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大廳中頓時一片嘩然。

陳元在書生中的名頭多半是由這首滾滾長江東逝水得來,如果這首詞是抄襲的,那他真的要被踩到十八層地獄之下。

讀書人誰不想憑藉自身文章揚名,越如此越嫉恨彆人抄襲冒名。

於是眾人全把視線望向陳元,想看他怎麼辯駁。

連青兒也是滿臉驚駭地望向公主。

雲光公主眉頭一皺。

這個指控不可謂不嚴重,如果指控坐實了,陳元不要說在讀書人中名聲爛透,連除妖司怕也要做些表示。

這麼嚴重的指控,朱能不可能沒有證據,空口白說纔對。

“陳元,你認不認?”

朱能喝道。

範陽和左維明面色惶然,看向陳元。

眾書生,連同隔間裡的雲光公主和青兒一時也有些肅然,跟著看向陳元。

“可以不認嗎,”陳元笑道:“你既然這麼說,想必是有證據吧?”

朱能不屑道:“若無證據,我豈會信口雌黃?”

“曉仁老弟,請過來!”

話音剛落,從角落裡走過來一個書生,陳元打眼一看,見他有些面熟,很快他就認出來,這不是當初在春暉樓辯論意淫的那個書生嗎,他來做什麼。

寧曉仁走到朱能身邊。

朱能道:“那首滾滾長江東逝水,是曉仁老弟的舊作,不知為何被這陳元聽了去,竟然將其據為己有!”

範陽嗤笑道:“笑話,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,我還說你是我兒子,你要不要叫聲爹來聽聽?”

這個範陽實在無狀,哪裡還有點書生樣子。

寧曉仁對他怒目而視,說道:“就知道你們不會承認!”

他在人群中走了一圈,把大家的眼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,說道:“這首詞是我兩年前所做,做成之後,我欣喜萬狀,立即寫信傳於朱公子賞鑒,朱公子上次宴會中聽陳元唸誦,心中已經生疑,於是回去把信件找出來,這就是證據。”

說著從懷裡掏出兩三封信,高高舉在頭頂。

“諸位,”寧曉仁道:“這些信都寫於兩年前,從墨跡和紙張一看便知。”

說著把信交給身邊的書生。

眾書生紛紛傳閱,見上面果然有那首滾滾長江東逝水,信紙泛黃,字跡模糊,有經常摩挲閱讀的痕跡。

很快信紙傳到範陽二人手中,兩人看完,心中也不由生起狐疑。

書生們的眼光中開始隱含指責。

雖然抄的不是他們的詩詞,可他們每個都擔心自己的文章被人襲用。

忽然,隔間中走出來一名侍女,說道:“青兒姑娘想借信件一看。”

範陽連忙把信件交給侍女,侍女帶著信件回到隔間。

過了半晌,侍女拿著信件回來,說道:“青兒姑娘讓陳元公子給個解釋。”

完了!

朱能臉上不露聲色,心中卻樂開花。

他知道這位青兒姑娘是雲光公主的貼身侍女,她的意思就代表了公主的威嚴,她讓陳元給個解釋,說明公主府已經不悅了。

“陳公子,給個解釋吧。”

朱能幸災樂禍道。

陳元笑道:“可否把信交給我拜讀?”

“你可彆想毀了證據,大家都看過了,你把信紙銷燬也沒用!”

朱能道。

陳元把信接過來,笑了笑。

“吉祥齋的紙,寧公子倒是好富貴。”

寧曉仁不屑道:“我家詩書傳家,用紙從來不苟。”

陳元點點頭,說道:“既然寧公子這麼瞭解,那你是否知道吉祥齋有一種回恩紙?”

見寧曉仁面露疑惑,陳元繼續道:“所謂回恩紙是吉祥齋的一種特產紙,造紙流程有六個步驟,所謂:斬竹漂塘,煮楻足火,舂臼,蕩料入簾,覆簾壓紙,透火焙乾。”

“這回恩紙,在舂臼的時候少了幾分火候,壓紙的時候又短了幾分力氣,這就導致這種紙比其他的同類紙要厚一些,也更綿軟。”

朱能皺起眉頭,問道:“你說這個乾嘛,誰要聽你講什麼造紙,我們要你解釋解釋,為什麼要剽竊曉仁兄的詞作。”

“就快了,你不要急啊。”

陳元笑道:“寧公子,還有朱公子,你們知道這種紙為什麼叫回恩紙嗎?”

兩人面面相覷,搖了搖頭。

“你們呢?”

陳元環顧一週,問眾書生。

眾書生也都不知,事實上他們都沒用過所謂回恩紙。

陳元笑道:“因為這批紙是吉祥齋掌櫃母親過壽那天做的,當時劉掌櫃喝了些酒,因此沒能掌握好火候,意料之外地做出這種紙,因此名為回恩紙,取回報親恩之意。

“兩位,你們知道這是劉掌櫃他娘哪年生日的事嗎?”

大廳內眾書生精神頓時一陣,立即明白陳元說這麼多的意圖了。

朱能和寧曉仁心中一驚,面上有些把持不住了。

可二人還是不信邪,說道:“哪一年?”

陳元冷笑道:“就是半年前的事,這幾封信,信紙都是回恩紙,寧公子倒是好手段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兩年前就開始用半年前才產出的回恩紙了,嗯?”

範陽和左維明大喜。

沒想到會有這種事,姓朱的和姓寧的陷害陳元,竟然恰好用了半年前纔出產的新型紙,本來傾儘江水都洗不清的汙點,竟然就這麼意外的解開了。

朱能和寧曉仁腦子亂成了漿糊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

朱能從林文彬那領到任務,要他想辦法阻止今天的結社。

他絞儘腦汁也不知該怎麼辦,無意間聽到寧曉仁抱怨陳元,這才知道他二人有過節,於是發狠想出這麼個主意,哪知道竟然弄巧成拙。

朱能心一狠,說道:“什麼回恩紙,我怎麼不知道,這幾封信都是兩年前寫的,陳元,你不用再狡辯了,真以為這點伎倆能騙過在坐諸位嗎?”

“我知道你素來有急智,會編故事唬人,可你唬不了我!”

陳元聳聳肩膀,輕鬆道:“無所謂啊,吉祥齋就在江東府,距離雲州府不過兩日路程,我現在就派人去求證,頂多五日後就有結果了。”

“到時候院試的結果應該也出來了吧,希望兩位沒能高中,否則我還要請求雲光公主扒了兩位功名,豈不費事?”

“拙生,勞煩你尋個妥當人往江東府走一趟吧。”

“不要!”

陳元剛說完,忽然響起一聲驚叫,眾人看過去,竟然是寧曉仁。

籲!

大廳中響起一片噓聲。

一看寧曉仁的表現,書生們哪還不清楚狀況。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://,更優質的用戶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