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眾人正在震撼之中,忽聽得旁邊傳來哭泣之聲,不由得心中納悶,遂轉頭去看,卻見許豐跌坐在凳子上,正在流淚。

陳元奇道:“坤衝兄,這是為何?”

許豐問道:“中陽,世上真有這等絕美的女子?”

陳元道:“以造化之奇鐘於一人,該當有此靈秀。”

許豐點了點頭,深深服膺此說。

他心中暗道,世間有這等絕色,自己卻不能見,豈不是白活一場,縱然做成了百美圖,又有什麼意義,倒不如燒了的好。

隨即他又想到,有中陽這一篇奇文,自己往日稱頌女子的文章,也可以燒了,終生之所愛慕,竟轉成無意義。

可轉念又想到,人類之曆史演進已有幾千上萬年,至此時纔有中陽這一篇奇文出世,古來文人皆無緣目睹,他有幸生於斯世,睹此奇文,該慶幸纔是,自家小小書畫文章,又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呢。

想到這,許豐頓時心懷大暢,抓著陳元的胳膊,說道:“今日得見中陽,真萬千之幸,此地多腐儒,咱們不如另尋他處暢談。”

說著竟攜了陳元往樓下走去。

範陽正要出聲阻止陳元離開,左維明伸手扯了他一下,隨後搖搖頭。

他明白,陳元這是鐵了心不想摻合結社的事,好容易藉著這個由頭,自汙身份退出去,再逼他恐怕就要出大問題了。

中陽性子寬和,但極有筋骨,一旦逼迫到他寬和性子的底線,到時候筋骨錚錚如弓鳴,又不知會震痛多少人的耳膜。

“這算什麼?”

局勢變化太快,青兒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疑惑地看向雲光公主。

雲光苦笑道:“範子健弄巧成拙了。”

陳元跟著許豐離開,轉悠半晌,最後還是拐進春暉樓。

“從今兒起,陳公子可要成雲州府女兒家的心頭好了。”

姚映雪似笑非笑地看著他。

這姑娘訊息這麼靈通嗎,那邊剛發生的事,她這邊就已經知道了?

“那映雪姑娘你呢?”

陳元笑道。

姚映雪杏眼橫了他一下,沒有接話,帶著兩人走進觀星閣。

等落了座,許豐彷彿遇到知己,滔滔不絕地和他大講一番女兒經,又問他如何才能遇到方纔所講的人間絕色。

等聽聞陳元也是偶然遇到,之後就不知其所蹤,許豐大大傷感了一回。

一直到三鼓時分,兩人這才散去,各回各家。

此時涉江宴也剛結束,書生們躊躇滿誌,各自散去,其中一人隱藏形跡,悄悄趕往知府衙門。

到了衙門後門,早有人等在那裡,此人將宴會上聽來的訊息詳細書寫下來,交給等候之人,經過層層傳遞後,最終送到林文彬手上。

林文彬匆匆趕到林浩的書房。

“父親大人,那邊結束了。”

“哦,結果如何?”

林文彬鬱悶道:“朱能不濟事,最終還是讓他們結社成功了,叫什麼雲間社,當場就有三十七個書生署名。”

林浩冷笑道:“他們以為在雲州府,雲光公主眼前我就拿他們沒辦法了,看著吧,雲光公主用不了多久就要離開,我看他們還能找誰庇護!”

“雲光公主要離開?這是怎麼說?”

林文彬疑惑道。

林浩道:“西川省的鬼門越發不可收拾了,朝廷打算把人遷移到青州省,還請李子厚老神仙去坐鎮,哼,青州是雲光公主的地盤,她不可能不去看看。”

林文彬聽得心驚肉跳,遲疑道:“父親大人,我聽說這鬼門一旦出現,隻會變大,不會縮小,這西川省的鬼門據說有十幾裡寬闊,要是任它這麼擴大下去…”

總有一天,豈不是整個天下都會淪為鬼域?

那他們還在這爭權奪利,又有什麼滋味呢。

林浩道:“你管得倒是長遠,這和我父子有什麼關係,等鬼門蔓延出西川省,我父子還在不在都不知道,哪裡管得這麼多?”

這倒也是。

林文彬略微放心了些。

“對了,”林浩道:“那陳元果然是結社發起人?”

聽父親說起陳元,林文彬露出笑容,說道:“父親大人果然看得精準,陳元和左維明二人不是一夥的。”

於是將晚間發生的事講了一遍,又把抄寫下來的文章呈現給父親看。

“這陳元倒是有些急智,”林浩道:“朱能這蠢貨想什麼法子不好,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。”

“據說朱能以前和陳元有些過結,估計想公報私仇,結果自己惹禍上身。”

林文彬道。

“這種蠢貨以後不要再和他來往。”

林文彬連忙應承。

林浩把文章拿過來看,看完後不由得讚歎道:“妙啊,這正是首輔大人喜歡的文章。

首輔大人都多大年紀了,也喜歡讚頌美女?

林文彬心下疑惑。

林浩一見他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,冷哼道:“又一個蠢貨,首輔大人需要的是能寫青詞的人才,這篇文章文風正適合,富麗而超逸,不富麗則無以頌諸神之德能,不超逸則無以狀大道之高妙, www.uukanshu.com這篇文章真是妙啊,誰能想到一個除妖司的武夫,竟然有世間第一流的文采。”

林文彬在一旁聽得心悅誠服。

“文彬,”林浩道:“明日你親自去除妖司一趟,帶陳元來見我。”

“遵命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陳元家院門就被人敲響。

陳媚娘被人擾了清夢,滿臉不高興地把門打開,立即又砰的一聲把門關上。

左維明無奈地重新敲門:“小媚娘,快開門,是王桐先生叫我來的。”

院門又被打開,這次卻是陳元。

“中陽,昨晚的事實在對不住,隻是子健堅持如此,我也…”

“範子健堅持如此,那你的意見如何?”

左維明說不出話了。

陳元搖了搖頭,說道:“拙生,子健性情剛強,很多時候難免失於武斷,你要有自己的筋骨,不能總跟著他腳跟轉,要不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帶到溝裡去了。”

聽他說得有情有理,左維明一時有些慚愧。

“王桐先生有什麼話讓你帶來嗎?”

陳元問道。

左維明這才記起自己的任務,說道:“下月初七日,這一代伯安儒傳人王九要來紅山書院切磋道意,王桐先生希望你也能去看看。”

陳元奇道:“伯安傳人不是不入紅山書院嗎?”

“那隻是範子健怪癖,哪有這種規矩,而且,王九此來是受王桐先生邀請,想要會同雙方道意,使彼此各有精進。”

陳元點了點頭。

五月初七日,也就是說還有二十幾天。

(https://)

1秒記住筆下文學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