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兩人這一番眼神交流,下面的書生們立即捕捉到了。

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互相看看。

早就有傳說,雲光公主親赴紅山書院,向王桐先生打聽過陳元的事,現在看來,傳說不假。

再加上陳元和左維明二人聯合倡議結社,眾書生心中均想,此人估計馬上就會成公主面前的紅人了。

眾書生頓時各有一番心思。

公主畢竟代表著皇室和正統,在這些書生心中還是很有號召力的,隻是懾於首輔勢大,他們又不由得有些搖擺。

眼看著頗有聲望的幾個讀書人,一起發起倡議,眾書生們也不由得有些心動。

青兒道:“雲州府文采英華薈萃於斯,公主殿下倍感欣慰,希望諸位能以公主之心為心,儘忠皇上,扶持正道。”

眾書生連忙站起來,舉杯共同發願,誓願扶持正道。

青兒又代雲光公主說了些勉勵的話,回到了隔間裡。

左維明和範陽兩人對視一眼,各自起身,走到前面。

範陽道:“諸位同道,大家想必都收到我們的倡議書了,今天恰逢盛會,大家相聚一堂,這種機會實在難得,如此良機,如果不做一件大事,豈非辜負時光。”

“因此,我三人決定發起結社,共邀諸位同道參加。”

聽他說到三人共邀,陳元臉上一陣鬱悶,可一時間又不知該怎麼拒絕。

隻聽範陽又道:“此次結社共為兩件事。”

“第一件,獨學而無友,則孤陋而寡聞。我輩學子,正該得些朋友,相互切磋講論,才能精益求精,共進於道。”

“第二件,有所學,也該有所行,所學即所行,所行即所學,若不行,所學豈不全成了空?”

“那麼,我們該去做什麼呢?”

“儒士當以匡正天下為誌願,天下之本在朝廷,欲正天下,必先正朝廷,朝廷之本在君臣,欲正朝廷,必先正君臣。”

“如今陛下處深宮而不得為君,奸賊竊權柄而不成其為臣,君臣不正,天下如何能正。”

“因此這聚會的第二件事,就是聯結天下學子,將我等的意見傳達上去,讓內閣的幾位知道,天下自有公論,不容幾個佞臣矇蔽。”

範陽說得慷慨激昂,陳元看得很糾結,這一大篇說下來,這傢夥以後走路要小心,連他也要離這傢夥遠一點,說不準哪天被人打悶棍的時候會連累到他。

範陽說完,左維明早就準備好,拿出一份結社名單,準備督促諸生簽名。

書生們到底還年輕,熱血未涼,早被範陽的慷慨陳詞說得豪興大起,當下聒噪著就要簽名。

卻聽大廳角落裡忽然傳來一聲斷喝:“且慢!”

範陽和左維明二人眉頭一皺,轉頭看過去,竟然是朱能。

陳元眼睛一亮。

轉機!

他就知道,知府那邊不可能會眼看著結社成功。

範陽道:“朱公子,怎麼,你要第一個上來簽名?”

朱能不理會他的揶揄,自顧自說道:“範公子方纔所說十分有理,正天下其本在正朝廷,可是我輩讀書人,修身之本卻在正自己,自己一身不正,而欲正人,正天下,無異於舍規矩而為方圓,我未見其成功也。”

左維明臉色不悅,說道:“朱公子的意思是說我們立身不正?”

“不敢,”朱能笑道:“隻是範左兩位公子結交小人,甚至拉小人來參與結社,我不得不懷疑兩位立身是否持正。”

範陽怒道:“放什麼狗屁,說我們結交小人,你倒是說出來,在坐各位,哪位是小人?”

朱能身子一轉,伸手指向陳元,說道:“就是他,大名鼎鼎的陳元陳中陽公子。”

大廳中頓時一片嘩然。

陳元的名字他們可說是如雷貫耳,甚至他們中的很多對陳元印象都很好,如今聽朱能指責陳元是小人,眾人哪裡肯信。

稱彆人是小人,在這個社會可是很嚴重的指責,如果落實了,那以後可就寸步難行。

隔間裡,青兒看向雲光公主,公主搖了搖頭。

她對陳元印象很好,不相信他會是個小人。

“朱公子,你可不要血口噴人。”

外面傳來一聲斥責,竟然是劉華,他對陳元很有好感,聽朱能這麼指責他,當即出聲維護:“想依靠些捕風捉影的東西敗壞中陽的名聲,咱們大夥可不答應!”

大廳中眾書生頓時群起響應。

“我既然敢說這話,

自然有證據。”

朱能道:“陳元你可敢出來對證?”

陳元走出來,笑道:“你先說說吧,我也想知道我是如何小人的。”

朱能冷哼一聲,環顧四周,說道:“陳元此人,其罪有二,第一件,為好色縱慾張目!”

“聖人言,UU看書 www.kanshu.com未見好德如好色者,自玄聖起,儒士謹於修身,視**為洪水,陳元初來雲州府,即發表意淫皮膚濫淫之高論,稱流連青樓為光明正大,春暉樓清雅之樂反為遮遮掩掩,如此心險而口佞,正聖人所疾惡,豈不為小人?”

左維明心中一堵。

他知道朱能所說為真,不過這都是中陽隨口一說,如果這種不拘什麼時候隨口說出的話,都要被拿來挑剔,這天下有誰經得起審查。

這朱能拿這麼句話大做文章,實在是卑鄙無恥之極!

左維明陰沉著臉,說道:“朱公子,你可要記住,你不可能永遠不說錯話!”

一旦開啟了以言獲罪的閥門,總有一天要報應到你自己頭上!

朱能冷笑一聲,說道:“怎麼,陳元公子要抵賴嗎,恐怕沒那麼容易,當時有很多人聽到陳元公子的話,大可以把大家都找來對證!”

陳元笑道:“不用對證,我認了,說吧,第二條罪是什麼?”

範陽和左維明臉色難看起來。

所謂好色,這種事不大不小,對詞章之士,這不算什麼大事,甚至有可能給他們增添風流之名,讓他們名揚文壇。

可對於儒學之士,這卻很犯忌諱,畢竟聖人明言斥責過好色。

中陽怎麼能就這麼承認下來呢?!

朱能得意地笑一笑,說道:“這第二條罪狀就是剽竊,他的那首滾滾長江東逝水是抄襲彆人的!”

陳元怔住了,真的假的,這你都知道?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://,更優質的用戶體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