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王風道:“大霧山區有妖魔暴動,群妖瘋了一樣往外跑,百戶大人著我們去調查,順便鎮壓。”

陳元心中奇怪。

山中多妖魔這是常識,八百裡大霧山區不知道有多少妖魔,可這些妖魔平日裡都藏在山中,離人類區域遠遠的,唯恐一不小心就被除妖司捉拿了去,怎麼好好的就暴動起來。

見三人立馬要走,陳元心中一動,笑道:“三位大人,我和你們一起去吧。”

王風上下打量他一眼,笑道:“這不好吧,你才五竅,介入妖魔暴動恐怕會有危險。”

大霧山中絕少法相境大妖,所以三位九竅總旗無論如何自保有餘,可陳元區區五竅修為,可就難說了。

陳元道:“百戶大人給我總旗待遇,若不儘心竭力為除妖司做點事,我心裡不安,大人放心,我來到雲州府後實力又有精進,已經開了第六個竅穴,而且有些自保的手段,斷不會拖幾位後腿。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悄悄地把實力偽裝由五竅改成六竅。

已經到了雲州府,而且吃了兩個多月的丹藥,突破一個竅穴很正常,不用擔心引起彆人懷疑。

王風隨意探查一番,見他實力果然精進,又想到人榜副榜中的記述,眼前這人連丁鋒的戰鬥都敢介入,應該的確有些手段。

他點頭道: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既然如此,那你也跟來吧。”

這算是答應下來。

陳元連忙跑回家去,把媚娘送去紅山書院王桐先生家,隨後趕回除妖司,會同了王風,祁太平和孫浩三位總旗,趕去了大霧山區,妖魔暴動的地區。

……

雲光公主行宮。

陳元有後,雲光公主趴伏在關鳳小榭窗欄上,呆呆地望著湖水出了會神,忽然笑了起來。

青兒有些奇怪,問道:“公主,你笑什麼?”

雲光回過身來,說道:“青兒,我決定了。”

“決定什麼?”

“陳元說得對。”

“啊?”

青兒更糊塗了,他哪裡說得對了。

雲光道:“事情的根本在皇帝,沒有皇帝做招牌,百官就隻會徘徊觀望。”

青兒心中一跳:“公主,你不會真的想…”

老天爺,公主不會想造反當皇帝吧?!

雲光似笑非笑看她一眼:“你在猜我要造反?”

青兒歎息道:“公主若是造反倒好了。”

“你啊,”雲光無奈道:“說話越來越不像樣子了,這種話可是能輕易說的?”

“陳元不就說了,公主也沒拿他怎麼樣。”

青兒笑道。

雲光嗔視她一眼,說道:“我打算回神京見皇兄,力勸他上朝,不管能掌握幾分朝政,至少要有個樣子。”

青兒大驚失色:“不可啊公主!”

神京現在是嚴清的地盤,她們好不容易纔出來,現在回去,可未必還能出得來了。

到時候公主深陷嚴清手中,可什麼都完了。

雲光道:“你放心,我不會冒冒失失的趕回去,今天見了陳元,我很有收穫,等消化一陣,我應該能突破進第九重天,雖然不能突破神京大陣,自保之力還是有的。”

青兒擔憂道:“回了神京光有自保之力有什麼用,隻圖自保,還不如不回去。”

雲光沉默一陣,說道:“我打算請白總督陪我回去。”

青兒心裡一顫,濃濃的悲傷湧上來。

“那白公子?”

青兒問道。

誰都知道,白公子對公主有意,白總督也有意讓白公子與公主結親。

雖說身為臣子,為公主儘忠是本分,可是到了白總督這個地步,封疆大吏,二品法身,國之柱石,連公主也不可能理所當然地去命令對方,而必須放下身段。

公主既然想到要白總督陪她去神京,心中恐怕…

雲光公主柔和地看著她,說道:“身為公主,哪還有資格選擇自己的生活,如果能用我換得白大人支援大周,我有什麼不樂意的呢。”

“青兒,你陪了我這麼些年,咱們名是主仆,其實我一直將你當妹妹看待,在回京之前,我一定給你找個好人家,把你安排好,以後就安安生生過日子吧。”

“我纔不要,”青兒哭道:“我要和公主在一起,那個白公子聽說可霸道了,我纔不放心公主你一個人嫁過去。”

……

知府衙門。

陳元剛隨著青兒趕到行宮,林浩父子就得到了訊息。

“父親大人,”林文彬擔憂道:“陳元會不會被公主拉攏去?”

林浩自通道:“陳元這人極有主見,

昨天他既然千方百計也要退出結社,今天就絕不會受雲光公主的拉攏。”

說完卻見林文彬有欲言又止的神色,不悅道:“有什麼話就說,乾嘛吞吞吐吐的!”

林文彬道:“父親大人,我聽到一個傳言。”

“什麼傳言?UU看書 uukanshu.com”

“據說,陳元的那篇奇文是為雲光公主作的。”

林浩一怔:“哪來的傳言?”

林文彬道:“也沒什麼根據,不過是行宮裡的小丫頭猜的,據說當初圍剿張天王,雲光公主也在側觀戰,恰好被陳元遇到。”

林浩點了點頭,笑道:“有點意思,你還彆說,這天下也隻有雲光公主才配得上這篇奇文。”

“文彬,把這個傳言流佈出去。”

林文彬疑惑道:“這不好吧,畢竟是沒什麼根據的傳言,再說了,傳出去對咱們也沒什麼好處啊。”

林浩道:“誰說沒好處,白家那位可不是什麼好性子的,聽到傳言心中必不痛快,在這江東省,得罪了姓白的,陳元也隻能依靠咱們了。”

林文彬笑道:“父親大人卻是想差了,那陳元與公主,身份相差何止雲泥,一個是天潢貴胄,法相高人,一個隻是個五竅小修士,雖然作的好詩,可對大人物來說,詩詞一道,不過是玩意而已,誰都不會覺得這兩個會有什麼關係,白公子哪裡會在意這個。”

林浩在書房裡踱著步子,搖頭笑道:“男人的心思就是這麼奇怪,很難以常理猜度,縱然是沒影的事,可一旦想到自己的女人和彆的男人聯絡到一起,心裡還是不痛快,更不用說白公子這種爆性子。”

林文彬心中一動,立即想到,如果有人把姚映雪姑娘和路邊乞丐傳到一塊兒,縱然這兩個毫無瓜葛,他恐怕也會忍不住叫人把那乞丐抓來教訓一頓。

父親大人所言實在是至當之論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