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陳先生,你到我府上來如何,雲光身邊還缺少曉事的人隨時提點,希望先生能不吝賜教!”

雲光公主道。

陳元一怔,這是要收他做幕僚嗎,這是要從鍵政轉實操嗎?

他可不認為自己乾的了這個。

陳元搖頭笑道:“公主太看得起我了,我也就隨口一說,您隨便一聽也就是了。”

雲光嗔道:“先生剛纔的話可不是隨口說的,若是傳出去,那可是有勸進之嫌,你不怕我以這個理由把你扣下?”

陳元道:“你不會的,王桐先生給我說起過公主,他說你性情光大,並非陰險小人,據我看這個評價沒有問題,要不然公主也不至於到了現在這種進退維穀的局面。”

雲光惋惜道:“原來是王桐先生破了我的功,都怪我沒有緣分。”

她知道陳元是真的沒有仕進之心,當下也不再逼他,說道:“先生不想幫我,我也不怪你,隻是希望先生自己多保重,雲光好打發,可嚴清卻不易對付,他們那邊想必也已經注意到你,難保不會做出什麼齷蹉事,先生修行時間尚短,到時候恐怕難有自保之力,一旦有什麼事情發生,先生儘可以來找我,雲光但凡還有些力量,必定給先生提供庇護。”

“多謝公主體諒。”

陳元拱手謝道。

“不瞞先生,”公主道:“雲光還有一事請教。”

“公主請講。”

“上次見面,先生曾口頌一偈: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揣而銳之,不可長保。兩年來,雲光時時體會,隻覺其味無窮,因此想請先生不吝指教,開示蘊奧。”

雲光恭敬道。

陳元心中一動,暗中睜開法眼看去,卻見雲光公主身上醞釀著一些剛柔之象,隻是並不明朗,有待於扣關解惑,撥雲見日般的提點,一旦領悟,說不定能成就新境界。

他說道:“其實這句話並不是我所說。”

“哦?”雲光奇道:“不知是哪位高人傳下?”

陳元笑道:“公主可能不信,這是我有一次做夢,夢中有位神人向我講道,這就是其中的一句。”

真的假的?

雲光公主狐疑地看著陳元。

所謂夢見神人講道這種傳說,自古就屢見不鮮,多是些神棍在蠱惑人心,真有價值者極少。

陳元怎麼也不像是神棍啊,怎麼也搬出這一套了。

雲光公主一時想不明白,隻好問道:“不知那位神人還講了些什麼?”

陳元道:“夢中的景象我已經記不清了,隻是其中有一句我覺得很有道理,或許對公主有些用處。”

雲光精神一震,說道:“先生請講!”

陳元朗聲道:“神人曰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萬物負陰而抱陽,衝氣以為和。”

隨著陳元把這句話款款念出,一種奇特的神韻出現在天地間。

雲光公主隻覺自己往日的困惑不明被解開,周身氣象為之一變。

在陳元法眼之中,雲光公主周身氣象,從原本的剛柔相蕩相揉,忽然變成相吸相求,剛柔一體。

緊接著,水邊小榭中竟然憑空開出無數朵細小的蓮花,等雲光頓悟完成,睜開眼看時,一道氣息從她身上散出,頓時把將所有蓮花驅散,竟像是一切都是幻覺一樣。

陳元心中一凜。

剛纔那道氣息他感應得很清楚,法相境九重天三死關,這位公主恐怕已經過了第三死關。

隨著雲光公主頓悟結束,陳元感覺到神庭內元始天尊法相也猛長了三丈,達到了十四丈高度,已經接近了十五丈,也就是第一死關的界限。

不錯,今天過來總算是有些收穫。

陳元心中十分滿意。

雲光公主鄭重道:“先生指點之恩,雲光必定永記在心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公主言重了,公主是君,我是臣,為君分憂是臣分內之事,哪有什麼恩不恩的。”

信你纔有鬼!

雲光公主無奈搖頭,彆的不說,有一點她是可以確定的,這人心裡怕是沒太多君臣觀念。

按理說,這種人她應當大力打壓,以明君臣之分,可她知道,對於有才能的人,應該給他恰如其分的敬重,而眼前這人,顯然就是這種人。

身為皇族,最忌諱的就是以為自己是君,彆人是臣,於是就隻把自己當人,而不把彆人當人,從而肆意貶低,若一朝皇室都存了這種心思,必定長久不了。

因此這些年她一直申戒各地郡王,要他們必要以謙恭為訓,不可恣意妄為。

陳元在雲光行宮一直待到午間,這才告辭離開。

雲光沒有怠慢,又派青兒送他回到除妖司。

一路上小丫頭都奇怪地看著他。

“青兒姑娘,乾嘛一直看我?”

陳元不解道。

青兒搖了搖頭:“你膽子也太大了,怎麼敢問公主那種問題,也多虧公主仁慈,這纔沒有怪罪,你要知道,公主這是在替你擔責任呢。www.kanshu.com”

陳元疑惑道:“這話怎麼說?”

“怎麼說?”青兒道:“如果有人知道你說了那番話,公主卻沒把你抓起來,整個朝野百官都要鬨起來。”

陳元想了一會兒,立即明白了其中道理。

他的那番話幾乎可以被理解為勸進,公主沒懲罰他,彆人難免會理解為公主真有那種心思。

這麼說,雲光的確算是替他擔不是。

陳元自嘲地搖搖頭,他對這種古代皇朝的忌諱確實還不夠敏感啊。

這更讓他堅定了信念,絕對不能往朝堂和官場湊,他就不是乾這個的料,還是趕緊提升實力最重要。

現在公主算是安撫住了,可知府還在虎視眈眈,隨時準備著把他送給嚴清邀功,不到萬不得已,他不想和林浩鬨僵,林浩本人算不了什麼,或者說,隨著他境界慢慢提高,雲州府已經很少有讓他覺得有威脅的事物,可是一旦和林浩鬨僵,後面的生活難免會不安穩。

最好能想個辦法先出去躲一躲,等會回到衙門,先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除妖的任務,既能躲得遠遠的,又能除妖長點修為。

馬車在除妖司門外停下,陳元向青兒告辭後走下馬車。

剛走進衙門,卻見三名總旗正結伴往外走。

這三人身穿官服,裝備整齊,看上去像是要外出辦事。

陳元心中疑惑,除妖司中需要總旗出馬的事可不多,更不用說三名總旗一起出動,當初的張天王也不過是兩名總旗。

“三位大人,這是去乾什麼?”

陳元問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