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祭天地壇就在太學隔壁山巔,是太學師生舉行重大活動,祭告天地的地方。

天地壇上有大懸鐘,凡有祭祀,必敲鐘以告天地。

而天地間有大事發生,懸鐘也會生感應而自鳴。

從一響到九響,單數為大祥大慶,雙數為大災大孽。

此時大半夜裡,懸鐘忽然響了起來,太學師生全都悚然而驚,卻默然無聲地聽著,想知道這懸鐘究竟會響幾聲。

……

平陽縣外破廟中。

陳元摹寫《太極圖說》已經到尾聲,隨著最後一句“大哉易也,斯其至矣!”寫完,整篇文章發著金光浮在他眼前,浩然之氣向心凝聚,拱衛在旁,如同帝王升座一般。

這就好了?

陳元不確定地看著眼前的文章,從剛纔的動靜來看,他明白這篇文章比《義衡經》要強,可能不能壓住魔猿,他卻不敢肯定。

隻是眼下也沒有彆的法子,隻是試試看了。

他用精神引導著這篇《太極圖說》往自己心神中收斂過去。

很快那聲桀驁的咆哮再次襲來,《太極圖說》隻輕輕地搖盪一陣,很快沉入心神。

咆哮聲不甘的又響了幾次,可是絲毫無法撼動《太極圖說》,最終沉寂下來。

完了?

陳元有點驚訝,他還以為兩者會有場驚天動地的爭鬥,沒想到竟然這麼平靜無波的完成了。

那魔猿也太慫了吧。

……

太學。

眾人翹首聽著懸鐘連響了九次,全都沸騰起來。

九是單數,自然是吉慶。

可能讓懸鐘自鳴九次的吉慶,他們彆說見過,連聽都沒聽過。

眾人下意識地就想去找大宗師解惑,剛回身,卻發現皓首蒼髯,身形魁偉的大宗師已經出現在院門口。

那名面容和氣的宗師許伯陽,以及嚴肅的宗師魏清光連忙趕到大宗師身邊。

“先生,懸鐘九響,弟子聞所未聞,還請先生解惑。”

魏清光問道。

魏清光是大宗師親傳弟子,同出儒門紫陽儒一脈,而許伯陽卻走的是儒門伯安儒的路子。

雖然道路不同,但彼此還算融洽,而且大宗師是整個儒門魁首,夙為儒士欽服。

大宗師道:“上一次懸鐘九響,還是伯安聖人顯化法相的時候,已經是五百年前的事了。”

許伯陽和魏清光全都一驚,急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…”

大宗師面色沉重,點點頭說道:“沒錯,天下又有新的通天傳承出世,給我取一份人榜來。”

立即有太學生跑去取最新的人榜。

大周皇朝為加強對江湖的控製,派龍驤衛探查江湖情況,設天地人三榜,分彆記錄法身,法相和通竅境高手。

如果有誰走出新路,建立新的通天傳承,最有可能在人榜中產生。

剛離開的太學生很快又跑了回來,大宗師接過人榜,帶著魏清光和許伯陽走到屋內,開始從頭檢閱。

大宗師先把儒門的弟子排除。

儒門弟子中雖然有不少俊傑,可他瞭解他們的情況,他們不是那等能開一代之先的天才。

除去儒門後,他在榜單上從頭到尾看起來,很快他指著排名第五的名字道:“秋水齋的池明明怎麼樣?”

許伯陽二人心中一沉。

許伯陽道:“池明明修玄女法相,卻與法相的法意不相應,因此一直困在神庭穴,沒法顯化法相,若要顯化,恐怕隻能走一條新路。”

秋水齋屬仙門一脈。

如果真是池明明,那仙門聲勢又要強盛幾分了。

當朝首輔好道,因此近幾十年多優待仙門,還發誓要在大周各地建九九八十一座真武道場。

儒門本來已經受到壓製,如果仙門再多一條通天傳承,儒門連同佛門恐怕幾百年都難喘口氣了。

“江東王氏的王玄機如何?”

魏清光指著排名第七的名字道。

大宗師搖頭道:“王玄機天賦高絕,遠邁王氏先祖,隻是王家積累尚淺,不可能產生通天傳承。”

王家是江東大族,也是法身世家,其家傳銅錢法相可直達二品法身。

可即便如此。要想由二品領悟一品境界,仍然難如登天。

過了半天,大宗師又道:“你們怎麼沒人問他呢,是忌諱什麼嗎?”

說著指向排名第三的那個名字。

怒羅漢。

許伯陽兩個臉色都是一變。

這怒羅漢是佛門大行寺當代首徒,驚才絕豔,人都道怒羅漢必將承擔起大行寺道統。

結果沒想到,兩年前怒羅漢忽然宣稱佛門之道為邪說,破門而出加入邪魔六道,發大願要建立新道統。

從此後佛門首徒,變成了邪魔六道玄字輩排名第一的玄甲。

如果這次建立新通天傳承的是這位怒羅漢,那無疑是最糟糕的結果。

儒門,仙門和佛門雖然互相爭勝, www.uukanshu.com但到底同屬正道,以護持天下為己任。

而邪魔六道卻完全不可理喻,以迎回六大邪魔為宗旨,若是被他們得逞了,天下又會生靈塗炭了。

許伯陽歎道:“也未必就是他,這榜上前二十名的俊傑,哪一個都是驚才絕豔,即便其他的人都走了現有的道路,但說不準哪個就出了岔子,另創了新路。”

三人將榜單又看了幾遍,到底還是沒能確定。

除太學以外,仙門三脈的雲門山朝天觀,望月湖秋水齋,鐵圍山束劍閣,佛門二寺的大行寺,菩提寺也都紛紛議論,想要確定究竟是哪一家弟子建立了新的傳承。

大周皇朝自有傳承,隻是先帝早逝,當今匆匆繼位之時,修為尚淺,竟然被首輔壓製住,因此對這個訊息尚沒有什麼反應。

倒是首輔對此事十分看重,立即派出龍驤衛到大周各地查訪,想要把這個建新道統的人找出來。

一時間天下風起雲湧。

……

平陽縣破廟。

陳元還不知道自己招惹了這麼多人關注,文章印刻完成後,他立即感受到,原本時刻纏繞著他的暴虐氣息一下子消散了,他的心境又恢複了之前的清明。

他立即明白過來,魔猿的問題總算是暫時解決了。

陳元驚喜之下,立即就想進入神庭看看裡面狀況如何,隻是眼見外面天色已經大亮,馬上就到除妖司點卯的時間。

不得已,他隻好滅掉安魂香,離開破廟趕回除妖司,等解決了今天的案子,夜靜無人時再進入神庭細細檢視也不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