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“是他!”

雲光公主驚訝道。

她對陳元印象也很深刻,甚至說這兩年她大大得益於陳元。

大周皇室的通天傳承是一柄先天精金之槍,這門傳承以至剛至銳為特性,同境界中可以說是無堅不摧,僅次於伯安儒的浩然氣。

目前官府中人所傳承的赤金槍,正是這柄先天精金之槍的殘化弱化版。

隻是這門傳承有一個弱點,那就是剛不可久,銳而易折。

兩年前,陳元隨口以老子的“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揣而銳之,不可長保”來提點青兒,青兒是孩童心性,雖然口中唸叨,可並未深思,反而雲光公主卻放到心裡了,隻覺得與自家傳承有所感應。

這兩年她每有空閒,就拿這兩句話來揣摩,口中唸誦,手中比劃,一行一動無不以身體察,到最後,家傳的先天精金之槍,於至剛至銳中,竟然生出幾分至柔至厚的神韻。

隻可惜僅僅這兩句話,終究無法開示蘊奧,因此這種神韻無法徹底完成。

她嚐嚐想去把這位隱世高人尋來,幫她解惑,隻是一方面想到這種高人未必喜歡他人隨意打擾,另一方面也因為自身事務繁忙,最終蹉跎下來。

沒想到今天竟然在她自己設下的宴會上相逢,真是意外之喜。

雲光公主一時間忘了自身的持重端莊,也學著青兒的樣子,湊到屏風邊往外看去,果然見到陳元正在外面和諸生寒暄。

雲光心中升起幾分歡喜。

有此發現,這次宴會就算沒有白費。

陳元上到三樓,和周圍書生們寒暄一陣,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湊上來。

“楚英兄,好久不見!”

陳元笑嗬嗬地向劉華招呼道。

上次宴會的“知己們”他大都不記得了,隻有劉華還有幾分熟悉,沒辦法,誰讓他是第一個被介紹給他認識的呢,無論啥時候,排名第一個的總是更有存在感。

劉華見陳元主動向自己走過來,感覺臉上很有光彩,忙也拱手道:“中陽,上次見面我就知道你絕非瑣碎的小丈夫,必是要做大事的,隻是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。”

陳元奇道:“什麼大事?”

“哈哈哈,”劉華笑道:“今天你們三個是主角,你怎麼還問起我來了呢,快彆在這站著了,去前面坐,那上面纔是你的位子。”

說著就把陳元往前面推。

什麼狀況,什麼主角?

陳元轉身要找範陽和左維明問明白,卻見他二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在他身邊,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。

陳元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。

他拉住劉華,問道:“楚英,你給我說清楚,到底是什麼大事?”

劉華奇怪道:“結社啊,不是你們三個倡議的嗎?”

說著從懷裡掏出一章文稿。

陳元把文稿搶過來,快速讀了一遍,發現這是一份發起結社倡議書,大意是邀請諸生為精進學問,扶持正道而結社。

他一眼就看出來,文字必定是範陽寫的,風格與他性格一樣剛直,極其富有煽動性。

這對他沒什麼影響,最麻煩的是倡議書下面的落款,赫然有他陳元的大名!

孃的,先斬後奏!

陳元眼睛睜大,氣直往上衝。

這一個月來,範陽和左維明沒在找他談什麼結社的事,他還以為二人已經知難而退,誰知道他們竟然自作主張把他的名字落在倡議書上。

這是在強逼他加入。

陳元抬頭四處掃視,很快看到左維明和範陽坐在最前面桌子旁,正和人應酬。

他撥開人群,擠了過去,也不管周圍書生們正向他打招呼。

“左拙生,這是什麼!”

陳元把倡議書拍在左維明胸口。

左維明把倡議書拿起來,臉色頓時變得尷尬,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陳元立即明白了,他把倡議書扯過來,指著範陽:“是你的主意?”

左維明還是有些顧忌的,做不出這種逼人入夥的事,範陽就不一定了。

範陽坦然道:“沒錯,是我,中陽,你有極高的才華,可你的性格卻太柔弱保守,你的性格妨礙了你的才華的發揮,這是一件憾事,甚至可以說是暴殄天物,你需要有人逼你一把!”

陳元看著他,簡直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他算是見識到了伯安儒的霸道。

這夥人有極高的道德勇氣,隻要心之所安,無不可行!

可是也正像紫陽儒批評的那樣,他們經常會有獨斷盲行的危險。

而這次恰巧就讓陳元遇到了。

陳元懶得迴應範陽的話,兩人不可能達成共識。

在範陽看來,忠君有天然的正確性,陳元卻對此嗤之以鼻。

不管是皇帝還是首輔,為他們拚命,不過是讓自己成為廉價的耗材而已,他沒這種覺悟。

他隻想默默地把自己的修為提上來,在這個過程中,力所能及地幫助他遇到的每個人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卻絕不會盲目地攪進無意義的黨爭裡。

陳元沒好氣地在桌邊坐好,開始思索這件事怎麼應對纔好。

直接說推出是不行的。

倡議書上有你的名字,現在你卻說要退出,你說你沒有簽名,是這兩個人揹著你做的決定,彆人多半不會相信,隻會覺得你是個反覆無常的小人。

陳元倒不介意背上個小人的名字,隻是你在雲光公主舉辦的宴會上,退出了一個旨在保皇的結社,那你基本上隻能和首輔綁定了,那他還不如乾脆參加結社。

畢竟,雖然皇帝也沒什麼用,可至少公主漂亮啊。

陳元正在發愁,周圍書生們的聲音忽然安靜下來。

他抬起頭來,見到屏風後面走出一個少女。

少女看上去很面熟,正是當初絞殺張天王後遇到的那位青兒

他早猜出當初那名國色女人是雲光公主,因此對青兒出現在這一點也不意外。

青兒從屏風直走到最前面,姿態端莊典雅,似乎不愧皇家的風範。

等在前面站定,青兒在書生們臉上掃視一遍,最後落在陳元身上。

青兒是孩童心性,平生最信服公主,公主說這人是個隱世的高人,比範陽和左維明這兩位她很看好的公子還可貴,那肯定不會錯。

對於高士應該尊重,因此青兒換上一副笑臉,對陳元點頭打了個招呼。

陳元心中一樂,這丫頭還挺好玩的,於是也笑著對她點點頭。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://,更優質的用戶體驗。