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送走左維明,陳元帶著媚娘吃過早飯,獨自趕到除妖司。

剛走進儀門,就有雜役上來,告訴他說總旗官署中有人在等他。

陳元心中納悶,拐個彎,走進總旗官署。

官署中除了三個總旗,知府家公子林文彬竟然也在。

陳元心中明白,這怕是昨晚一場放浪引發的後果。

他走上前去,正要行禮,林文彬卻連忙迎上來阻止他,笑道:“中陽萬勿如此,折煞我也!”

陳元道:“林兄此來,可是有什麼吩咐?”

王風總旗道:“陳元,知府大人要見你,林公子親自來接,可是給足了面子。”

陳元佯慌道:“何須如此,知府大人隨便著人來吩咐一聲也就是了。”

林文彬很滿意他的反應,笑道:“現在誰人不知,中陽你是我雲州府第一才子,再怎麼禮遇也不過分,快隨我去吧。”

陳元隨著林文彬走出衙門,外面早有馬車等待。

他進了馬車,一邊隨意應對林文彬,一邊想著林浩找他是為了什麼。

想拉攏他?

他不就是抄了兩篇文,也沒表現什麼了不得的潛力,哪裡值得堂堂知府招攬?

思考無果,隻好等會兒看情況,隨機應變。

過了沒多久,馬車來到知府衙門前面,林文彬帶著陳元直進後院,終於趕到林浩書房。

林浩身穿便服,臉上一團和氣,沒等陳元行禮,已經伸手攙住他,笑道:“不用多禮,坐。”

林浩身邊向來沒有林文彬坐的地方,陳元自然也不好大喇喇坐下,隻是問道:“不知林大人有什麼吩咐?”

“不要這麼拘束,”林浩道:“本官又不是那等刻薄寡恩的酷吏,你也不是堂下待審的犯人,咱們便服相見,不用拘這些虛禮。”

“快坐快坐,文彬,你自己去搬張椅子,也在旁邊陪坐。”

林文彬連忙去搬椅子。

陳元隻好落座。

“唉,”林浩歎息道:“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個詩酒放誕,恣意風流之人,隻可惜後來事務冗雜,竟然敗了詩興,昨夜得你那篇奇文,徹夜讀之,竟有幾分春回大地之感,哈哈。”

“我雲州府真是出了個了不得的才子啊!”

陳元客氣兩句,心中卻有些狐疑,林浩這一大早把他叫過來,大肆誇獎他一頓,絕對有所圖謀,他可不相信林浩真得是被感發了詩意。

果然,剛感歎完,林浩又道:“這等大纔不該湮沒在一個小小除妖司,我欲推薦你去神京嚴大人府上,你意下如何?”

嚴大人?

首輔嚴清?!

陳元心中一驚,啥情況啊,好好的就要推薦他去嚴清門下。

他這還一門心思要脫離政治漩渦呢,居然要他一頭紮進漩渦最中心,這不是要他死嗎。

陳元:“多謝大人抬愛,隻是屬下乃德薄之人,又無專才,縱偶然寫出兩首酸文,不過是竊造化之柄,做不得數,實在不敢有汙首輔大人門庭。”

“中陽你太謙虛了,”林文彬道:“你的兩篇文章若是酸文,這世上就沒有好文章了,你可是懷疑家父誠心?實不相瞞,自上次宴會滾滾長江東逝水一詞之後,家父就想見你,隻是你幾次離開雲州府,家父又事務繁忙,這才無緣得見,今天好不容易會面,中陽你可千萬不要辜負家父好意。”

這好意可太沉了,我還真接不住。

陳元心中吐槽。

林浩見他神情並不熱切,心中一動,問道:“可是顧慮雲光公主?”

陳元忙道:“不敢。”

這是你的想法,可彆強加給我。

林浩道:“在我這不須如此謹慎,你可以把心放在肚子裡,有首輔大人庇護,雲光公主絕不能奈何你分毫。”

陳元道:“與雲光公主無關,實在是屬下生性散漫,不慣受人拘束,去到神京難免動輒得禍,隻好辜負大人提攜了。”

林浩見他油鹽不進,不悅道:“陳元,年輕人都有股倔犟,以為自己纔是對的,等回過頭來看看,這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,今天我不逼你,你回去好好想想吧。”

“天命有變,神器更易,你是個聰明人,該知道什麼選擇最好。”

這話說完,氣氛頓時沉如水,冷似冰。

林文彬乾咳兩聲,笑道:“中陽你彆介意,家父也是一番拳拳之心,並無責備你的意思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屬下明白,回去後,屬下必定慎重考慮。”

林浩這才換回笑容,說道:“嗐,我也是不想見到年輕人白白蹉跎了時光。”

兩方都把方纔談話暫且放下,

林浩誇讚一番陳元的武道天賦,他早就聽除妖司百戶長提起過陳元,知道除妖司很看重他,因此也不吝讚美之詞。

沒過多久,兩人又聊回到詩詞上來,林浩道:“實不相瞞,這次叫你來是有一事相求。 kanshu.com”

“大人請講。”

林浩道:“臨海府那邊的真武道場很快就要完工,本官想向你求一首青詞為賀。”

青詞?

陳元一怔。

青詞他倒是知道,一種寫給神靈的文章,用作祈福攘災禱告等,可他那會這個啊。

他現在總算明白林浩為什麼會推薦他去嚴府了,這是讓他去給嚴清寫青詞去的,萬一嚴清高興了,林浩作為推薦人,自然也有好處。

“中陽?”

林文彬見他愣住了,提醒道。

陳元心中苦笑。

有誰會專門背青詞啊,他倒是偶然見到過歐陽修的一首青詞,好像是什麼:伏以荷三靈之乃眷,獲奉寶圖;…爰薦精衷之禱,及茲元命之辰。伏願誠潔上通,真靈俯鑒。如鬆之茂,永固於延長;…

有幾句記不得了,胡謅亂蒙倒也能補上,可這次應付過去,下次呢?

這就是當文抄公的報應啊,老子再當文抄公,老子是豬!

“青詞乃事神之事,小子如何敢插手?”

林浩笑道:“以你之大才都不行,那也沒有人能行了,彆推辭,快回去構思醞釀,期待你的好訊息。”

陳元無奈離了知府衙門。

先回去再說吧,青詞什麼的管他呢,大不了到時候直接說做不出來,果然不能隨便裝逼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遭報應。

陳元一路回到除妖司,卻見院中站著個熟悉的身影。

怎麼搞的,今天怎麼紮堆了一樣。

“青兒姑娘,又見面了。”

陳元向青兒招呼道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