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你還記得我嗎?”

青兒嘻笑道。

她這麼問當然不是說昨日涉江宴後還記得否,而是說兩年前的那次相遇。

陳元道:“印象深刻,那可是我第一次被人用劍指著喉嚨。”

青兒臉紅了,嗔道:“那時候我還小,現在我長大了,再不乾那種事。”

陳元笑了。

這小姑娘還挺有趣的。

“青兒姑娘來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陳元問道。

“哦,”青兒回過神來,說道:“公主殿下讓我來請你。”

剛應付完知府,又來了個公主,一個比一個大,怎麼他忽然成了香餑餑。

陳元自嘲地想道,當即和青兒離了除妖司。

值房裡,除妖司眾小旗,連同三位總旗都探出頭來,看著陳元和青兒走出去,心中均自咋舌。

了不得,了不得,陳元這是要發達啊!

陳元沒感覺自己要發達,他正在發愁該怎麼應付雲光公主。

青兒坐在他對面,偷眼去看他,忽然想起昨晚的一個猜測,眼睛一轉,問道:“陳公子,你昨晚作的那篇文章,寫的是不是公主?”

陳元一時間沒反應過來,問道:“青兒姑娘何出此言?”

青兒道:“這世間除了公主,誰還能有那等美貌?”

陳元看出來了,青兒絕對是雲光公主的腦殘粉。

“再說了,”青兒又道:“我知道你的情況,從小在平陽縣長大,後來就到了雲州府,再沒去過彆的地方,這種小地方還能有什麼美人不成,縱有美人也比不過公主,恰好你又見過公主,那篇文章自然隻能是寫公主的。”

說到這裡,青兒滿意地點點頭,稱讚道:“總算你有眼光,又有文采,才能寫出這等好文章,往日裡我縱想稱讚公主,卻總是苦於辭短,想不出什麼好話,到底是你們讀書人厲害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公主就這麼好,全天下的人都及不上她?”

要說起來,陳元這話已經是有些孟浪,皇家自有威嚴,妄議公主,若是遇到那等厲害的言官,好歹要治他個不敬之罪。

偏偏青兒生性爛漫,從不在意這等虛禮,又滿心都是自家公主的好,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,於是說道:“那當然,公主身上有幾樣好,可是再沒第二個人能有的。”

陳元正要繼續問,卻感覺馬車一頓,停了下來。

青兒喜道:“到了,陳公子快跟我進去吧!”

說著在前引路,帶著陳元走進行宮。

雲光公主的行宮就在紅山腳下,行宮以山麓的自然之勢為基,做出一片園林,雖是人為,卻全是一片自然之貌。

陳元在青兒帶領下,穿過不知多少亭台樓閣,山水林橋,終於到一座依水而建的小榭。

雲光公主毫無倨傲之色,平平淡淡,自自然然地在外面迎接陳元。

“見過公主!”

陳元躬身行禮道。

“免禮,”雲光道:“陳先生請進。”

說著把陳元讓進小榭之內。

陳元道:“公主還是直呼我名吧,先生二字,我可擔當不起。”

雲光笑道:“按照禮製,先生應當稱臣,可現在卻直自稱‘我’,如此看來,先生也未以君臣之禮與雲光相交,又何必在乎一個稱呼呢。”

原來要稱臣,學到了。

陳元心中點頭。

他看出來了,雲光公主的確是個挺寬和的人,因此也不再拘束,問道:“不知公主喚我來,所為何事?”

雲光道:“昨晚涉江宴,左拙生和範子健倡議結社,先生為何退出?”

“公主是在問罪?”

陳元問道。

“先生不要誤會,”雲光道:“隻是想知道先生對此事的看法,你認為結社無用?”

陳元想了想,說道:“我有一個問題,希望公主能為我解答。”

“請問。”

“還請公主能先赦我不敬之罪,不然這個問題我不敢問。”

雲光心中好奇,說道:“聖人雲,天下之至貴者:道,爵,齒。”

“先生雖隱於除妖司,卻是有道之人,不管說什麼,雲光隻有敬聽,如何會怪罪先生。”

陳元心中感歎,這位公主的態度真是好的沒法說,王桐先生所說果然不虛。

若不是王桐先生提前打過保票,他也不敢輕易說話。

陳元道:“既然如此,我想問,公主以後會做皇帝嗎?”

此言一出,雲光公主臉色大變。

“陳元,你瘋了?!”

青兒急道。

哪有問這種問題的!

雲光公主伸手讓青兒退下,問道:“

先生何出此言,陛下春秋鼎盛,皇位不容他人覬覦,縱然將來發生大不忍之事,也還有幾位皇子。”

“雲光與皇兄是一母同胞,唯一的心願就是剷除奸黨,還政於陛下,何曾有悖逆之心。”

陳元道:“公主的心願我瞭解, uukanshu.com想必天下百官也瞭解。”

“既然如此公主就不要怪百官左右搖擺了。”

“先生此言何意?”

雲光不解道。

陳元歎息道:“公主獨力抗衡首輔,百官未必沒有支援公主之心,隻是心中難免計較,如果公主失敗,那自然不用說,所有支援公主的人必遭清算。”

“即便公主勝利,支援公主的人就能得利嗎,公主畢竟不是皇上,一旦公主勝利,皇上是否真能全心信任公主,信任歸附公主的百官?”

“也就是說,公主抗衡首輔,不論成功與否,依附公主都難有好下場,這也就難怪公主身邊的人越來越少,而首輔的人越來越多。”

“這群書生都還年輕,氣血方剛,或許會造起聲勢,可他們手中無權柄,再大的聲勢,彆人返掌就可以覆滅,有什麼用呢,不過是徒造殺孽罷了。”

雲光公主臉色一白。

這個道理她之前未必沒想到過,但從沒有人這麼明明白白地給她指出來。

“難道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?”

雲光道。

陳元道:“那就要看陛下了,以義相交固然美好,可隻有共同的利益能讓結盟牢固,看不到利益,公主又如何能讓百官動心,除非陛下站出來,又或者…”

後面的話他沒說,但雲光公主知道他要說什麼。

雲光深深地看了陳元一眼。

果然不出她所料,這個人心中是有溝壑的,他不是那等把事情看得過分理想的儒士,而是能從務實的角度去看問題,去分析出路,這是她需要的人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