘛都在門口?”

姚映雪問道。

“姑娘你可回來了!”

五兒撲上來道:“剛纔劉幺那個潑皮,帶著四五個混混闖進來了,要咱們春暉樓給他孝敬,呸,他也不看看自己的鬼樣子,他配嗎?”

姚映雪皺眉道:“沒去衙門找人?”

五兒道:“怎麼沒去,真是奇了,今天衙門裡的人都懶懶的,叫也叫不動。”

姚映雪歎了口氣,明白林浩這是在敲打她。

“沒事了,大家都進去吧。”

說著把五兒,秀兒,連同仆人老媽子都趕回院裡,把大門關上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